Tag Archives:

神隐的意气风发?

“你想象自己原本会意气风发的模样,却被眼前一脸平静无常的自己推倒那样的想象。”

这句话出自谢旺霖的《转山-边境流浪者》。一个月前,或说自从2008年12月在《开卷8分钟》听到,就不太理解这种心情——经历诸多困难来到拉萨,怎可能平静?

然,今天正亲身经历一次,意外地,相当平静。

“破开头颅,双手不断胡乱抓一堆自己完全不喜欢的知识塞入。”

这是每次考试复习都会想起的抽象场景。考试后,则获分回吐,大脑自动删除清空格式化。

宣告这种填脑生活又完成一大步的最后一次考试的之后,不是应该如释重负,狂欢狂笑一番?

虽然昨天甚至想象要不要真呕吐一次以示仪式,但仅是一念而已。事实上这次复习没有想象中烦厌,考试后也没有想象中狂喜,这种意外的淡定于我自身感觉相当新奇。

自我分析在私家日记写过,本篇暂不表……

当心落水

东莞可园

此照待字闺中多时,本意他日出阁作吐槽“当心跳水”之用,如今觉其甚配近日心情——极想随便跳落个湖清爽一番!奈何天煞的圣婴搞得这四月天仍需厚衣三件!

上回提到我殷见爱书急自京归,且晒书目如下:
继续阅读下文

《心灵科学》与《追逐日光》

这个学期我常觉得自己像去深山修行回来,当然我又会立即想到这点小参小悟肯定让真正开悟者微笑……不过某次青蛙同学说我很出世,大概也不完全只是自我感觉良好……

一种心态不会突然形成,但催化剂也是需要的。而寒假我得到的催化剂大概就是《心灵科学》和《追逐日光》了……

Discovery心灵科学

继续阅读下文

小地区的大资讯

我很喜欢《开卷8分钟》这个节目,不过总见到些大陆买不到的港台书和外文书会非常心痒。观众写信给梁文道说羡慕他能看到两岸三地的书,但文道说他还羡慕马来西亚的华人,他们不但能看到两岸三地的书,而且还能看到当地华人写的书……

我想起文道介绍《芬兰惊艳》时,说芬兰人很喜欢强调自己是小国,但正因为是小国所以很有国际观。(芬兰小学二年接教减法时列出世界的摩天大楼让小朋友减一减其高度差;教英语时让小朋友认养联合国的机构然后用英语讲发展计划……)

扯一扯近来的京剧进中小学课堂的事,暂不谈这样来硬灌传统文化是否正确,为什么是京剧?中国还有很多其它剧种,如我广东的粤剧。提这建议的人是不是生活在北京久了以为“北京=中国”?

上面三个例子似无甚联系,但我觉得这都体现了“小地区大资讯”……

继续阅读下文

书到“博”时方恨少

(“博”是博客之意,非渊博也。) 

最近看书欲爆发,惜近考试只能抱佛脚地看教科书,但已经打算假期狂泡书店!

话说自高三毕业,我觉得网上有我想知道的所有东西,看着家里被我看完就放冷宫(书柜)的很多书,我觉得实在没有买书的必要。上大学书很重带不走,还是虚拟的电子书好……所以就更没有想买书,虽然下载了不少电子书,但下也没怎么看。

写博后,尤其是写了一年后,发觉自己的储备知识挖得近极限,很多东西想知道但网络给不了我答案。看到其他博客写得好就越来越感到自己“madamada”(まだまだ——还差很多),所以很想补充大量知识,写出更好的博文。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