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荐文两篇,涉及中文和bra

莫要想象过度,中文和bra本无关联,纯粹因为单荐一篇字太少,故双拼。

第一篇是余光中先生所写《怎样改进英式中文?──论中文的常态与变态》。最初在某IT公司博客上看到,是教员工写好中文用。奇怪其标题不能复制,就选贴豆瓣链接。以前看过一本书《中文解毒》,也是讨论常见又欠美感的中文现状。博主中文水平一般,但毕竟写了八年博客,算经历了很多选字选词选标点文字排序等文字活,自问对文字较为敏感,如直觉讨厌“进行”之类用词,后来发现一些学者也批过此词之滥用,上荐文也有提及——此乃博主含蓄自夸,阁下竟然没发现?

通常博主的敏感词有“进行”、“的话”、“表示”、“给”(例句:某人把她“给”弄哭了。),厌恶程度从左到右递减,最近加了一个“把”字句(也如上例句),不过这次不算厌恶,纯敏感。敏感之后发觉“把”字句在日常对话中高频出现,可能需要强调宾语的情况很多,所以要宾语前置强调?粤语口语不用“把”字,如放好某物件,粤语讲成“摆好它”,非要用类似“把”字句,则通常是“‘将’它摆好”;而普通话,据个人生活经验,“把它放好”比“放好它”更常听到。

继续阅读下文

两位老太太

第一位老太太:

喜欢做饭煮菜,平日也喜欢煲各种汤水,或根据节日做各种传统食物,做了很多食物喜欢叫晚辈们来吃饭,来喝汤,来拿糕点等等。感觉老太太其他爱好不多,时间都用来琢磨怎样做好吃的。

第二位老太太:

有时也会挑战某个新口味菜式,也为自己做得好吃而高兴,但总括而言不像太喜欢做饭,为晚辈做饭感觉是操心烦倦之事,不如第一位老太太感觉乐在其中。似乎对吃的要求不高,而需要空出比较多时间做其他事,譬如玩电脑扑克麻将、煲剧、料理花草等。

其他属性不详……

路遇看相“神人”——面相能知道出生月份和居住楼层?!

继续今天中午在粤A城某商务区遇到三位印象深刻的人之——最后一位,压轴“神人”……?

走在街上,一位中年老汉停下脚步,距离我约三米,说:“姑娘,你这相好,有福气,免费送你一句话……”我说:“不用了,谢谢。”相信多少有点常识的人都会如此反应。我继续向前走,老汉并未跟上,但转身向我,说:“就一句话,免费的。”还几次强调。

身为佛门弟子就这样走了好像有点不礼貌,而且他不是强调就“免费”“一句话”么,倒有点好奇是否真的会“免费”“一句话”就结束,大中午大街上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我停下脚步,姑且听“一句话”。老汉走过来,说我红光满面,运气正好。我心想:这不是太阳晒着热红的么……

继续阅读下文

用力撑肌肉之“笑”

今天在粤A城某商务区会朋友,遇到三位印象深刻的人,本篇写切题的两位。

与朋友在午饭时间见面,正因为相熟,我大方地表现“挑食”:“现在外面的食物太多我不能吃,你喜欢吃什么就什么,不用管我,我不吃了。”朋友推荐某快餐比较多蔬菜,我说味精比较多总要喝水找厕所就不好,结果就按朋友意思去某快餐店。

大排长龙,朋友叫我先找位,我说还是一起排队,位置紧张,占着不好,而且人吃饭很快,排到就应该有位。排到朋友打饭时,我离开队列,刚好看到近处两个位,脑中闪过“如有神助”一词,就过去坐下。

在朋友打菜的约两分钟时间里,两次有人端着盘子来问座位,之后有个女服务员“笑”着对我说:“靓女,我们不鼓励占位子……”后半句我没听清,或者说是因为我的注意力被她的笑容吸走——笑得太假了!!!

继续阅读下文

“男朋友”、“女朋友”之词

和某人聊天,她说“男朋友”这词很拗口,这句轻描淡写毫无重量的话却在我耳边回旋良久——是哦,我也觉得“男朋友”这词很拗口!该说我甚少发音这词?

使用“男朋友”、“女朋友”这两类词有以下若干种情况:

1. 我(的)。从没有过,没有提及机会,pass;

2. 你(的)。和人聊天我几乎从来不会问人这方面。不问有无,知道有也不问近况,所以也没有机会讲这类词;

3. 他或她或某人(的)。主要是聊天聊及不在场的某人的场合。基本上如果某人不在场我聊天就很少提及彼人,即使稍微提及都只讲工作生活等,不会涉及私人感情。别人聊天聊起别人男女朋友的话题我都不参与对话。所以还是没有机会讲这类词;

继续阅读下文

观家庭

若我中学同学看到这篇,我要惭愧讲:别看我在学校嘻嘻哈哈的样子,我在家很静,和家人关系也冷冷。当然现在看到我升初三的小表妹对其爸妈讲话也粗粗,大概可认为是青春期反叛。从佛法看则是三世因缘果报,暂按不表。

到大学,寒暑假回家,一年逗留得两三个月。或因距离产生美,亦或因人长大懂事,关系暖不少。但我发现住上一阵后依然产生一些不快,却不知其所以然。

工作后,亦几乎等同学佛后,一年在家时间更少,然对以前一些不可名状的感觉,渐渐观照出其然。刚过去的上上周,公公八十大寿(即外祖父,不想按俗称外公,便按自己平常所称),回家一趟,颇有顿然明了之感。

继续阅读下文

新年拜佛,是何为何如何?

【2012年8月13日,对下文可能不如法的内容稍作修改,敬请多看佛经原文,多看祖师注解!

博客数年惯例,一月奉旨低产。如同本月,恐就两篇,一篇元旦后,一篇年卅晚。

开工半月,诸务稍熟。下午班作息,本有利写博,然首周调作息,次周看佛书,三周转白班,终未得抽空。年后三者当精进,学佛工作与写博。

说道新工作,强项得发挥,弱项被逼补。素怕打电话,工作非要打。力不及至力所及,正是短板得补时?

说道旧兔年,在家历年最少时,唯有六月考厨天。春节假期凡九日,满心准备弘佛法,假前努力温佛理,以便应机接佛缘。行李大包诸法宝,佛经讲经与光碟。

归来后,奈何处处不见机,半腹佛理无由说。平日修行常“法喜”,如今春节大家聚,“聚喜”“游喜”“美食喜”,若非亲身对比过,岂知“法喜”果最乐。佛理正知几人晓,众喜有散非究竟。虽顺众生同欢笑,不免忧虑把心急。

继续阅读下文

26日尼泊尔行-2-帕斯帕提那神庙

莫管“帕斯帕提那神庙”拗口,大家都叫她另一个名字——“烧尸庙”。根据神游网(尼泊尔自助游资讯最详尽最值得参考之站)资料:

尼泊尔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帕斯”意为“众生”,“帕提”是“主”的意思。公元5世纪始建,供奉破坏之神湿婆(Shiva),作为世界上最神圣的印度教圣地之一。1500年来,前来帕斯帕提纳神庙朝拜的信徒络绎不绝。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对它感兴趣的原因大多是因为这里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印度教徒的火葬场面。

以下内容可能令部分观众情绪不安,敬请家长留意。

继续阅读下文

“She WAS my best friend”

前日,冰姐打电话来。这号人物是出发川藏线前为他们收到泰国明信片却没告诉我而生气的人之一,但知错能改是好孩子,后来的问候也很逗乐,所以这次也有寄给她。

而且冰姐觉得对我关心不够甚感愧疚,在拉萨就打电话给我,因我漫游未长聊,前晚我刚回到粤B城,她又打电话来,愉快煲电话粥47分钟,甚久违的同学长途电话粥,很觉受宠!

她说收到明信片本想回我电话,但一时忙,放下就忘。她提到毕业后大家都忙,联系少了,正好对这点我有感而发……

我说:“我理解大家忙,不期待也不觉得平日会收到主动问候。但我在外旅行时,通常会群发节日兼见闻短信,此时看回复最能看出对方与自己的亲疏程度。”

继续阅读下文

出发骑川藏线前一点牢骚

昨天买好车子,1499元,牌子型号不透露。又买了500多元装备。2000多已泼出去,此行必须骑得尽兴!

新车的兴奋和明信片事件的不快混合令我失眠,便打字写博。

不得不说我借这次川藏线之行观察别人的反应,也感受其对我的关心程度。

我此行最大的贵人,是前同事J和她高中同学W。以前和J工作交集不多也不太熟,那次又去前东家串门,J刚好和她在拉萨工作的同学W有联系,就帮我搭桥。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