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搬家未遂小记——竟然找不到比现住处更合适的?!

今天晚上与房东续签了一年租约,大半个月的搬家忐忑终于告一段落——没搬。

话说现在租住的地方,是当时还没到粤B城,在网上看了两三天,终于找到比较顺眼靠谱的。特意到粤B城看一眼实物,就此定下,连看第二处房源作对比都没有。想不到我现在人在粤B城,就找附近房子,竟然找不到比现住处更合适的,当时想来运气实在足够好。

从地段看,此处位于粤B城郊区,租金就较市中心便宜;从产权看,此方神奇在于有很多“土地是农民房(小产权),砖头是商品房”的房子,即有小区有花园的电梯房,长得几乎是商品房,但由于土地是小产权,房价只为商品房价的1/4,房租也就比商品房便宜。加之我租住之处位于高楼层,装修良好,家电齐备,与对面楼距离300米,视野几无遮挡,颇为开阔——按这条件,现有房租我觉得已经很值。所幸公司没在市区,同样房子如果在市区而且是商品房产权,房租大概要翻倍。

继续阅读下文

包住宿与餐具

同学讨论签约公司,时会提及“包住宿”——这个词会引起Snowyy想象不适,不过此人认为即使和老公也要分房,独行意识甚强请理解。

Snowyy还想象:如果自己做老板,最不愿意做的事之一即是安排员工住宿,因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念,而且公司多份管理住宿之人事物成本……宁愿多发工资让员工自己解决。

但随后想到:住宿不一定要亲自管理,可以“外包”给专业公司。社会分工,工专其攻,更利整体效率。“求职公寓”如果和特定公司合作,大概就会变成那种“外包”模式。

脑神经突然跳转到餐饮业。提供清洁餐具和提供清洁食物同等重要,但前者似乎是件麻烦事?耗人工、耗洗洁精、耗水,耗电消毒、耗空间储存……所以也出现了洗盘子“外包”,但目前依然是一次餐具更普遍……

且慢,如果“一次餐具比自家洗盘子成本低”,何以不是所有餐饮场所都用一次餐具?既然两种餐具形式并存,推断在不同餐饮规模下两种形式成本“各有其低”……?

搜索成本对比资料未果,但搜到篇“快餐店纸餐具使用状况”调研。原来洋快餐原本以外带快餐为主,使用纸餐具为便携,但在中国本土化为即食休闲餐厅,纸餐具便携性不明显。文章有采访快餐业人士,有认为使用循环餐具影响服务速度,但也有认为不影响……

文章也提到纸餐具成本低,但仍未解“是否对所有餐饮场所成本都低”之惑……

以上,两个看似不相关之事物被此外行联系起来,多显孤陋,还请内行人士不吝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