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佛寺

拜拜粤B城

题目有时差,已经跟粤B城拜拜一周了,本篇记记流水。

话说6月头递了辞职信,希望做到30号,和工作中结识的好妹妹Y妹一起走,珍惜和她最后做同事的时光。公司初步批复后,我就正式告诉学习班的师父,希望师父代为宣布我要离开之事。然而师父希望我留下,到端午假期仍未在班上宣布。我在班上的职责需要一些交接,虽然我在半年前就为自己可能离开作准备,但依然希望不要走得太突然。端午节后,距离我离开剩两个周末,四次课,师父还是没在课堂上宣布,倒是告诉给几位老莲友,希望他们一起劝我留下。于是,那次课间休息,莲友问我是否要走,我说是。当时酝酿着临下课的“告别措辞”,如此间接宣布,亦省了些许心神。我简单说明事情后,有莲友理解,也有莲友极力劝我回心转意留下。

回想2013年秋,我再次来到粤B城,因素有若干,其中一点,是师父说“法缘在哪里,人就去哪里”。现将近三年过,却感觉无力再为学习班服务了。

2014年春天之前,我大致负责资料整理;春夏之交,师父主担佛事,委任我在课堂上分享;同年秋末,上课改为周末两节,从那之后,基本上我周末的安排都是“上午佛寺做义工,下午预习,晚上佛寺上课”。时间紧凑,于我打好净土理论基础固然有益,可是,我发觉自己撑不住这般强度了。平日工作用脑强度大,周末早上不能睡懒觉,午觉也不能多睡,不太有“补眠”机会,总感觉很累,休息不够。于是渐渐,佛寺早课我做不了,先是退化到做半小时多的简易早课,去年还有精力尝试背《楞严咒》,再后来,不得不彻底放弃早课,连早餐都基本吃到最后……有时,累得连念佛都不太念得出声;精力不够,预习也自觉不够深入;去年参学请回的法宝,很长时间我一页都没空去翻……不得不反思,此般生活实不可持续,太累,不能自利,也不能利他。

继续阅读下文

煮过的饭比我吃过的饭多

“煮过的饭比我吃过的饭多”,本属平常,普通餐馆一天随便也要煮几百人饭。某天第一次帮忙洗米,对这句话多了几分实感。

早上在佛寺洗米,一倒就是两麻包袋米,一袋二三十公斤。平时都听到师兄们讨论“今天煮几百个人的饭”,倒未联想到一次消耗整麻包袋的画面。洗米的师兄点评了米的质量,他看一看米色,摸一摸质地,洗米感受下手感看看洗米水,大致就能判断了。

一般家庭的日常画面是一麻包袋的米可以吃很久,买到好吃不好吃都要吃很久才吃完。而公共场所一次消耗以“袋”起步的量,挺利于判断不同牌子米的质量。不过我自认吃“饭”比较钝,有时听别人讲“这个饭好,那个饭不好”,我不太能吃出来,而菜好不好吃我该算比较敏感(多数人都敏感?)。

同一天,大厨说看别人做的面点,看一下就知道怎么做出来。想起卖油翁那句“但手熟尔”。专攻一门,熟能生巧。

我想熟什么呢?

腊八记事三则

今天是释迦牟尼佛成道日兼腊八节,上午佛寺施粥,上千人份的腊八粥是怎样煮出来的呢?据说大厨凌晨2点就起床煮!敬佩!直径一米高一米多的超级大桶今早去的时候已经满满有几个,大厨太高能!

上午佛寺的义工工作也比平常忙不少,听到个小故事,写出来给博客除下草。

一位中年莲友和她妹妹一起来做事,莲友聊起她妹妹,很赞叹地说起一件事:这位妹妹曾经接一个贫苦流浪阿婆回家洗澡,还给她剪头发,里里外外打理一番,没太听清是对一个老人这样还是多个流浪者这样……总之,真是非常之人的非常之行,自问自己也发不出这样的大心去帮别人,如此榜样不在屏幕的远处而就在眼前,随喜赞叹,敬佩!

当时另一位莲友听着,也分享了个故事:国外一位很有名的发型师周末为流浪汉免费剪头发,一些流浪汉看到自己形象变化的样子,会重拾自信,重新振作。回来搜出这条旧闻,稍作分享:链接。平时提起帮助别人,一般都直觉地想到钱财帮助,很难想到理发师帮人免费理发也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古人云:莫以善小而不为。力所能及的点滴都可能帮到人,善哉善哉。

三则记事如上,今年腊八正能量满满。

捡了一只小猫……

3月17日

上上周,清晨5点多,正去佛寺做迟到早课的路上,渐行渐近听到连续而大声的“喵喵喵”猫叫,声音从草丛传出。当时天还没亮,昏黄的路灯下扫一眼草丛(有矮灌木和草,简称草丛),没看见猫,可能是流浪猫吧,赶着做早课,匆匆走过并未停下。

猫叫渐远,但依然清晰响在耳边。想起一位朋友,她出门会随身带一些猫粮以便喂流浪猫,还曾经捡了一只受伤的流浪猫回家养得很健壮;另有一位朋友在路上看见一窝无主小猫就马上买牛奶喂它们……虽然我不懂猫语,但我觉得那是求助的叫声,否则一般猫猫不会如此连续而大声喊叫。既然有缘,既然需要帮助,岂可听而不闻?

往回走,声波定位,还好小猫在草丛靠近路边的位置,一下就看到。四目交接,小猫看见我就向草丛里面走了几步,小动物怕人,正常。但小猫也仅仅走了几步,再一次看着我,喵喵喵喵地叫。口渴吗?我倒了点水在地上,但小猫没走出来喝。我用人话问它是否口渴,向它解释那是水,它依然看着我喵喵叫;我掏出一小包饼干问它是否肚子饿,它还是看着我喵喵叫……

继续阅读下文

经常遇到的路人

年初一没出门,宅在家码了些字……

粤B城的三点生活:家里、佛寺、办公室,颇为规律,尤其早上在佛寺吃完早餐到坐公交到办公室这一路,每天时间比较精准,由此也会高频率地遇到一些路人,有些频率是“每天”(工作日),有些频率是“经常”。且以一天遇到的次序为序,略写一下其中几位……

1、行动不便的老阿姨

介乎叫阿姨和老太之间的年纪,且混合叫老阿姨。这位老阿姨可能膝盖有病患,走路腿僵直,表情也有点僵,小心地碎步慢慢移动。猜想她是要求自己每天必须这样走路运动,否则双腿可能更容易报废,多少老人一坐了轮椅就离不开轮椅……见到这位老阿姨的频率相当高,因为她的晨运路线部分和我从佛寺走到公交站的路线重合,所以几乎每天见到,只差见到的位置不同而已。

见到这位老阿姨,不禁感叹人身无常、健康可贵。好像她不会运动到佛寺,如果可以教她念佛就好了。早前某日,这位老阿姨扶着路边的栏杆很艰难地侧身向前挪动,我匆匆走过,猜想她会不会突然走不动,我可以借电话她打给家人,就忍不住回头走到她旁边,问是否需要帮忙,她笑笑说不用,我猜她会不会顾忌陌生人,我就说我们每天都见到,不过老阿姨说自己走没问题,我就笑笑离开了。这是我们唯一一次对话。后来,每次见到她,都是扶着栏杆慢慢挪动,大概是双腿病患恶化了……祝福她。

2、公交上的两个女生

继续阅读下文

手劲

从来认为“手无搏鸡之力”之词与我不沾边,但早日在斋堂,受打击了……

那时在佛寺斋堂厨房,我戴上口罩,站在离炉头三米外的地方“观察学艺”,顺便打打下手。当时锅里炒的是豆皮,料熟收火,大厨转头叫我过去“铲两下”,我条件反射地摇头说不用,怕搞砸了这么大锅菜。不过大厨说“来嘛来嘛”,我想反正已经收火了,铲两下不会影响火候和味道,就走过去,两个锅铲,一手一个,我铲……啊?咦?铲不动!再使劲……还铲不动!

那锅直径近一米,菜料也是一个(或一个半)常见水果筐的量,当然重!平时看两位大厨炒菜,铲起满锅的菜动作有点慢,但我从来没想到这是因为费劲,且费劲竟然超出本人手劲范围。也许我更应该检讨缺乏锻炼,手劲变小了,以前应该是女汉子级别(如无记错)……

此说“手劲”实是“臂力”,当时脱口而出这个词,这些天想着要写这篇也是这个词,就将错就错。虽然很直觉地想过是否该打球或练下俯卧撑,不过下一瞬间就否掉,哪有时间。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还好自己的发心正确,周末在斋堂做义工帮轻厨房工作,感谢回馈厨房的各位。自利也利他,平日缺乏体力劳动,周末在斋堂正好补一补。

花是给我的?

曾经对某人编了一个段子,竟然没写上博客,且放来作一除草更……

以下脑部小剧场由Snowyy荣誉导演:

某人知道本博主常待在佛寺,就打算突然出现在佛寺给博主一个惊喜。

某年某月某日,某人拿着一束花来到佛寺,刚好博主走到门口附近,碰了个正面,博主非常意外——平时只能从屏幕看到字的人突然以3D状态出现!又见到某人手上的花,惊讶的表情转变成微笑……

博主问:花是送给我的?
某人答:没有,花是送来供佛的。

谢幕。后续剧情欢迎脑补。

继续阅读下文

贪吃贪漂亮

(对话场景:佛寺斋堂。)

甲:我不能再吃这里的饭了。
乙:为什么?
甲:这里饭菜太好吃,我总是贪吃,吃了又长胖。
乙:你吃,是贪吃;不吃,是贪漂亮。反正都是贪,你就吃吧。

(问:博主在对话中是甲还是乙?)

2012年七一香港佛寺一日游(下篇)

(生硬地分开上下篇的下篇开始)

3. 荃湾,东林念佛堂

又转乘到荃湾,想参访东林念佛堂。当时还没去过东林寺的我,对这与净土祖庭同名的念佛堂相当感兴趣。去东林念佛堂要转一趟小巴,从荃湾站出来还要走一段不算太近的路到兆和街才能转小巴,请礼貌问路,到兆和街会看到不同车次的小巴,要找上“芙蓉山”的。地铁一日票对小巴不适用,请准备好零钱或使用八达通。

司机不知道东林念佛堂(你可以改问“南天竺寺”,基本同一地方),囧,所以剩我一个人搭到我去总站,又让我坐车往回一点路,到我见到两居士下车的地方。其实搭到总站也没差几步。一路走下来会见到很多佛堂,也多是民居改建,我很喜欢这样社区型,和日常生活密切结合的佛教。大陆也是宗教自由,不过类似这样的大概叫“结社自由”,尤其宗教方面,限制还是比较多。

再次听到有人说拜梁皇忏,本日第二次遇到,流行拜忏?

继续阅读下文

2012年七一香港佛寺一日游(上篇)

补写陈年游记最后一篇,yeah!其实香港回来5天后就写了《七一香港一日行,杂记篇》,我说“佛寺之行暂且一放”——一放放10个月!

2012年7月1日,缘起于杂记篇表过:因为我的香港签证即将到期,正想周日请假也去香港玩一天,岂料老板突然说周日放假,正好。(老板每次突然放假都正是时候,上一次是本焕长老圆寂,本不放假突然放假,正好能上弘法寺参加瞻仰本老。)

我没信佛之前就喜欢参观佛寺,不过那时是当佛寺景点参观,信佛后则当佛寺是道场参观——有没有人在修行,如何修行。08年香港游去过天坛大佛,我很好奇香港其它佛寺在哪里,什么风格,用广东话还是普通话诵经和早晚课等,既然机缘成熟,就查好资料,早起过关便是。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