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佛教

带去的香必须烧完?谬论还要误导多少人……

“带去的香必须烧完”,第一次听到这个谬论是去年春节,和亲友一起去某佛寺拜佛,我特地带上一包新买的好香去礼佛。拿出来点三支香,有人跟我讲“带来的香要全部点完才走”,什么谬论!我说:“佛教没有这个说法。”只点三支,剩下的背回家。

今年清明,竟然又听到这个说法,祭祖时有人说的,因为人多当眼,只好从了,几位亲戚看着香多还帮我点了些。另一个原因,是这些香不是我买的,品质一般,不算太难闻也不算好闻,非要烧完我感觉相对没那么可惜,虽然也污染环境。

我已经知会过家人需要买香等我去买,她买的基本都不是好香。我明明才买一包,她非要另买我也阻止不了。出发前,我预感到可能又遇到谬论,但一年一度祭祖祖先连个好香都享受不到难免有点可惜,我就偷偷带上自己那包香去,点上几支,尽点心意。果真再遭谬论,还好先见之明自己包香早就放入背包,家人那包普通香烧就烧吧。

就我鼻子判断,其他亲属买的也基本不属好香。事实上,起码是檀香味而不是其他化学味的“合格檀香”并不贵,十几元有一包(半斤?没称),二十多元一包的已经闻着不错了。当然一分价钱一分货,贵无上限。一些劣质香大概也卖十元八块,甚至比合格香还贵,可惜消费者不识货,没闻过好香以为所有香都不好闻。

继续阅读下文

懒阳阳

晏昼斜阳暖
惹人哈欠连
彼日岂有心
和风亦无意
是心作懒思
是眼见懒事
了心作心是
十显一当知

(最后两句,需要注释吗?熟悉净土理论应该很快明白,嘿嘿。太久没写伪诗词,琢磨挺久,感觉一般,看官凑合看。)

戴了五年的佛珠

戴了五年的佛珠,昨天晚上突然要“退休”——洗手时佛珠沾了点水,拿下来摩擦几次想它快点干,却听到一声轻轻的掉落,其中一颗佛珠裂开了,在地上只找到半颗。数了数,剩107颗佛珠,确定是掉了一颗。

“108”在佛教里有特殊意义(请看官自行搜索),很多佛珠都做成108颗珠子,如今变成107颗,可能,是不是不适合再戴它的缘分变动表现?

这串佛珠,是2011年清明前在佛寺外的佛具店买的。当时试了几串,有的珠子太大或太小,有的绕三圈太松绕四圈太紧(或根本绕不上),那就和它没缘分啰。试到一串,绕三圈正好合适,不松不紧,还有个中国结,款式很喜欢。这串珠子也是全场最便宜的,不到一百元,其他很多佛珠要几百甚至上千元。大小款式价格都有缘分,就买下来了。

继续阅读下文

《临终三大要》常识普及

一个多月前,一位亲人去世,当天赶回家,算是第一次有记忆地经历亲人的丧事。从辈分看,我不确知自己是否需要“守孝”,至今也没了解过古人如何“守孝”,不过有点近似佛门八关斋戒般要求自己在七七期内不看动画(即娱乐类),以及不穿红色衣服(理论上是鲜艳华丽的衣服)而已。在守孝的气氛中,我想写下此次丧事一些想法,在有时间动笔之前,不想上博客,故任由博客盛夏荒草矣。

博主是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之人,即:我相信六道轮回,相信极乐世界存在,相信自己发愿求往生极乐世界,并持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当我临终时,阿弥陀佛必垂慈接引我往生极乐世界,永离六道轮回之苦,速成佛道。面对自己,我信愿念佛;面对家人及他人,我希望他们都能信愿念佛,临终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次亲人去世,我也是以同样的心态面对,尽我能力按照佛教对亡者最有利的方式处理问题……下面会详细展开这个话题,如果阁下对此话题恐惧或抗拒,不妨移步不看;若有意了解,则请继续阅读。

继续阅读下文

“是你需要这个组织……这样想会好一些……”

一年前,一位前辈莲友对我说:“不是组织需要你,是你需要这个组织,这样想会好一些……”当时,我若有所懂;今天,我大概更领会到个中深意^

2014年初,我有机会去尼泊尔蓝毗尼做一段时间佛寺义工。当时介乎想去不想去之间,结果决定不去。理由有若干,其中之一,是考虑到净土修行。蓝毗尼是释迦牟尼佛出生地,佛教四大圣地之一,2011年去过一次,修行气氛浓厚,但相对而言,净土氛围不如这边学习班;理由之二,是我在这边,负责每周学习资料整理,兼处理一些文字杂务,当时学习班已决定要去东林寺参学,这应该也需要我做些事。学习班的杂务,如果我不做,好像就没人做了;而蓝毗尼义工很多,不缺我一个。所以,我认为“学习班比蓝毗尼更需要我”,我就留在学习班。

当我告诉某位前辈莲友上面的思考逻辑时,她就对我说了文首那番话。字词不算精确地还原,但从“被需要”到“我需要”的思维转换,则是直刻入脑。这番话,表面意思似易理解,但每次想起,又自觉其实没懂。直到最近,因为某些事,我猜,自己对这番话比以前更明白了些。这“某些事”,也与净土学习班相关。

继续阅读下文

四天内的面相改变

竟然1月20日才有2015年第一次更博!套个俗句:一天不写博,自己知道;三天不写博,熟人看得出;一周(以上)不写博,是人都看得出退步。无法,一忙二累三眼痛。早前元旦放假三天带了电脑回家都没开过机,想远离屏幕甚也。再者,忙犹可设法挤时间,但眼睛酸痛实在无法逼自己看电脑,工作要对着电脑8小时已经伤眼非常,还好最近学会自救,做“转眼珠”运动,酸痛稍见缓解,遂爬上来除草。

题目所指之事发生于是上上周末,以此作2015年第一篇博文,颇有辞旧迎新,新年新气象之味。

2015年1月10日,周六上午,去家附近某照相馆拍证件照。毕竟证件照要对着好多年,所以拍前亦好好整理衣服头发,打起精神,佛号不断(念佛可令人面相转好)。如是,拍照后瞥一眼屏幕,还不错,只是觉得背景有点阴影,当时想反正会被PS掉,就接受了那张照片。

继续阅读下文

碎了三颗佛珠

平时戴手上的佛珠,有108颗,最大的一颗佛珠系有一个吉祥结,结下另有两小段,每段系有3颗佛珠。

前天(11月26日),搬佛寺的桌子时,佛珠垂下的两小段被夹在桌子之间。小事嘛,移开桌子就是。谁知道,那张桌子比其他桌子重不少,以为移开了却没移开,手却往上提了——不声不响,毫无动静地,两颗佛珠碎了……

怎么会碎了呢,木头不是挺结实的吗?这串佛珠戴了三年半,也不算久啊……不迷信,碎了也不代表什么,当然不免有点小失落,就捡起散落的小点木头,包着放好。

意料之外的是,此日回到公司,如往常地先趴睡一会。小憩过后,却发现左手边有些碎木——又碎一颗佛珠!桌子夹到这么大杀伤力吗?不过还好它没在公交上碎,我还能把它捡起来,包好。6颗佛珠一下子没了一半,小失落……

现在,垂下两小段,一边剩1颗佛珠,一边剩2颗,摸着有点不习惯。

知“佛教饮食观”后感

这两天学习《佛说无量寿经》,经文曰佛“以一餐之力,能住寿命亿百千劫,无数无量,复过于此,诸根悦豫,不以毁损,姿色不变,光颜无异。”大安法师在讲解时提到佛教有“九种食”,听完后查了资料,果然佛教大不常识!且浅作分享……

搜索到两篇文章:《佛教的九种食与食存五观》和《佛教饮食观》,前一篇对九种食的解释稍详细些,后一篇则有更多佛教饮食观的资料。下面引述两篇文章部分文字……

继续阅读下文

肚痛小事记

确是一件小事,记来除草,应该有人看标题就知道内容。

上上上周六,佛寺刚开始上课就肚痛(我知道用“肚疼”一词可能更合适,但我用粤语读写习惯用“痛”字)。那个位置好像也不是“肚”,好像不是吃坏肠胃的位置,在腹部偏右一点,不过我猜可能还是中午吃错东西,但一时半刻也没有肠胃药啊,那就念“南无观世音菩萨”。

课间休息时,见到和我住得很近的B莲友也来了。他平时很难得来上课,真稀奇。课间一位莲友找到喇叭正露丸我吃,但没有效果;一莲友教按手上某止痛穴位,于是下半节课我拼命按,那小块都按肿了,也没什么改善。当时想,课后正好可以请B莲友快步走去药房帮我买点肠胃药啰,幸好我们住得近且药房不远,他走快两步应该很快。

这次上课不太认真,一直念着“南无观世音菩萨”到下课,依然痛,直着走路还好,稍弯腰更痛,还是当肠胃问题处理买肠胃药吧。

于是乎,啊?!单车?!B莲友骑单车来?!我从来不知道他有单车,而且他家住得离佛寺很近,以前也没见过他骑单车来佛寺啊,偏偏这晚,他骑单车来了。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