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佛教

你怎么又来了?

因为种种因缘,我又来到粤B城。

去有去因,来有来由。再次来,不代表当时离开错误。

我不后悔曾经离开,一些难题在当时难以解决;现在又来,是因为当时的难题现在都初步解决,甚或可以认为,若非离开过,便不会有现在的相对顺景。

离开的理由,去年写过,不妨以现在的心态,再写一次吧。

一、“吃饭”是核心问题,素食者的吃饭艰难你懂伐?

抓本质。这几年,精确说是近五年半,我的一切变动,都一定会考虑一个核心问题——吃饭。纳尼?不是满大街都是餐厅可以吃1个月不重样,竟然有吃饭问题?——如果你开始吃净素(无动物无五辛),并坚持1个月以上,你就明白我说什么了。

剧透给你吧:

你会发现快餐店长长的自选菜,你能吃的只有大概前面1/4的蔬菜区,而且那个区域每天的菜都差不多。蔬菜还90%以上用蒜炒,如果你不吃五辛,挑蒜足够锻炼你耐性和视力;

去餐厅点餐,你会发现琳琅满目N页的菜单上,你能点的却10个指头数得过来(甚至是5个指头);

去买个面包,咸包大概率有肉,如果你刚好和我一样不喜欢甜包,那每次只能直奔咸方包。如果你还尽可能不吃鸡蛋,那索性不进店;

吃个汤面总可以?汤底大概率有肉……

外卖呢?全素套餐的概率肯定低于5%,总人口都没有5%全素食者,1%估计都悬,餐单自然不会有5%的纯素套餐嘛。

以上,你体会到一个素食者的吃饭艰难了?

掐指一算,自2012年初我开始吃素,已经五年半。2012年的工作恰好可以有时间自己做饭。但往后工作变动时,吃饭问题可谓头等大事,是我做一切决定首要考虑的问题。如果饭都吃不好,怎么好好工作呢。

二、寻找“住处、工作、通勤、作息、吃饭”同时合适的最优解

2014年初,即我上一次离开粤B城又回来,不得不说当时的住处、工作、通勤、作息、吃饭等,已经是“相对最优解”:

租住在佛寺附近每天能去佛寺吃早餐(这点非常重要!佛寺的丰富多样的素食早餐保证了我基本营养,所以中午虽然天天快餐吃来吃去就那几样也能凑合);

周末方便去佛寺做义工和上课,在佛寺吃饭,租房对厨房几乎零需求,正因此才在佛寺附近较高的房租区域里租到相对便宜的住处;

又所幸公司离住处在合理通勤距离,不至于在路上耗费太多时间;

工作内容也算喜欢,能学到很多东西……

虽说当时找工作有意识地要同时满足上面几个条件,但心想事成多少拼了点人品和运气。若其中一个条件不满足,生活都会折腾好多。

然而时移世易,因缘变动,合适的事物会变得不合适。

2016年初,工作要换到我不喜欢的办公室,与此同时公司产品渐渐不适应市场需求而公司未见有相应调整,业绩下行,这些是我辞职的直接原因。

而根本原因在于,我的工作、修行、学习和生活产生了难以解决的矛盾,表现形式是生活太累,生活质量偏低。

当时周一到周五上班工作,周六日,上午在寺院做义工,下午稍微休息一下,就要准备晚上的课程,晚上上课,周末睡懒觉睡午觉的机会都很少,一个星期排得满满,几乎没时间学习一些佛法以外的工作技能。

周末的义工其实是工作日每天去吃早餐对佛寺的回馈,两者其实互为因果:因为吃早餐所以我要回馈做义工;因为我喜欢佛寺我乐于做义工,所以我要住得近,但我不方便做饭,所以我需要佛寺饮食的帮助。

但此非长远之计,如果我没有空闲时间学习和提升工作技能,我就难以胜任更高的工作,难以提高收入,有点看不到未来。

如果我要好好学习,同时还住好一点。那就必然要住得远离寺院,而且不会再去寺院做义工。但既然不再去佛寺,我何必留在粤B城?

试想,若不离开这个城市,无方向地找一个边缘、便宜、环境良好的地方好好学习,然后开始找不确定的下一份工作,岗位和通勤距离都不确定……岂非冒险?

所以在当时,要想生活环境好一些,不要太忙太累,好好学习进修,以胜任更好的工作,安身立命——则离开佛寺,离开粤B城,是那个当下的“最优解”。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亲近佛寺几年的所学所修,“自度”足矣,但实在兼顾不了佛教的学习和服务,我就从佛教学习暂时“毕业”了。

三、在家乡,依然绕不开“吃饭”难题

回家之后,居住吃饭等生活环境都比较安定,我报读一些在线课程,好好学习,做了好几本笔记。在我爸的公司打杂半年,对这个小城市的气氛、商业机会、中小老板群体等有一些感性认识。期间尝试综合老经验和新知识沉淀了一些小作品,其中某个小作品正是我得到现在工作的直接因缘。

可能有机灵的读者会问:在家里住得好吃得好在自己家公司工作,不是很舒服,为什么要再来粤B城?这位朋友果真金睛火眼直击重点。确实,我在我爸的公司一方面做一些杂务,一方面我想自己的技能开拓相关的服务业务作为半创业,但半年的实践下来并未如想象的顺利,除了客观的市场需求不合适外,更重要是主观上我发现自己不太适应家乡的人际交往环境——无他,不擅长吃饭而已

此前,我从未在家乡工作过,只是看到家乡建设日新月异,看表象好像很多人没有大城市那么累,生活质量蛮好,说不定我也能在家乡好好发展。

真正工作过才知道,小城市和大城市确实不同:这里很多6天工作制,以更多的工作时长补效率短板。即便如此,人均GDP和大城市比依然相差较大。

人口少,圈子小,社交颇为重要,小老板每天总要花上不少时间在各种群刷存在,吃饭应酬是常事,尤其喜欢晚餐吃大餐聚会,这边大多数酒楼还不禁烟……每次家里说出去吃饭我都不太想去,何况作为工作去应酬。我吃素,通常不吃晚饭因为吃了容易睡不着,还特别怕烟味——我真“不擅长吃饭”,在其他人可能就是不擅长任何事情都一定擅长吃饭,但于我却是实实在在难以克服的障碍。

四、吃饭自由是人生目标之一

要想不上饭桌就搞定业务,或者由我决定这顿吃素,则我自身必须成为稀缺资源,要达到即便是乙方身份也有甲方的姿态,为“吃饭自由”而已——这大概是对于后半辈子都不会擅长吃饭的我不得不定下的人生目标之一。哪里能让我更快更顺利达到这个目标,我就去哪里。

在确定现在的工作之前,我也看过不少招聘信息。你猜我怎么选工作?看到一个岗位先找公司所在大厦,放在度娘地图上搜位置,再搜附近是否有素食馆,如果没有,直接pass;如果有但不在步行5分钟范围,先放放,走不过去的素食馆其实约等于没有,大概率也pass。吃饭问题是头等大事,真的是特别现实的问题,饭都吃不好肯定影响我工作,我何必去一个既不能好好吃饭又不能好好工作的地方?

所以一度比较纠结,在家乡不擅长吃饭,再去粤B城吧,工作和吃饭又似乎难以兼得——感兴趣的工作附近没有素食馆;素食馆附近没有感兴趣的工作……我只是不想伤害动物,吃个素怎么就那么难呢?……

“天无绝人之路”,也许真要被“绝”过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因为某些因缘(省略3000字),我在没去粤B城的情况下,就得到再次去粤B城的工作。而且以前那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基本上都解决了:

首先,行业,是我非常喜欢非常适应的行业;

公司有实力,是这个领域的龙头;

我的岗位,非常符合我的兴趣和综合技能;

公司位于郊区,附近房租相对不高,环境良好。定了工作再找住处,住得比较近公司,骑车上下班,通勤体验较之前的工作大大改善而且省很多时间;

住得近,公司节奏不算快加班少,住处还有洗衣机(这个也是刚需),相比之前的工作生活都少了很多“时间损耗”,所以我能自己做早餐,有时间做早晚课。

最最重要的吃饭问题,因缘巧合附近有素食馆,每天吃自助餐我才不会到处晒伙食呢!而且即便应酬出差,我依然可以大大方方吃素。这实在大大解决了我的吃饭刚需问题!

一切都颇为合意,低概率地得到一个各方面都刚刚合适的最优解。特别是吃饭问题的解决,回想起这五年半为吃素问题伤过的脑筋,实有苦尽甘来之叹。

工作生活吃饭通勤修行都相对顺景,而且通过在家的学习,过往知识的梳理和新学习的方向都比较明朗,我对自己的未来有“迷之自信”。

至于修行,现在住处离佛寺很远,中短期内不会太参与佛教的学习和活动了。

前面说住得近佛寺固然有吃饭的需求,但同时我是真喜欢佛寺的气氛,我喜欢看到佛像,喜欢佛寺的香味,喜欢听佛寺的诵经声音——去佛寺于我是一个“充电”的过程,我是愿意常去佛寺,我甚至想过以后如果买房子也要买在佛寺附近。

去年离开粤B城后,如同“毕业旅行”一般去了两处佛寺参学了一段时间,回家一年只在春节去过一次本地的佛寺,一年来没有佛寺没有师父没有莲友,感觉还可以,并没有觉得修行受到多大影响。我至少每天早晚课看到佛像,会诵经念佛,修行上自认稳妥,念佛求往生这一点这辈子都不会改变,方向正确,没什么好退转(难道退转到三恶道,不可能嘛)。我有五年时间在佛教学习上花过较多时间和精力,够“自度”,现在我要在工作技能上多花时间和精力,好安身立命,借假修真,自利利他。虽然不会花太多时间在佛教上,但早晚课都坚持做,佛号也经常念——没问题,阿弥陀佛知道。

综上,我又来了。

带去的香必须烧完?谬论还要误导多少人……

“带去的香必须烧完”,第一次听到这个谬论是去年春节,和亲友一起去某佛寺拜佛,我特地带上一包新买的好香去礼佛。拿出来点三支香,有人跟我讲“带来的香要全部点完才走”,什么谬论!我说:“佛教没有这个说法。”只点三支,剩下的背回家。

今年清明,竟然又听到这个说法,祭祖时有人说的,因为人多当眼,只好从了,几位亲戚看着香多还帮我点了些。另一个原因,是这些香不是我买的,品质一般,不算太难闻也不算好闻,非要烧完我感觉相对没那么可惜,虽然也污染环境。

我已经知会过家人需要买香等我去买,她买的基本都不是好香。我明明才买一包,她非要另买我也阻止不了。出发前,我预感到可能又遇到谬论,但一年一度祭祖祖先连个好香都享受不到难免有点可惜,我就偷偷带上自己那包香去,点上几支,尽点心意。果真再遭谬论,还好先见之明自己包香早就放入背包,家人那包普通香烧就烧吧。

就我鼻子判断,其他亲属买的也基本不属好香。事实上,起码是檀香味而不是其他化学味的“合格檀香”并不贵,十几元有一包(半斤?没称),二十多元一包的已经闻着不错了。当然一分价钱一分货,贵无上限。一些劣质香大概也卖十元八块,甚至比合格香还贵,可惜消费者不识货,没闻过好香以为所有香都不好闻。

继续阅读下文

懒阳阳

晏昼斜阳暖
惹人哈欠连
彼日岂有心
和风亦无意
是心作懒思
是眼见懒事
了心作心是
十显一当知

(最后两句,需要注释吗?熟悉净土理论应该很快明白,嘿嘿。太久没写伪诗词,琢磨挺久,感觉一般,看官凑合看。)

戴了五年的佛珠

戴了五年的佛珠,昨天晚上突然要“退休”——洗手时佛珠沾了点水,拿下来摩擦几次想它快点干,却听到一声轻轻的掉落,其中一颗佛珠裂开了,在地上只找到半颗。数了数,剩107颗佛珠,确定是掉了一颗。

“108”在佛教里有特殊意义(请看官自行搜索),很多佛珠都做成108颗珠子,如今变成107颗,可能,是不是不适合再戴它的缘分变动表现?

这串佛珠,是2011年清明前在佛寺外的佛具店买的。当时试了几串,有的珠子太大或太小,有的绕三圈太松绕四圈太紧(或根本绕不上),那就和它没缘分啰。试到一串,绕三圈正好合适,不松不紧,还有个中国结,款式很喜欢。这串珠子也是全场最便宜的,不到一百元,其他很多佛珠要几百甚至上千元。大小款式价格都有缘分,就买下来了。

继续阅读下文

《临终三大要》常识普及

一个多月前,一位亲人去世,当天赶回家,算是第一次有记忆地经历亲人的丧事。从辈分看,我不确知自己是否需要“守孝”,至今也没了解过古人如何“守孝”,不过有点近似佛门八关斋戒般要求自己在七七期内不看动画(即娱乐类),以及不穿红色衣服(理论上是鲜艳华丽的衣服)而已。在守孝的气氛中,我想写下此次丧事一些想法,在有时间动笔之前,不想上博客,故任由博客盛夏荒草矣。

博主是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之人,即:我相信六道轮回,相信极乐世界存在,相信自己发愿求往生极乐世界,并持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当我临终时,阿弥陀佛必垂慈接引我往生极乐世界,永离六道轮回之苦,速成佛道。面对自己,我信愿念佛;面对家人及他人,我希望他们都能信愿念佛,临终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次亲人去世,我也是以同样的心态面对,尽我能力按照佛教对亡者最有利的方式处理问题……下面会详细展开这个话题,如果阁下对此话题恐惧或抗拒,不妨移步不看;若有意了解,则请继续阅读。

继续阅读下文

“是你需要这个组织……这样想会好一些……”

一年前,一位前辈莲友对我说:“不是组织需要你,是你需要这个组织,这样想会好一些……”当时,我若有所懂;今天,我大概更领会到个中深意^

2014年初,我有机会去尼泊尔蓝毗尼做一段时间佛寺义工。当时介乎想去不想去之间,结果决定不去。理由有若干,其中之一,是考虑到净土修行。蓝毗尼是释迦牟尼佛出生地,佛教四大圣地之一,2011年去过一次,修行气氛浓厚,但相对而言,净土氛围不如这边学习班;理由之二,是我在这边,负责每周学习资料整理,兼处理一些文字杂务,当时学习班已决定要去东林寺参学,这应该也需要我做些事。学习班的杂务,如果我不做,好像就没人做了;而蓝毗尼义工很多,不缺我一个。所以,我认为“学习班比蓝毗尼更需要我”,我就留在学习班。

当我告诉某位前辈莲友上面的思考逻辑时,她就对我说了文首那番话。字词不算精确地还原,但从“被需要”到“我需要”的思维转换,则是直刻入脑。这番话,表面意思似易理解,但每次想起,又自觉其实没懂。直到最近,因为某些事,我猜,自己对这番话比以前更明白了些。这“某些事”,也与净土学习班相关。

继续阅读下文

四天内的面相改变

竟然1月20日才有2015年第一次更博!套个俗句:一天不写博,自己知道;三天不写博,熟人看得出;一周(以上)不写博,是人都看得出退步。无法,一忙二累三眼痛。早前元旦放假三天带了电脑回家都没开过机,想远离屏幕甚也。再者,忙犹可设法挤时间,但眼睛酸痛实在无法逼自己看电脑,工作要对着电脑8小时已经伤眼非常,还好最近学会自救,做“转眼珠”运动,酸痛稍见缓解,遂爬上来除草。

题目所指之事发生于是上上周末,以此作2015年第一篇博文,颇有辞旧迎新,新年新气象之味。

2015年1月10日,周六上午,去家附近某照相馆拍证件照。毕竟证件照要对着好多年,所以拍前亦好好整理衣服头发,打起精神,佛号不断(念佛可令人面相转好)。如是,拍照后瞥一眼屏幕,还不错,只是觉得背景有点阴影,当时想反正会被PS掉,就接受了那张照片。

继续阅读下文

碎了三颗佛珠

平时戴手上的佛珠,有108颗,最大的一颗佛珠系有一个吉祥结,结下另有两小段,每段系有3颗佛珠。

前天(11月26日),搬佛寺的桌子时,佛珠垂下的两小段被夹在桌子之间。小事嘛,移开桌子就是。谁知道,那张桌子比其他桌子重不少,以为移开了却没移开,手却往上提了——不声不响,毫无动静地,两颗佛珠碎了……

怎么会碎了呢,木头不是挺结实的吗?这串佛珠戴了三年半,也不算久啊……不迷信,碎了也不代表什么,当然不免有点小失落,就捡起散落的小点木头,包着放好。

意料之外的是,此日回到公司,如往常地先趴睡一会。小憩过后,却发现左手边有些碎木——又碎一颗佛珠!桌子夹到这么大杀伤力吗?不过还好它没在公交上碎,我还能把它捡起来,包好。6颗佛珠一下子没了一半,小失落……

现在,垂下两小段,一边剩1颗佛珠,一边剩2颗,摸着有点不习惯。

知“佛教饮食观”后感

这两天学习《佛说无量寿经》,经文曰佛“以一餐之力,能住寿命亿百千劫,无数无量,复过于此,诸根悦豫,不以毁损,姿色不变,光颜无异。”大安法师在讲解时提到佛教有“九种食”,听完后查了资料,果然佛教大不常识!且浅作分享……

搜索到两篇文章:《佛教的九种食与食存五观》和《佛教饮食观》,前一篇对九种食的解释稍详细些,后一篇则有更多佛教饮食观的资料。下面引述两篇文章部分文字……

继续阅读下文

肚痛小事记

确是一件小事,记来除草,应该有人看标题就知道内容。

上上上周六,佛寺刚开始上课就肚痛(我知道用“肚疼”一词可能更合适,但我用粤语读写习惯用“痛”字)。那个位置好像也不是“肚”,好像不是吃坏肠胃的位置,在腹部偏右一点,不过我猜可能还是中午吃错东西,但一时半刻也没有肠胃药啊,那就念“南无观世音菩萨”。

课间休息时,见到和我住得很近的B莲友也来了。他平时很难得来上课,真稀奇。课间一位莲友找到喇叭正露丸我吃,但没有效果;一莲友教按手上某止痛穴位,于是下半节课我拼命按,那小块都按肿了,也没什么改善。当时想,课后正好可以请B莲友快步走去药房帮我买点肠胃药啰,幸好我们住得近且药房不远,他走快两步应该很快。

这次上课不太认真,一直念着“南无观世音菩萨”到下课,依然痛,直着走路还好,稍弯腰更痛,还是当肠胃问题处理买肠胃药吧。

于是乎,啊?!单车?!B莲友骑单车来?!我从来不知道他有单车,而且他家住得离佛寺很近,以前也没见过他骑单车来佛寺啊,偏偏这晚,他骑单车来了。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