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佛教

肚痛小事记

确是一件小事,记来除草,应该有人看标题就知道内容。

上上上周六,佛寺刚开始上课就肚痛(我知道用“肚疼”一词可能更合适,但我用粤语读写习惯用“痛”字)。那个位置好像也不是“肚”,好像不是吃坏肠胃的位置,在腹部偏右一点,不过我猜可能还是中午吃错东西,但一时半刻也没有肠胃药啊,那就念“南无观世音菩萨”。

课间休息时,见到和我住得很近的B莲友也来了。他平时很难得来上课,真稀奇。课间一位莲友找到喇叭正露丸我吃,但没有效果;一莲友教按手上某止痛穴位,于是下半节课我拼命按,那小块都按肿了,也没什么改善。当时想,课后正好可以请B莲友快步走去药房帮我买点肠胃药啰,幸好我们住得近且药房不远,他走快两步应该很快。

这次上课不太认真,一直念着“南无观世音菩萨”到下课,依然痛,直着走路还好,稍弯腰更痛,还是当肠胃问题处理买肠胃药吧。

于是乎,啊?!单车?!B莲友骑单车来?!我从来不知道他有单车,而且他家住得离佛寺很近,以前也没见过他骑单车来佛寺啊,偏偏这晚,他骑单车来了。

继续阅读下文

做“一点”

过去一段时间,各种疑难杂症并发,种种事情都感觉毫无头绪、无能为力,于是,反正做不了其他任何事,那就念佛,也只能念佛。

在请求佛力加持的同时,时刻记得佛门“因上努力,果上随缘”一句,不断自问到底自己可以做什么,真是“做不了其它任何事”?

几天后,突然想通了,上面的语句应该调整为:如果我还能做“一点”什么,我就去做;如果我什么都做不了,那就好好念佛。

所谓“一点”,是相对“一条线”而言。一般普通事件,我们能看到“一条线”,会知道它的过程和结果大概会如何;但某些事件,真是“几乎”没有头绪,“完全”不知道怎么下手的时候,其实往往还是有“一个点”,仅仅是一个点,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除非不作为,如果作为,就只能是这个点。做了这个点,可能会出现一条线,但也可能接下来依然只有一个点。因为有且只有一个点,所以选择也只有做和不做之分。

用这个逻辑处理了一些问题,暂时看来,有的结果趋向良好,也有的暂时看不出有进展。 具体事件不方便写在博客,虽然离开实例这好像只是不太有实践意义的通用道理,但毕竟是最近的真实感悟,便为之一记。

劣质香,不香

这是去年就想写的主题,因为觉得貌似三两句话就结束就一直没写。

去年初的某日,奶奶买了一把香回来。(家里明明还剩好多香,而且家人都很少上香,我在家时才会烧多些,这种“明明有但还要囤”的消费习惯我一直很难理解。)新买的香相对较长也略粗些,香面有平安发财之类的字眼,奶奶是看中这点了。

当日上香,我也好奇烧了这些新香——囧啊!那味道好难闻!这哪是“香”,根本是化工物品燃烧的味道!

外婆曾经教我,闻香的味道是拿起一支香,靠近鼻子闻一下就可,不要大把地闻。我马上闻下这“化工香”和之前烧的香的差别,结果是,之前闻着比较“常识”的香,烧出来也是比较常识的味道;而“化工香”外表闻着是没有味道的。

之前一直不明白新闻说什么劣质香、环保香等等,现在摊到自己鼻子前就明白了。

优质的香,如檀香、沉香,都比较短小,燃烧也比较缓慢,香气则是清新怡人。度娘知道的解释不错,引用部分文字如下:

继续阅读下文

从佛教的角度看《Frozen》

某人前阵萌上《Frozen》(迪士尼动画,中文名《冰雪奇缘》),兼“Let it go, let it go…”不离口,某次偶然才知道“let it go”是《Frozen》的一句歌词——似乎应该看看此片到底有多大魅力。

顺带一提,此片刚出时讨论很多,我一直没太感兴趣,因为我对迪士尼的画风没有太多喜好,除了最经典的米奇、高飞等老角色,其他都没萌得起来。相较美式画风,我更偏好日系。

如是这般好奇地看了《Frozen》,对其一开头的华丽画面的第一反应是“哟”!多久没看华丽的动画了!迪士尼嘛,这种程度不出奇。

童话世界被描画得很美好,风光美建筑伟、人物靓经历奇,让观者生“好想亲历其中之感”,但现实又不可能亲历,看片过瘾后何尝未有几丝失落?——这大概是普通人的逻辑,而念佛人博主的逻辑是这样的:

童话世界的美好,和西方极乐世界的美好比起来,真个是,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俱胝那由他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也。拼城堡?极乐世界的城堡都是七宝造的,还能飞在空中;拼脸蛋?极乐世界的人长得和佛一样,法界最美;拼寿命?这个世界无论多富贵美好,一期寿命最长不过百年,《Frozen》开头国王就死于海难吧,极乐世界是无量寿,寿无量代表一切无量,完爆啦;拼特技?童话中人常有种种特技动作,危险但又刚好脱险,极乐世界就更方便啦,神足通去哪个角落都方便,要飞要走悉随尊便……

继续阅读下文

上周日的精进念佛

以前佛寺每周日有一次精进念佛,今年以来佛寺拜忏,精进念佛变成每月一次。而这每月一次都在月头,今年的法定假期也在月头,我因放假回家错过了几次精进念佛的机会。

上几个周末,我没有整天在佛寺,而是回家处理些杂务,兼补眠。对于周日的精进念佛,我自问,虽然参加过好多次,但好像还没有一次是完整念完的,或是早上晚到,或是中午睡觉,或是晚上早走,或是做了义工。但,平时缺睡眠,周日真想睡一下午……不对,其它周日可以睡觉,精进念佛的周日很矜贵,难道不应该抓紧机会?

平时工作忙念佛念得泛泛悠悠姑且自我原谅,但周日明明可以空出来,何不念佛?还是说你觉得有比念佛更重要的事?担心精力问题?念佛如果突破瞌睡岂不是更解决本质问题;想学习工作上的知识?发心不错,但知识改不了业力,消业增福还是佛号第一;想写点东西?这个放平时或者其它周日也可以;想看动画娱乐?不可否认有这样贪玩的心,但念佛给你的快乐比看动画少吗,如果你说是,那明显就是自己有问题,更应该多念佛,从佛号感受法喜……

继续阅读下文

跪香

第一次听到“跪香”一词是在东林寺冬季佛七时,意思是“跪一炷香时间”,是对有不当行为并履劝不改的人的惩罚。

而最近又一次听到跪香一词,竟然是在新租住的人家家里。(感恩善缘,现在租住在一个佛化家庭的一个房间。)早日,那位一年级的女儿似乎因为没做好作业还是什么不听话的事,她爸爸罚她在观世音菩萨前跪香。跪完后问知否错在哪里,知否反省……

事后和这位爸爸聊了两句,我好奇佛门跪香来这样活用来教育小孩。答说:小孩子让她知道错误就好,不一定打和骂嘛。又说一炷香时间是20分钟左右,上次烧了一支长香,有50分钟时间长,跪得她哭了。原来不是第一次罚跪香了,所以小孩也没哭闹,厉害!

家长或准家长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招“跪香”备用!

既然今天是1122“好夫妇日”……

1122在日语里发音像“好夫妇”,所以每年11月22日也被称为“好夫妇日”。于此良辰吉日,不妨讲讲我知道的某对准夫妇的事……

某位同修女师兄(且名L),比我年纪略小。去年在佛寺,她就跟我讲父母总催她找对象,她也不知道怎办,就向观世音菩萨求。到今年初,她和我聊天依然有在烦此事,我也只好跟她讲继续诚心向观世音菩萨求,历代这么多证明,姻缘肯定有求必应,如果还没来,就是因缘还不成熟。

之后几个月,我们都没联系。前段时间,她得知我再次出现在粤B城,就约在佛寺见。短信中她告诉我,她要结婚了,要给我喜糖!这太快了吧!!!这几个月发生什么事情?

继续阅读下文

祸兮福之所倚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在出处《老子》里是成对的句子,理论上两者应该以同样概率出现,但日常生活中直觉见到后半句因福得祸较多,因祸得福较少,错觉?

学佛后知道以前自己做了很多蠢事错事,或专业用语“损福报”的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学佛信佛乃至信受“难信之法”的净土如此究竟大福报的因缘,是在损福报之极的2010年底。

偶然,我想如果从小就不做或大幅减少做损福报的事,是否就会学业事业一帆风顺,成为常识中的“幸福成功人士”?但这样还会不会信佛修行呢?抑或说本来信佛就需要“善根福德因缘”,如果从小就不损福报,可能还会更早信佛?再抑或这就是自己的业力,信佛因缘就是会建立在损福报的基础上?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