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同性恋

四星一晚

寒假某日,受某亲戚之邀,到那个车牌以“粤S”开头的城市饮喜酒。亲戚,亦富亲戚也。托其福气,我得以久违十年再次住到四星级酒店。

分房时,我选择与表妹一间……极明智也!

在厕所见到如上付费用品,当晚将其搬出去端详一番……令我产生疑问的是:那种清洁液分别备有男用女用各一,如果,同性恋婚姻合法(虽然短期内不可能),那这配备是否会变成男用女用各二?
继续阅读下文

他们对同性恋就如此不适?

这次的美学概论课看了李安的《喜宴》,里面有男同性恋者的亲热镜头。出现这类镜头时,坐在我后面的几个男生不停地“唉”,说“太恶心了!”……

当时有点火起,我以为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开放了,想不到大学生里还有如此不能接受同性恋的人!我想起梁文道说:“一个城市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显示出其宽容度,而宽容度越高,城市就越有活力……”

喜欢同性或异性是他人的自由吧,况且中国开始并继续男多女少,不敢说鼓励,但至少不歧视不反对的话,可以舒缓一点社会压力的,还对控制人口有好处……

那个当下我真有转头和他们辩论的冲动。不过,下一刻我就反省:我为什么不能接受他们抗拒同性恋呢?我应该尊重各种观点的,果然修为还不够……

不过这引发我另一个思考:如果有讨论的机会,我是应该沉默地尊重他们对同性恋的抗拒,还是应该尽我所能令他们接受同性恋呢?

【update】感谢不是俺同学的评论!他提出那些男生是借由鄙视同性恋而得到优越感,以及在人数众多的教室里作出某种表态以示划清界线……非常醒脑的意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