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商业

光头强主题公园?

路过电视看了几眼《熊出没》,看到光头强家里装修挺特别,周边又很多树……忽生一问:有没有光头强主题公园?

搜索得知,还真有,而且直接是动画制作公司华强文化做的,可谓“亲生”。单看图片,和想象中差别不小:主题公园看着树少,而且似乎走机动游戏路线,提供室内什么射击之类的游戏。按我说如果只是把普通的游戏套个动画角色的大纸板,放几个大公仔,还没算发挥“主题”。

我想象的是:光头强主题公园似乎适宜建在东北,因为动画中常出现砍树的情节,看着有些松树,还有熊,像在东北林区。然后按原样做一间光头强和熊大熊二的屋子,供参观游玩。园区主打森林野趣,开发一些用木头玩的小游戏,减少机动游戏,减少大型室内空间,增加小型主题木屋。如果做旅馆,最好不要做千篇一律的星级酒店,可以直接复制光头强和熊大熊二的屋子,或至少相近主题有特色的旅馆。若撇开动植物种类匹配,南方地区开光头强主题公园也可以。

我不是第一次看光头强,到这次才突然联想到主题公园。简单发散下思维,略有所得,随便写几句分享下。

宜家的桌子

去朋友家,见到一张绿色的桌子,就问:“宜家买的?”

他说:“是……怎么好几个人见到都知道是宜家?”

我说:“证明宜家的营销和设计做得好!”

以上简记。向前辈学习啦!

中秋节大雨之赌·结果篇

今天(已成昨天矣)大概是最关心傲娇月亮是否出现的一个中秋。三次上自家楼顶看月亮看到三个不同结果,仰天傻笑。呜呼,人生因金钱而美好?因游戏而美好?皆非也,因金钱游戏而美好也!

金钱游戏是说今早的赌局(详见前文)。天气预报说赏月机会不大,我计算得若看不到月亮的概率大于2/3就有赚,明明是大概率事件。但古有明训:天有不测风云。早上难料晚上事也!

19:xx pm

晚上七点多上楼顶,竟然见到月亮!但云层尚厚月亮化开一坨,我早上用词也精确,要见“明月”,那到底算不算看到,该付钱还是收钱?飞信群询,多位同学认为,两边都做,结果是人给我0.1元我给人0.2元,我输0.1元。

继续阅读下文

如卖雪糕般卖水果?

水果和雪糕之间,我偏好水果。

逛街时,水果不像雪糕通街有卖。偶有,也总令人怀疑其刀具是否干净,水果何时劏开。

水果是生物,雪糕是死物。如果水果像雪糕一样包在袋里卖,保质期堪忧?要下猛料防腐剂?

鲜牛奶也是三四天过期之物,但几乎没有消费者自己养奶牛,要喝奶总会去买。很少人自制雪糕,要吃也总会去买。但水果通常买回家里劏……所以即使在街上突然想吃,也会留着回家再吃?

难道只有我有如雪糕般方便吃到干净水果的需求?

包住宿与餐具

同学讨论签约公司,时会提及“包住宿”——这个词会引起Snowyy想象不适,不过此人认为即使和老公也要分房,独行意识甚强请理解。

Snowyy还想象:如果自己做老板,最不愿意做的事之一即是安排员工住宿,因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念,而且公司多份管理住宿之人事物成本……宁愿多发工资让员工自己解决。

但随后想到:住宿不一定要亲自管理,可以“外包”给专业公司。社会分工,工专其攻,更利整体效率。“求职公寓”如果和特定公司合作,大概就会变成那种“外包”模式。

脑神经突然跳转到餐饮业。提供清洁餐具和提供清洁食物同等重要,但前者似乎是件麻烦事?耗人工、耗洗洁精、耗水,耗电消毒、耗空间储存……所以也出现了洗盘子“外包”,但目前依然是一次餐具更普遍……

且慢,如果“一次餐具比自家洗盘子成本低”,何以不是所有餐饮场所都用一次餐具?既然两种餐具形式并存,推断在不同餐饮规模下两种形式成本“各有其低”……?

搜索成本对比资料未果,但搜到篇“快餐店纸餐具使用状况”调研。原来洋快餐原本以外带快餐为主,使用纸餐具为便携,但在中国本土化为即食休闲餐厅,纸餐具便携性不明显。文章有采访快餐业人士,有认为使用循环餐具影响服务速度,但也有认为不影响……

文章也提到纸餐具成本低,但仍未解“是否对所有餐饮场所成本都低”之惑……

以上,两个看似不相关之事物被此外行联系起来,多显孤陋,还请内行人士不吝赐教!

9点准时开门的商场

早上8点50分,某商场门口,等候商场开门者不少。商场门虽然开着,但保安守拦,不到点不得进。

踏正9点,开门。

原本在猜想,难道商场为了显示其严谨精确,所以严格准时开门?早点放人进去不是可以多做几分钟生意?

入内稍逛,即(擅自)理解商场做法的动因:

其一,闷了一夜的空气需要时间“解闷”。如果早开门,冷气还未流动到整个空间,空气不好;

其二,商场需要时间清洁卫生和准备货品,譬如超市内一些熟食需要时间煮熟。在一个确定的时间点开门,是对顾客在入场后能得到准备妥当服务的保证。

虽然也有一点点显得未“准备完毕”:某些区域在拖地,某些食物正在摆放上架。但9点开门依然不变。这就是管理的严谨所在?

不知其它大商场是否也如此?

古代饭馆如何点菜?

客人点菜,服务员用硬笔记于纸上,再常识不过。但,古代店小二如何记录?

用毛笔?写到一半没墨水怎办?随身带墨盒?小二不识字怎办?用符号?

电视剧常见口头吆喝,但最后埋单总要对账,猜想字据依然需要?

如果客人不识字怎办?

有同学认为像日本回转寿司分不同碟样不同价钱,也不排除……

又,在纸出现前,用竹简或木板记录?

留待考察,亦期待博闻者高见……

便宜之食,恰好也健康

通常,肉比菜贵,油不便宜,所以一个需要在“吃”方面节省开支的人,他的菜谱较可能“多菜少油”,而这恰好是比较健康的饮食结构。

在饭堂不难见到俭吃的同学,如果某日,炸鸡腿变成最便宜,他们会否每天都吃炸鸡腿?

引发我这点愚问的是纪录片《食品公司》,片中揭露的美国食品黑幕,触目惊心。

其中一幕一位妇人提到“一把菜和两个汉堡包价钱相当”,随后一位男士说“一美元可以买到双层芝士汉堡却买不到一个花椰菜……高热量食品卖得便宜是因为有大量政府补贴……”

关于“补贴”,我有个很外行的因果逻辑疑问:是因为美国人喜欢吃高热量食物,所以政府为了让他们吃得廉价而补贴?抑或是政府补贴,高热量食物便宜,所以美国人买得最多,看起来最喜欢吃?

(V)o\o(V)<<<<<<【不常识豆栏-期肆拾伍】>>>>>>(V)o/o(V)

这是一部我极为推荐的纪录片!如果您暂时不方便看,这篇《一个高科技的悖论——看纪录片<食品公司>》的内容概括得不错,可以先看看。此外,科学松鼠会的《<食品公司>与科学无关》提出不同观点,看官不妨也一阅。

優の良品,英语Aji Ichiban?!

这个博客域名是Snowyy.com,中文名却是“不常识”,偶然我会自问是否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但假如整个NotCommonSense.com或BuChangShi.com又太长且不好看。

或亦因为这点“名字不对称”,我很注意一些牌子或人名的中英文翻译。直感觉得日文写成字母通常更简洁,这点或留待日后讨论。

某日看到“優の良品”,英文是“Aji Ichiban”,怪哉,“Aji Ichiban”写成汉字是“味一番”,意译加音译成中文是“味道一级棒”,和“優の良品”神似形不似。

后来查资料才知道優の良品是香港血统,与日本无关。

原来品牌可以这样“不对称命名”,又多个常识。

口感打折的手抓饼

学校四处饭堂开有某有名牌子的手抓饼摊。酱料有三种:甜面酱、番茄酱和辣椒酱。前两酱四处饭堂都一样,辣椒酱则数饭堂甲味道最佳。就不完全观察,饭堂甲的手抓饼卖得最好。不知是否辣椒酱之功。

为应付高峰期人流,饭堂甲事先做好约30个饼。其它饭堂也会事先做,但数量在10个以下。

饭堂甲此举使手抓饼口感跌至少50%!但总能卖完。饭堂想多卖,学生想省时,实是周瑜打黄盖的关系。

因为学生不挑剔?因为学生觉得时间更重要?乍看似乎如此,但其实另有较隐蔽的一点——因为饼摊开在饭堂里面

同样需要现场做的拉面麻辣烫之类,何以不会也事先做很多碗?大概因为其现场做的时间较短,可以应付高峰人流。相对而言慢火煎的手抓饼颇耗时间。但扒炉型号一定,加盟方无法改变温度加快速度,也不能改变温度唯恐味道口感有变。(但事先做也改变口感。)

事实上,饭堂一开始就没有给学生“选择等候”的机会。饭堂甲的手抓饼摊开业不久就开始事先做,是学生建议这样做以缩短等候时间?抑或只是饭堂单方面认为这样方便学生,也增加销量?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