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大学同学

泰国明信片引事两则

昨天正调试车,收到某人电话,说明信片收到。聊着聊着我随口一句“你嫁得未?”人家竟然报上日期!

更惊悚的是-人家已经搞出人命!如果不是那泰国明信片,她还未打算告诉我吧。心淡,下次不寄她了。她成家立室生仔的消息出现在我的泰国明信片和川藏线试车之间!人生观不同所以有此般不同人生!

于是昨晚我问那些未报告收到明信片的人,12点没睡觉即时回复我的夜猫竟然全部说收到!亏我还担心多日怕寄丟。

这次寄去明信片的都是老同学老熟人。忙得连“收到了”几个字都不发,实在令我觉得热脸贴了冷屁股!

继续阅读下文

当雷声大雨点小时……

(此文昨晚快写完时突然断电,万幸wordpress有自动保存功能。为了文字上的现场感我没有修改下面的时间用语)

校规曰:考试作弊轻则记过,重则开除学籍……

事件一:同学A某次考试把公式抄在计算器上被老师发现,忘了结果是让他(以下提到的他都不分男女)擦掉还是其它处理,反正没揪他出来。

事件二:入党仪式上,辅导员要求同学互相指出缺点,同学C当众指同学B作弊的事。从同学B的叙述听来,他们班作弊者很多,B不算最严重的,那次作弊他只是带了小抄还没抄成就掉地上了,但C在那那种场合“爆料”,还说得似乎只有B一人作弊,令B极为丢脸,事实上在场的那堆新鲜党员都作过弊。

当晚B打电话给辅导员“诉苦”(囧~~),以类似撒娇的语气说“以后都不与C说话了”。从对话的停顿听来,辅导员的话远比B多(其内容我是听不到啦)。随后B有一言:“我觉得作弊也是社会上一种技能,老师你以前就没作过弊吗?”同样从辅导员说话的时间推断,他作了肯定回答,大概随后是一堆道理……

继续阅读下文

水鱼?!

昨天开了送别大四师兄师姐的老乡会,我等今天有考试的被“特许”提早离场……

送大四聚餐

因为要等会长开场白一下才动筷,菜又是放满一桌,上面的阵势的基础上还有四五碟左右追加O_O(这围10人)虽然不够早日班上的聚餐壮观啦。

这是我在这个城市吃的最豪华的一餐!注意左上角的汤,里面的动物貌似是水鱼!印象中水鱼比较贵,竟然会在学生的餐会吃到,shock!

继续阅读下文

擦黑板的善举……?

话说我们班某些男生下课擦黑板非常积极……不过会挑老师在场的时机上去= =|||

某次老师在场,但向外“远目”中,彼三男生在讲台上略略骚动仍未引起老师回眸……

于是,T同学拿着粉笔擦,走到老师旁边,说请老师让一下,要弹一下粉笔灰……于是老师终于看见这么积极的学生了!TvT

电话里的“性别歧视”……?

很多时候我都在帘内,看不到帘外的东西,但这也训练了听力……

我很久之前就觉得某人讲电话时的语气和她平时讲话有与其他人的有较大的差别。昨天她打电话去通知某事,突然我觉得她怎么语调和语速都有点变化。

电话后另外某人说:“果然男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哦,原来如此,她说那是个很可爱的师弟……

我想藉此说明什么问题呢?不太清楚,或者是“人不可听声”?!

不同的看电视的习惯

以前我提过看《彩云国物语》时发觉ZZ观察力很好的事。这学期我更多地拉高帘子公开播放,给大家带来娱乐是当然的,但也让我发现自己看电视的习惯与室友的不同。

首先我发现我看电视不喜欢旁人的“同步评论”。当我不是看第一次时,室友有讨论我很乐意听的;但如果我是第一次看,我会觉得这样受打搅,可能我看电视时头脑都比较空,我不想别人发现些什么告诉我。

想起来我在家也是这样,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看电视,因为他们总时不时冒出一些评论来。仔细想想,这似乎就是一家人看电视的目的——有个话题可聊,但我就是不喜欢。我猜室友都和家人一起看电视,问了证明猜想正解。

继续阅读下文

Wiwi转专业,宿舍变成5个人了

本周共外出吃饭3次,大概是大四毕业前最疯狂的一周了。

第一次是正式上课前,Wiwi被C同学“逼着”请客,因为她上学期数学竞赛得奖了;

第二次同样是Wiwi请客,她诡异地说“有事宣布”,我都大概猜到她会转专业换宿舍了;

第三次是昨天——她正式搬走之日,我们请她。

其实所谓“搬”也只是搬到楼上而已,见的机会还多,但如果搬校区就……

C同学的表现很与她平日feel相同,她说了很多“还是我们宿舍好”的话,略听出点埋怨的味道。L同学与她同一专业,也说了很多不舍的话,而ZZ、Peki和我都没怎样表态。我是唯一说出“欢送”一词的人。

我觉得应该让她搬得开心,所以才说“欢送”,再加句“常回来看看”。

昨晚——她在新宿舍睡的第一晚,我发短信给她。说大概她也觉得我对此事没怎么表态,因为我很尊重别人的决定,既然她下定决心转专业一定有她的理由,我最后祝她前程似锦。

我这样叫“尊重别人”还是“没良心”呢?矛盾一下……

治病的理念不同

考试前几天,突然严重头痛,绝对不能病呢!于是我多管齐下:藿香正气丸、999冲剂、白花油涂颈后和肚子再用电吹风吹。

这里稍稍对最后一招说明一下。据嫲嫲说电吹风吹颈后有疏风散寒之效,加上白花油效果自然更好。我判断自己是受凉。吹肚子是因为我怀疑睡觉时没盖好被肚子受凉,所以也热一热。

几年前看电视看到说“发烧不是病,是一种症状。”我牢记在心,一般我头有不妥我就判断自己感冒,且是初起。要做的不是退烧而是治感冒。

都不知有几年没去医院了,觉得不妥就自己找药吃。

但宿舍的人(另一宿舍也是),一发烧第一时间找体温计,如果有点高就几乎都去医院,不去的话就找退烧药吃。

“用得着去医院吗?”——每次我都这样想。发烧是白细胞对付感冒菌产生的热呢,为何要硬把温度压下来?

况且,风寒感冒发烧的话盖被子出一身汗就没事了。我很奇怪她们不知道这个我认为是常识的东西。(啊,记得出了汗要马上抹干哦。)

我知道看这篇文的人有医学药学的明日之星,指正下啦!

注:本人只讲自己的外行经验,自己的身体要自己负责。

彼三人共煲《彩云国物语》

9号考完试,下午开始ZZ就被我用《彩云国物语》封印在电脑前,晚饭也不吃了。有此一煲是因为之前我给她看过我截的图片,某日我在播时她认出并迅速起了兴趣,我就从第一集开始播给她看。

《彩云国物语》的抓人心的能力实在是高,ZZ看欲无穷尽也。而且我发觉ZZ看动画时表现出来的观察力和洞察力都非同一般,她还会提出很多很细致的问题,人的潜力真是无限啊!

7点多,狒狒过来八卦一下我们在看什么,她站在ZZ后面,提出了很多“谁”“为什么”之类半路杀入者必问的问题。大概10分钟后,她就申请了一张椅子坐在ZZ旁边看,彩云国的魅力啊!!!

一个小时后,燕子进来看狒狒为何这么久都不回去,站了不到5分钟,就坐下看了。说是一看秀丽就觉得她很漂亮所以想看。

我在基本收拾好东西后也陪她们看,狒狒和燕子都是半路杀入的,她们没看到前面刘辉和秀丽的甜蜜部分,所以都对刘辉无甚感觉,燕子感觉特喜欢朔洵。她们的讨论似乎就代表了我看过的网友的各种观点。

她们及时看完了第一季,我把《彩云国物语》的小说放进ZZ的mp4里,我说要封印她到13号(她离校之日),彩云国物语肯定有此魅力!

不想在熟悉的人面前改变,我的换血理论

ZZ平时颇胆小,她们常说要“锻炼”她。上次聚餐就特意叫ZZ去拿纸巾。ZZ当时表现出很不愿意,她们就猛说“不用怕”“没事”……我没说一句话,一来我不想逼她做她不想做的事,二来我不认为她是真不敢……

昨天我与ZZ独处,我谈起这个问题。我说:“你已经很敢做这些事情了,只是你不想在我们面前做而已。如果你参加旅行团与一桌不认识的人吃饭,你可能很自然地去拿纸了。问题在于你不想在熟悉的人面前表示自己改变了,这是一种反叛心理……”

ZZ马上表示极赞同(我都有点意外),她说:“如果和一帮陌生人打排球还自在,但与自己班上的男生就不行了。”

想不到我的理论这么快就被证明正确了。我说了我的“换血理论”:人到新环境可以很容易地改变自己的性格,可以很好地“换血”。人有反叛心理,不想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听了他们话而改变。新环境没人认识你的过去,也就没有这种顾虑。

我建议说:“你以后做什么事情事前事后都不要向任何人交代。因为事前对人说她可能会鼓励你,那就是把以前的你唤醒了,你可能就又不敢做了;事后也无需向人报告,这时的夸奖是令人很不爽的,那是在说你以前是不行的……”

ZZ说我对心理问题很有研究,谢过她的夸奖!看着她一脸深思我的理论且极表认同的样子,我为自己说得准能且帮到她而感万分满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