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宿舍之内

不开冷气一房三人组

天知道我去年旅行积了多少风寒,今年春天几乎一直感冒,到夏天则前所未有怕冷。幸在我艾灸兼拔罐之对治下,现已大有好转,起码坐地铁不像4月要外加长袖。但自知积寒仍厚,故甚珍惜这个夏天,养阳驱寒,尽可能不想吹冷气。

幸在诸佛诸天关照,在我长时间逗留的两处空间——办公室和睡房,都让我遇到不依赖冷气之人!

先说办公室,我坐窗边,朝东,通风,整个空间对流亦颇好。打这行字时正在傍晚7点多的办公室,风扇都不用开。下午暑热亦开冷气,但温度适宜,我离冷气最远也正好。

而在睡房,能凑齐睡觉不开冷气之人大概比凑齐上班不开冷气之人更难?夫妻都不一定意见一致。但天作妙缘让我现在房间齐集三个在冷气问题上意见相同之人。

继续阅读下文

“有〇〇的人”

先日,室友P忽冒一句:“我也是有暖水袋的人了。”

顿忆早前梁文道在《开卷8分钟》提到:有“精神病康复者”却无“感冒康复者”,可见即使同样病好,得过精神病依然被认为“不同”。

如此,“有〇〇的人”之说,一般用于何种场合?暂时联想到最恰当的是“我是有家室的人”,表示某个人生阶段?似多用于拒绝语境。

室友之句,则为感叹某物之得来不易?但即使对贵价物品,如“我是有车的人”,亦颇显怪异。

但“我是有驾照的人”之说却不感奇怪,概是此句表示达到可以合法开车的“人生阶段”?(倘一切顺利,12月之前我就可以如此大呼。)

此为语言不常识“听察”之一例,无意深究,浅品其趣而已。

夜半内急……厕否?

事情发生在星期一,我在4:08(看手机的时间)醒了,想去厕所,但我想到可能吵醒室友,“反正”5:50分就有电了,就死撑到那时吧……

逼自己继续睡,睡到5:38再醒,幸好,很快有电了,再忍一阵……

今天凌晨,突然被一个虽称不上巨响但足以中断与周公的下棋进程的冲厕所声音吵醒。醒来的一瞬间我没有埋怨,因为忍着不去真的很辛苦,而同时我也明白到:原来走动是吵不醒人的,冲厕所的声音才是主犯,如此不踩冲水阀用手捧些水冲一冲也可以……

我想我下次遇到同样情况都是不会去厕所吧,睡上铺始终容易打扰到人。

记住:睡前少喝水,睡前去厕所!

宿舍的若干问题,要注意!

每天有两个时刻我心情最差并强烈地讨厌住宿舍——起床和睡觉!

宿舍的某人教会我一件事——某个姿势走路会产生很大噪音的!只要是她起得比较早的早上,我都会被她走路的声音吵醒。我仔细观察她走路,发现是后脚跟和地面摩擦之故。另外她似乎完全不懂得“轻手轻脚”,拿放东西的声音很大,尤其最近她每天都要从塑料盒中拿出涂脸的东西,那噪音啊!换鞋也是如此……

如果说起床尚可以当那是闹钟的话,那熄灯后该睡觉时的手机震音就更讨厌了。真不知是哪个牌子的手机震动得如此“激动”,好几次正在睡着中就被那震动吵醒了。

继续阅读下文

“加长”灯罩

学期初我买了新的台灯,装上节能灯管。灯管伸出灯罩之外是意料之中的事,本以为只要使之背向自己就不会刺眼,但实践证明失败。于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加长”灯罩,遮住灯管。

我本想要做一圈灯罩状的纸,但几秒后就改变了主意,贴平的纸即可!于是,就有了如此台灯:

                  “加长”灯罩

没有早早写此文,一方面我不知这做法有没有人做过,似乎不很“独”;另一方面这是生活照呢,略有顾忌。

但不久前问Peki,她说没见过人这样弄台灯,这使我有点爽。另外调整拍摄角度也没露多少隐私,就发吧!

好久不见,早晨的灰暗

昨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竟发觉光管没亮,难道还没来电?我起得这么早吗?还是灯亮过又被关了呢?我继续躺在床上,看着宿舍,怎么觉得怪怪的,有点陌生感……为什么呢?

再四下望望,对了!是灯光!我第一次看见宿舍有这样深蓝的光,窗帘漏进淡淡的白光,整个宿舍很宁静、很和谐、很舒服……

太久,我都是被来电的光管亮醒,真没见过这样暗暗的又带点晨曦的宿舍呢,新一年一定会很美好!

刚好Wiwi也起床,我问她几点,她说七点了。啊!七点!我无暇继续欣赏了,起床开机做源!

恐怖,昨天宿舍招贼了!

昨天Peki进房前,看见门虚掩着,锁挂在门的锁板的一边,灯熄着,房里也没人。不久她发现自己的护手霜护肤霜都不见了,她转头看看ZZ的柜子,她的护手护肤霜也不见了。这时An回来了,听Peki讲完后,猛回头发现自己的护手护肤护发的都没了!但奇怪的是放在桌上的电子词典,在没锁的抽屉里的钱也还在。虽然没有丢什么贵重东西,我们还是立即告诉楼管阿姨,她也不能怎么样,只能提醒我们小心门户……

晚上我们全回来了,本以为我、3号和Wiwi都幸运地没丢东西。但当Wiwi想喝水要倒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暖壶不见了!之后,ZZ又发现自己还有一个水杯不见了,An也发现她的复读机不见了,气死她呢。再不久,Peki发现她挂在衣柜外的羽绒背心也丢了!本以为没丢什么贵重的东西,细找才发现还丢这么多……我们再一次报告楼管阿姨,让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突然,觉得没有安全感……

今天早上我本想加把小锁,但锁了颇久都锁不上。这时阿姨走过来,我解释了事情,她也认得我的。她说给我们换锁,她很尽责地叫我出示证件确认身份。耽误了好些时间,我跑去上课……

我负责钥匙的旧换新,当我叫3号拿出旧钥匙时,她到处都摸不到,这时我有点明白了……

中午我一回来,就看见ZZ在讲故事……

ZZ回来走到楼道拐弯处时,看见女1在开我们的锁。对面宿舍的NA走在CM前面,NA说她看着女1,女1也订着她,楼道尽头的窗口还站着一个女2,她一直望着外面。NA站在门口看着女1,女1继续在开锁。这时CM走到半路,女1就开了我们隔壁宿舍的门。阿姨跟在CM的后面,她问女1是哪个宿舍的,她说是“这间”。这时女2走过来,说“我们是一个宿舍的”,于是都进了隔壁宿舍……阿姨与CM进了我们宿舍,阿姨说她注意了那两人很久了,早上她们在各个宿舍门口走动,很可疑,叫我们小心点……

啊,豺狼就在隔壁!3号回来找了半天还是找不到她的钥匙……这时很明显了,隔壁宿舍的人捡到3号的钥匙(最惨的是钥匙上还贴着我们宿舍的房号-_-),就开门进来偷东西……

从没想过坏人与我如此接近!不过还好,是钥匙开锁而不是用铁丝开锁,安全感回来了一点。

这件事,怎么说呢,使我亲身感受到人的复杂……有点down啊!

昨天还不能理解为何那人特意不关好门让我们发现进贼了,现在有点懂了,她可能根本没偷够!太可怕了!

宿舍贴个“佛”字

这两天,看了《铿锵三人行》中讨论佛教那集。突然拿起笔写“佛”字,越发觉得“佛”字好看。突发奇想不如在宿舍贴个大佛字。我问了问室友的意见,她问:“为什么要贴个佛字啊?”我想了2秒钟,弹出一句:“因为我们都是出家人。”“哈,有创意!”其实我也奇怪怎么会有如此回答,才不急不生啊!

晚上,我就真写了。本来我想用宣纸毛笔写的,奈何书法不到家,不敢献丑(我有把墨砚和毛笔带来上学呢),就用油画棒(非油画笔,类蜡笔)和素描纸代之。写了一个大“佛”字,下面还有“我们都是出家人”几个小字,左边一个红色方框代表印章,里面一字为“空”。

还想过贴张如来佛的图在宿舍门上会怎样。在家庭门口贴会显得迷信,但在宿舍门上就显得再个性不过了!(尤其是男生宿舍-_-///)

全室一起唱麦兜!

也忘了是哪次偶然的机会,我让某人听麦兜的歌,接着全宿舍就掀起唱麦兜的热潮!初时她们都只哼,后来就想唱了。听着她们那种粤语,太爆笑了!我一字一句地教,但她们还总说不准。也是的,粤语博大精深,岂是能轻易讲清楚的!

我真觉得自己很有人格魅力呢,能影响别人非易事,当然也要我精选推介的内容有实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