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尼泊尔

想念尼泊尔

就在一个月前,几位莲友去尼泊尔玩,带了一件浓浓尼泊尔味的“佛眼” T-shirt 和一个小布包给我做手信。我还满心欢喜地回忆三年半前尼泊尔之行,想着何时故地重游。可惜,新衣服还没来得及穿第一次,难得出现在新闻的尼泊尔,却传来如此噩耗……

博卡拉、加德满都,西藏的樟木、聂拉木、定日……这些勾起多少当年二十多天尼泊尔之行欢乐回忆的地名,转眼却都成为地震重灾区的名字。看到新闻照片中倒塌的古迹民居、损毁的雪山大本营,比以往任何一次自然灾害报道都感同身受——因为我都去过,我见过那里的古迹,我住过那里的旅馆,我爬过那里的雪山,我拍过这个国家很多漂亮照片……但那些古迹再也看不到,街道、民居、旅馆也大量损毁,雪山会雪崩……那些我曾经打交道的人呢?

现在的新闻还多是讲加都,震中博卡拉的消息反而不多,但这个可爱城市损毁肯定不亚于加都。长远点想,不禁有点担心尼泊尔的灾后重建,尼泊尔本来就是个穷国,旅游业对其经济很重要(看到篇报道说占 GDP 8% ),如今古迹大量损毁,登山徒步线路遭遇雪崩,还有余震给人的恐惧,这对旅游业是何等巨大打击……唉,人单力薄,唯有至诚念佛回向祝福矣。

中尼边境,樟木小镇

2011年10月7日,日喀则到樟木,班车到达樟木之前的盘山公路长下坡,窗外的景色从辽阔的高原雪山变成高高环抱的绿树大墙,拍照屏息一两秒也不会大喘……低海拔,久违了!

傍晚到达樟木,忘记因为何许因缘,我们又勾搭了另一位女孩子SS,于是一共四人一起找旅馆。善缘真这么足,SS也是旅游观消费观差不多的驴友,我们在加都也一起住一起玩,她假期短只游了加都就回国。加都旅游旺季平靓正房短缺,我们选的旅馆已经没有双人房而有大床房,所以我和SS孖铺了几天。

不小心时间跳前,说回樟木。海拔是低了,但在樟木步行也有点小累人——这整个是在斜坡上建立的小镇!准确说是盘山公路上建立的小镇,盘山公路到最低点就是中尼友谊桥。路不宽,房子层层叠叠,建筑风格几分异域风情——有点香港的错觉?

继续阅读下文

26日尼泊尔行-19完结篇-巴克塔普尔(巴德岗)

一年前今日,身在泰国,旅程过半。至今泰国游记仍未写完,惭愧惭愧。好友Zuber同学明日即将踏出她的第一次出国,也是泰国,跟团,亦善也,我等收明信片。尼泊尔游记也终于到尾声,快写完再写泰国游记。

话说在蓝毗尼,结伴了左右铺的西安大姐和法国姐姐,同回加都。本来此组合住两人间或三人间皆可,但法国姐姐偏好住床位,因为可以接触更多人。这和在拉萨所住旅馆的主人观点一样:出外住单间像面壁,住集体床位才好玩,能见识更多人事物。

因印度排灯节(兼新年),街上张灯结彩较之前热闹,但亦因此住宿涨价且客满。难得有空房,好像本来是员工所住?就在前台旁边。先凑合一晚。次日转到中国人开的龙游客栈,旺得要加床。客栈老板现在已不是中国人,但此客栈在中国圈中较出名,几乎所有住客都是中国人。

继续阅读下文

26日尼泊尔行-18-佛诞生地前所许之愿

好像自去年旅行回来,我多次提及在佛诞生地前许过某个愿,但一直未明说,如今终于写到此篇!且听我慢慢道来……

继昨晨去中华寺做早课,此朝4点多早课钟声又响,再拔自己起身,参加韩国寺早课。

仰见满空繁星,川藏线后,ABC后,多日不见,想不到如此低海拔(70米?)也能看到。房外走廊围栏厚实,正好可充当三脚架,便试试超长时间曝光,先拍佛寺实验。一拍,成功!但角度稍欠,再试,再长时间……

于是有这张30秒曝光照。上照右边是韩国寺大殿,僧人已开始唱诵;左边和我所处一边同是寮房。

继续阅读下文

26日尼泊尔行-17-印度排灯节

本意写篇《蓝毗尼各国佛寺大观》,但还是暂时搁置或索性不写。最近审美观有变,对高楼大厦明显没兴趣,对现代新造建筑亦如是。偏好古老物,欣赏祖先们善于采光通风之智慧,而非现代仗有灯有冷气而造奇怪建筑……收回话题莫走远。蓝毗尼各国佛寺虽然多数未完工,也看得出各国为凸显其风格之心思,但始终属新建筑,气场未足……先不写。

书接上回。回到韩国寺,西安大姐带行李过来。她昨晚住在园外镇上,不知道韩国寺可以住宿,我带她登记,她也住到我的“道场”房间。我按计划参观大乘区佛寺,她亦同往。

大姐是藏传佛教弟子。几乎一句英语都不懂就自己跑来尼泊尔,而且来蓝毗尼朝圣,佩服!见她在德国寺五体投地的姿势好标准……后续数日的聊天也稍微了解到丁点藏传佛教常识,不过我净业行人老实念佛为要,先莫好高骛远,自认不是学密的根器……

由是半日已过,七八点时,几位外国友人说骑车去镇上看灯。听大姐说这几日是排灯节,即印度新年,她昨晚在镇上看到很多灯很多蜡烛。难怪昨日参观遗址在小镇地上看到不少花状蜡烛。这运气够好,连人家新年都撞上!当然凑热闹!

继续阅读下文

26日尼泊尔行-16-中华寺晚饭与早课

书接上回。话说某位同修师兄,于川藏线几度短信我,说“到中华寺必定有惊喜”,难道他也去了尼泊尔,会出现在中华寺?入尼前最后一次短信,他说“去到拜见XX师父,必有惊喜!”如是带着一个未知惊喜终于来到中华寺……

黄昏天色仍亮。我和另外两位新加坡华人朋友打算去中华寺吃晚饭。有师父在寺门,我探问XX师在否,答曰在斋堂。再问XX师是否主持师父,答曰弗也。哦呀,本来想象将拜见一位老师父,似乎不是,言则哪位?

进斋堂,咦,见到个超熟悉的身影——D老师!最初佛寺主持学习《普贤行愿品》的居士!好久没见他,何解此处,做义工?我说我是净土学习班的,是否还记得,他说有点印象。先正题,吃饭,还好这天刚好煮多够我们三个吃,就拿碗筷开动。哈,这岂只是中华风,简直是粤B风,和平时在万佛寺吃到的一样风味!

继续阅读下文

26日尼泊尔行-15-蓝毗尼,释迦牟尼佛故乡遗址

书接上回,在“道场”睡过“冻人”一觉。清晨接近5点听到钟声,此乃早课之晨钟,早课5点开始。太困,继续睡,没参与。早课为时一个钟,6点则会想起饭钟,这个倒要猛起身赖不得。

早餐同样丰盛,有种面包外表普通但非常好吃,还有酸奶……

上回提到昨日是“整个世界是一朵花”活动最后一日,他们吃完早餐,就陆续搭大巴离去。从头到尾都没搭讪,有点失败?

继续阅读下文

26日尼泊尔行-14-蓝毗尼,韩国寺首晚

个半月来,看到很多人到达其朝圣终点拉萨,颇为之同欢。而我的终点不在拉萨,而在更远的佛陀诞生地——蓝毗尼。

蓝毗尼是尼泊尔和印度交界小镇,再过十多公里就到印度。本次尼泊尔所去几处地区较分散,蓝毗尼其实更靠近奇特旺,但队友没兴趣。曾经考虑过奇特旺之后自己去蓝毗尼再自己去博卡拉再自己爬ABC,但似乎尼泊尔不像泰国易于独行,最终和队友一起去博卡拉,爬完ABC,再独行蓝毗尼。

尼泊尔路况车况都不好,此程还不直达,博卡拉到白日瓦再坐三轮车换车站再换本地巴士,前后锻炼铁屁功9小时,终于颠簸而至。

继续阅读下文

26日尼泊尔行-13-博卡拉休整

舒舒服服睡过大觉,起床,拉开窗帘,咦?雪山?!江湖传说在博卡拉街头能看到雪山是真的哦!一周前都多云看不到而已。

一楼有楼层挡,雪山只露尖尖角,但离开ABC还能见到雪山真颇为意外。匆匆抓拍,迅速走出去买面包——传说中的炭烧面包……柴烧面包?炭烤面包?反正就是火烤不是电烤。之前他们买过,很好吃。手臂长的枕头面包才50卢比哦!在ABC上见到一样的要250卢比!怨念得我决定回博卡拉必定要买到新鲜出炉的它!

按照队友前日指路寻去,哦,找到!其貌不扬有点像黑作坊,忘记面包炉什么样,也没拍照。很多面包放在外面,买了一些,用报纸包装,习惯了,吃不坏人。迫不及待走在路上就咬面包,正!(距今大概两个月前我还梦见过回去买面包,囧)回旅馆稍整理再出门时,发现有些人拿着一个大簸箕(?),卖同样款式的面包,价钱比刚才“出厂价”贵一丁点。

继续阅读下文

26日尼泊尔行-12-安娜普尔纳徒步记,末两日

【10.21】Bamboo – New Bridge

此日乃Tomo同学生日,却梦见Melon同学,梦中还听到水声、雷声……囧,是真实世界行雷落雨。雨势颇猛打得铁皮如鼓皮。哦呀,好险!假设我们晚一天上山,按这个天气大概看不到日照金山吧。而且大本营可能下雪?后来听人讲真下雪了,如此差一天而错过,算好运定不好运?不好运是错过眼福,好运在于免成雪条。

没雨衣没雨伞,难道被困山中?姐姐我想快回博卡拉吃西餐啊!上策下策仅有“等”字一策,天公关照,吃过早餐雨小很多,出发!

一路下阶为多,又多是不规则石头山路,几次有扭到脚趋势,但都凭我良好平衡力避过。(反而后来在博卡拉被街边小阶扭到,情何以堪。)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