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工作

你怎么又来了?

因为种种因缘,我又来到粤B城。

去有去因,来有来由。再次来,不代表当时离开错误。

我不后悔曾经离开,一些难题在当时难以解决;现在又来,是因为当时的难题现在都初步解决,甚或可以认为,若非离开过,便不会有现在的相对顺景。

离开的理由,去年写过,不妨以现在的心态,再写一次吧。

一、“吃饭”是核心问题,素食者的吃饭艰难你懂伐?

抓本质。这几年,精确说是近五年半,我的一切变动,都一定会考虑一个核心问题——吃饭。纳尼?不是满大街都是餐厅可以吃1个月不重样,竟然有吃饭问题?——如果你开始吃净素(无动物无五辛),并坚持1个月以上,你就明白我说什么了。

继续阅读下文

收钱不易

回来工作的其中一个考虑,是觉得打工时候,即便本职工作做得很熟练,也仅仅是业务流水线的一环,并不熟悉整个业务流程,于个人发展算是个风险因素。

这段时间为老豆公司做了些跑银行、开发票、对账、入账等等杂务,对整个生意流程多了不少了解,同时感叹“收钱不易,颇不常识”。

按自己平时的花钱逻辑,决定买什么的过程可能挺纠结,但一决定后,付钱,现实世界对方是马上收到钱,网上购物对方也很有保障收到钱。业务做完,收钱似乎根本不是个问题——但换在老豆的生意,收钱却没这么干脆,有些账还拖了很久,甚至有些估计追不回来。

且不论某些非善意拖欠的情况,即便是较为顺利的一单生意,从开始就略麻烦:报价报好,打印出来,登门到对方公司财务部门盖章签合同;结算时,对方公司要求开专用发票,于是跑去某相关部门开,要填一张很多数字的表(主要是什么机构码、账号码都很长),再之后拿发票给对方公司,这才开始等收钱。

继续阅读下文

一斤钥匙

具体没称,但单手已经抓不完那堆钥匙,起码一斤……

转眼在老豆公司“半工作半创业”已一个月,给老豆的熟人做了点练手级别的小事情,各方面都在边做边学,此处不表。

倒是出来之后,钥匙多了几套。有三个体积较大的防盗器,有两条加长版钥匙,另有普通尺寸金属钥匙若干条……

某种意义上,钥匙多意味着活动范围变广,可支配的东西变多。在粤B城的时候,只有两条钥匙,和公交卡一起放在背包手心大的最小一格。现在同是那个背包,要腾出不小的一格去装钥匙,每次找钥匙都翻上好几秒,效率较低。似乎需要一个专用的钥匙包,有空得物色下。

想来像我这样事业未成的菜鸟都这么多钥匙,那一些大老板该是有多少钥匙,随便想想:房子若干、店铺若干、厂房若干、车辆若干……三斤钥匙?做得了大事业,钥匙肯定会分给不同的人管,但自己肯定备一条,是每天背出门呢,还是放家里有必要时再拿出来?嗯,大老板的世界我还不懂……

拜拜粤B城

题目有时差,已经跟粤B城拜拜一周了,本篇记记流水。

话说6月头递了辞职信,希望做到30号,和工作中结识的好妹妹Y妹一起走,珍惜和她最后做同事的时光。公司初步批复后,我就正式告诉学习班的师父,希望师父代为宣布我要离开之事。然而师父希望我留下,到端午假期仍未在班上宣布。我在班上的职责需要一些交接,虽然我在半年前就为自己可能离开作准备,但依然希望不要走得太突然。端午节后,距离我离开剩两个周末,四次课,师父还是没在课堂上宣布,倒是告诉给几位老莲友,希望他们一起劝我留下。于是,那次课间休息,莲友问我是否要走,我说是。当时酝酿着临下课的“告别措辞”,如此间接宣布,亦省了些许心神。我简单说明事情后,有莲友理解,也有莲友极力劝我回心转意留下。

回想2013年秋,我再次来到粤B城,因素有若干,其中一点,是师父说“法缘在哪里,人就去哪里”。现将近三年过,却感觉无力再为学习班服务了。

2014年春天之前,我大致负责资料整理;春夏之交,师父主担佛事,委任我在课堂上分享;同年秋末,上课改为周末两节,从那之后,基本上我周末的安排都是“上午佛寺做义工,下午预习,晚上佛寺上课”。时间紧凑,于我打好净土理论基础固然有益,可是,我发觉自己撑不住这般强度了。平日工作用脑强度大,周末早上不能睡懒觉,午觉也不能多睡,不太有“补眠”机会,总感觉很累,休息不够。于是渐渐,佛寺早课我做不了,先是退化到做半小时多的简易早课,去年还有精力尝试背《楞严咒》,再后来,不得不彻底放弃早课,连早餐都基本吃到最后……有时,累得连念佛都不太念得出声;精力不够,预习也自觉不够深入;去年参学请回的法宝,很长时间我一页都没空去翻……不得不反思,此般生活实不可持续,太累,不能自利,也不能利他。

继续阅读下文

办公室不宜铺地毯

辞职申请已经递交,月底就离开。辞职信上提到对公司建议的其中一点是“办公室不应铺地毯”,可能没几个老板会看过这样的辞职理由和建议。

我刚入职这间公司时,就觉得办公室空气不清新,特别记得有一天早上肉包子的肉味特大,被熏着难受。即在平时,办公室总感觉略有异味。当然其实不少空间都有一些特定的味道,有些空间的味道属“正常”,有些则“略偏离正常”,这间办公室即如此情况。

如果不是因为上班约两个月后就调离开这间办公室,可能我早辞职了。当然后来的办公室空气也不好,主要是办公楼老旧,通风不良,但至少地面是普通瓷砖,没有那间办公室的异味。后来再一次搬办公室,通风比之前的又好了些,这是能在公司相对安心工作的原因之一。

月前,很不幸,又搬回我刚入职的办公室。我平时都不愿意路过的办公室,现在却要坐在里面工作,唉,不做了。

公司清洁阿姨,打扫地毯区域用吸尘机,打扫瓷砖区域用拖把。用脚尖想想都知道,吸尘机顶什么用呢,肯定清洁不干净,地毯表面很多缝隙,那些深入地毯内部的污垢岂是吸尘能解决。其“藏污纳垢”,又养着多少微生物!唉,想想都不堪入“踏”。

继续阅读下文

当看到在建的摩天大楼……

粤B城某区域CBD,已经高楼林立,不过依然看到在一些大楼见缝插针地慢慢拔起。看着那些工地,心里第一反应是:好惨!楼这么高,会新增多少人来上班!

高楼大厦,CBD,听着看着都有点高大上,想当年去京沪旅游都会特别去CBD见识一下,欣赏摩天大楼的气派,现在却只觉得它们一点都不可爱。粤B城的CBD,每到上下班高峰,地铁公交都拥挤不堪。还多塞几幢大楼,且不论上班族挤地铁,老板们不担心塞车吗?

再漂亮快捷的地铁,对于普通上班族,只是一个“过安检排长龙,等进地铁排长龙,进了地铁挤成沙丁鱼”的地方而已,而且多数上班族要在路上花近一小时才能回到房价较便宜的关外。此处CBD如是,粤B城其他CBD也如是,其他城市CBD大概也类似。

我觉得每天花2小时在路上很浪费生命,但如果一个城市“摊大饼式”发展,主要产业过分集中在主城区而城郊变成“卧城”,如此城市布局,主城区地价房价越来越贵,普通上班族只好越住越远——这样的生活体验,在我的价值观里,很不舒服。

当然大家也很懂得充分利用时间,在地铁上十有七八都埋头看手机,或煲剧或游戏或聊天,但如果不必花这么多时间在路上,用大屏幕看视频玩游戏岂不是更爽,和人当面聊天岂不是更亲密……我在路上都念佛,但不免很多干扰,我宁愿路上省下时间再在清净一点的地方念佛。先进的交通工具看似缩短了距离,但未必真正省时间。小城市,步行、骑单车、骑摩托车,15分钟内能上班上学——我更喜欢这样的城市布局。

城市交通往深里讲,涉及城市定位、规划、产业聚集等大问题,够写汗牛充栋的书。这个城市既然长成现在的样子,想必也是经过很多相关专家贡献其专业知识而成。横看成岭侧成峰,他们认为这样的城市很好,我却觉得好惨……自愧才疏学浅,提不出何许有益建议,祝愿以后的城市建设更友好。

 

我还会调戏人

新老看官看到不少“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佛教博文,会不会以为博主是整天板着脸的冰山?其实还好,或该说因人而异,对着有些人确实会开心不起来,见到另一些人则自然就很开心,而且能被激发出开玩笑的口才。

办公室的Y妹就是如此一位,此君名字有两个字,后一个字与我最后一个字相同,而她网名和英文名与我名字中间字同,名字算是颇有缘分。又此君身材高大圆润,按博主浅陋见识,同等身材之中,最可爱者当数此君。所以搬到同一办公室后,时不时就去调戏此君,弄得办公室颇为热闹,据说如果她请假或我请假,办公室就变静了。

不同时间地点有不同状态不同表情本属正常,只是想到如果一个熟悉某种状态下的我的人看到另一种状态,会不会觉得很奇怪?比如看过我穿海青庄严认真地念佛的人,肯定很难想象我工作中烦躁的样子;见过我调戏同事的人,大概也很难想象我穿海青念佛的认真。

综合来看,时间地点人物三要素中,还是人物最重要。自我感觉对着不同人反应相差较大。所以看缘分,有缘者会看到温驯搞笑的兔子,没缘者会看到冰雕兔。

本篇没甚主题,随便碎碎念一下。

工作碎料几则

工作中接触不少杂七杂八资料,如果有心吐槽,还是可以多上博客除草,奈何时间不由人,临屏瞌眼瞓……难得稍空,且贴上碎料几则:

1、明星穿出大路货味。某牌子服装,请韩国某当红男艺人代言,在地铁上看到此人的广告,还算有几分“星味”,但穿上彼家衣服,却像街头随处可见的路人……如果那牌子是走大众化路线,设计倒相当合符定位。

2、小学生数量。教育部统计的2013年“每十万人口各级学校平均在校生数”,1991年,小学是10502人,到2013年,这个数字是6913;相比高等教育,这两个数字分别是304和2418。后者显示出大学生多了,这个比较明显;而前者,即便算上人口总数约1.1倍的变化,小学生总数量还是打了七折,算是计划生育和人口结构变化的数据体现吧。

继续阅读下文

经常遇到的路人

年初一没出门,宅在家码了些字……

粤B城的三点生活:家里、佛寺、办公室,颇为规律,尤其早上在佛寺吃完早餐到坐公交到办公室这一路,每天时间比较精准,由此也会高频率地遇到一些路人,有些频率是“每天”(工作日),有些频率是“经常”。且以一天遇到的次序为序,略写一下其中几位……

1、行动不便的老阿姨

介乎叫阿姨和老太之间的年纪,且混合叫老阿姨。这位老阿姨可能膝盖有病患,走路腿僵直,表情也有点僵,小心地碎步慢慢移动。猜想她是要求自己每天必须这样走路运动,否则双腿可能更容易报废,多少老人一坐了轮椅就离不开轮椅……见到这位老阿姨的频率相当高,因为她的晨运路线部分和我从佛寺走到公交站的路线重合,所以几乎每天见到,只差见到的位置不同而已。

见到这位老阿姨,不禁感叹人身无常、健康可贵。好像她不会运动到佛寺,如果可以教她念佛就好了。早前某日,这位老阿姨扶着路边的栏杆很艰难地侧身向前挪动,我匆匆走过,猜想她会不会突然走不动,我可以借电话她打给家人,就忍不住回头走到她旁边,问是否需要帮忙,她笑笑说不用,我猜她会不会顾忌陌生人,我就说我们每天都见到,不过老阿姨说自己走没问题,我就笑笑离开了。这是我们唯一一次对话。后来,每次见到她,都是扶着栏杆慢慢挪动,大概是双腿病患恶化了……祝福她。

2、公交上的两个女生

继续阅读下文

古人读书摇头

一天8小时对着电脑的工作真是伤眼伤颈椎。前阵子要求自己多做“转眼珠”运动后,眼酸痛颇见好转,由此深感局部运动平日过分静止部位之必要。

某日在办公室,以颈部为原点,做头部圆周运动,幅度尽可能大,若干圈后果觉颈部舒服些。继续转圈时,突然想到,古人读书也是这样摇头,咦?太有智慧!古人是不是早就知道这样可以预防颈椎病?

马上问度娘,见除了预防颈椎病,还有预防近视、防止瞌睡等用意,而且也能更好地融入文字的韵律和节奏,利于记忆。古人真有智慧,一摇多得!所以很快我就养成了常摇头的习惯,舒缓颈部疲劳果然不错。

下面插播一则略偏题又略靠题的小事: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