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左手

嵌合体脸,哪个更高兴?

下图拍取自《右手,左手 – 大脑、身体、原子核文化中不对称性的起源》(英国,克里斯·麦克马纳斯)。

请看这两张脸(原文建议看着鼻子),哪个看起来更高兴?

这是本四百多页厚的书,如同其副标题所言讲述了很多不对称现象,亦探讨其原因。现选取一点与博友分享。

继续阅读下文

亲自送出5张涂鸦卡片——记暑假在家的最后一天

香港行的游记暂缓,稍后要收拾电脑坐火车回校了,出门前一定要趁热写下此文。

一年前的暑假,同是要回校的这个清晨,我翻同学录感触良多。同样的事这次我在2天前做了,脑中涌出很多回忆。看到那些生日日期,自己真没甚良心,没记得几人的生日。即使是记得生日的好友,也好像没点送过礼物,日前的香港行又受了点刺激……所以,我想想画画补送生日礼物。

稍作询问得知我可以送给5个同学。但我都告诉她们不要太期待。因为很多杂事忙,而且我完全没有想好画什么!自己说是乱涂鸦但也不知涂什么好。

昨天中午米共同学和小蔚同学就要走,而我今天走,时间很紧迫,so……

→→→我前晚买了素描纸打算通宵没成功,昨天4:30am起床!把大纸9等分就耗我半小时(3等分很麻烦- -|||)。5am画到10am闭关房间画画,画完之后还小修小添1小时……

继续阅读下文

学做左撇子的右撇子

左撇子被逼用右手大概会发生在全世界10%的人身上,而这里有个右撇子却想把自己训练成左撇子……

大概从知道右脑的功能开始吧。那时看了很多关于右脑的书,知道右脑发达的人很有创意。而我对“创意”二字非常着迷,所以我决定开发右脑!而常识告诉我使用左半身就是在用右脑,于是,我就渐渐开始训练左手……

事实似乎比那更早。我很记得我在五年级的某篇日记就用左手写,当时只是很单纯地想左手也能写字,这样就可以双手同时开工做作业了:>_<:而再追根溯源应该是因为我表弟是左撇子,他被“硬改造”用右手写字,但他仍用左手使筷子。也许是那点竞争心驱然吧。

不管怎样,我渐渐地开始多用左手……

最先当然是用左手写字啦!最最初的时候真的连笔也拿不稳,常常是右手也拿着笔教左手。重新学写字也让我体验幼时学写字的情景^_^较为疯狂时我还用左手做作业(突然闪过小学的场景,原来这行为小学就有!)。最狂的当然是用“左手+繁体字”写日记啦,初二的日记都是这样的!就是初三功课忙了才改回右手。广东人看繁体字大的,会看但不一定会写。而我那时写日记也是不停查字典,我的繁体字功底很主要是这样来的呢!

下一个进攻的领域就是筷子!上面也说是受表弟影响。初初练时只是偶然用一两次夹些易夹的,颇狼狈的呢,夹了N次仍夹不起来。坚持过又放弃过,不知是高一还是高二我的“左手筷子功”练成!某天我在午餐时用左手,晚餐时用右手,都被班里的男生看见,甚为惊奇!用左手筷子好,座位挤的时候坐左边用左手就不会碰到别人啦!

高中开始我在运动方面非常偏重左手。学玩足球时我让左脚先学;踢毽子我也是特训左脚。在此一定要提帮我训练左手羽毛球的“Mountain”。在与人用左手对打前,我已经用副颇重的木羽毛球拍对着墙打了两个暑假(也多得那重拍训练了我左手的力量)!但技术仍然一般。幸好有这个好Mountain不介意陪我经常捡球,我的左手正因为有她这个partner,我的左手球技才会进步得这么快!同时我的右手球技也不知不觉中进步了。

后来打羽毛球时,同学见我出左手以为我故意让她们以示自己的厉害。其实我的右手不比我的左手厉害,而且左手用多了更显得得心应手。之后打板羽球我一拿起来就是左手。

也正由于我左右皆能,高三时“发明”了双手一起打球。一般是左手执板羽球拍,右手执羽毛球拍。真的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除此之外我还用左手使鼠标、刷牙、按电话、听电话……

左手鼠标是高二开始的,初时鼠标很不听使唤,但很快就习惯了。这样有个很方便之处就是可以左手滚屏右手抄写东西。

左手刷牙已经非常习惯了,右手反而退化了。在宿舍Wiwi见我用左手刷牙觉得很爽,但她试一下就没有继续了。

自从我开始多用左手后,我似乎对右撇子偏用右手这种理所当然的行为略感不顺眼-_-尤其是因为用右手听电话而偏重右耳……

最近我训练的是左手画画,因为左手写字不太符合汉字的书写习惯,而且字经常要见人的,左手字怕较难练成。而画画就不同,生疏就当是刚学画画的幼儿园时代刚学画画啦!

学做左撇子的同时,我开始很注意别人的用手习惯,当中也受了柯南影响,因为他很善于观察一个人是否左撇子。这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近来观察最多的就是在饭堂留意别人使哪只手筷子,而且还发现左撇子还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