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广告

困了累了,喝XXX?

搭地铁经常看到两个提神饮料广告,其中一个的广告词是“困了累了,喝XXX!”某日加班,又在地铁站看到这个广告,突然深发感叹:困了累了,应该赶紧睡觉,而不是喝提神饮料……

还有一个饼干广告,描述一个小孩很听话,早上起床后会自己找饼干吃,由于饼干有营养,所以妈妈放心,广告最后是小孩亲切地说:“妈妈,你以后就可以多睡十分钟了。”唉,看似温馨的广告,岂不是道出现代人连多睡十分钟都觉得很难得很宝贵的缺睡眠苦况么?

“忙”字者,“心亡”为“忙”。五月初外出请假了几天,然后整个五月几乎每天加班。因为请假减掉的工作任务量其实比正常速度完成的要少,也就是说其它时间要补回更多,效率提高不了,只好补时间,但补了时间,睡4、5小时又睡眠不足,影响白天工作效率,恶性循环,疲惫不堪,甚至真有点心脏不舒服,心慌慌的感觉。

继续阅读下文

儿童奶粉广告中被对比的角色

某儿童奶粉广告,讲述一个孩子弄脏了画,作要哭状,而另一个喝了某奶粉的孩子比较聪明,巧妙地把图画的“脏”色点改画成太阳,然后皆大欢喜的故事。

未经统计,纯属直觉觉得,不少奶粉广告都有类似套路,讲述吃了自己牌子奶粉的孩子更聪明等等,见多也觉得常识了。这次看广告,注意到那个被对比的不够聪明的孩子,用手擦眼睛作要哭状,其实也是遮住脸,看不出来是谁,所以这是为了避免孩子被贴上不够聪明的标签?此外,他父母会怎样想?扮演聪明孩子肯定都乐意,但扮演被对比的不聪明孩子,会否不容易说服父母让孩子出演?

联想到某些电视电影,大人拍死亡角色是为专业为工作而且明知道是演戏或可以百无禁忌,但让小孩演一个死亡角色,父母心态真好,不怕不吉利?

愁眉苦脸地卖贺年广告

楼道某牌子某产品的贺年广告,某人穿着颇喜庆的服装,作拱手贺年状,唯一不太搭调的是表情,第一次见到就印象深刻——这个演员怎么回事,一点都不开心的样子来卖贺年广告?

此牌子还不是山寨牌,算比较有名,应该不至于没钱请不到合适的人吧,难道正是利用这样反差令人印象深刻?(深刻效果还真达到了,不过印象非正面而已。)

后来某次,才猛然注意到大屏幕下的小屏幕写着这位“演员”的名字,囧!这位兄台才不是演员,而是某领域的名人!原来此大牌子请此人卖广告,外貌表情都不重要,人的分量最重要!

我几度怀疑自己是否对此人的表情判断出问题,直到某次等电梯时,听到旁边一男一女聊天,女的说:“这人贺年怎么看起来愁眉苦脸的?”哦,原来有同感的不是我一个人。

具体什么广告就不明说了,如果那个广告覆盖面够广,也在你家楼道播出,你会知道我在说哪个广告。

从卫生巾广告的左右对比图想起……

昨日,等电梯时看到某牌子卫生巾的广告,卫生巾广告例行有“本产品”和“其它产品”的左右对比画面,我不太在意地看着屏幕——啊?左边的卫生巾表现不好,右边的才是“好产品”?!

瞬间不常识雷达竖起,怪哉!何解我会盯着左边画面看?因为我期待着好产品在左边——但结果在右边?而我之所以有好产品在左边的直觉,应该也是长期看广告的下意识,很多纸尿片、洗衣粉之类的广告,好产品不就在左边吗?是我记错还是确实两种广告都有?如果两种广告都有,则哪一种更符合人类视觉习惯?

浅搜索未找到答案。然后逛淘宝,见到某鞋页面,好产品在右边;某迷你电饭煲页面,好产品则在左边。

所以似乎答案是两种广告都有,但哪一种更符合人类视觉习惯仍未解。

结尾偏题:迟到地讲声新年快乐!博主每年总有一段时间在博客养草,各位请见怪不怪。2014年竟以卫生巾开篇,博主亦略意外,不过自认为本篇还是颇有不常识味道的。希望2014年继续时不时产出不常识风格博文。祝各位新一年吉祥如意!

床褥广告,西人夫妇?

看到某大幅户外床褥广告时,注意到两位广告模特是西人。直感觉得似未见过国人,或东方人,拍床褥广告。

又引申想,还有什么东西几乎只见到西人广告?只想起一种——内衣裤。

Snowyy一城一地的见识有限,难以观察统计。各位博友如有兴趣,不妨观察下这点常识?回头告诉Snowyy则更拜谢!

以上,亦是“常识生活之不常识观察”的小小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