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思考

电商产品和超市产品的包装不同

循例写前一搜,相关资料比预想中少,有一篇《电商时代商品包装在发生变化!》,总结得不错。

那我要聊什么?说一下为什么会发现这个问题。

前天发的买电脑检讨文的第三小节,我说“网店有一个特点,页面信息量大,足够商家把商品详细信息都标出来,任看任对比……”自己写出这个常识,倒感觉有点不常识:电商产品既然在页面上已经有足够位置把想说的都说了,那在实际包装上就可以比超市产品更简洁咯?

刚好,昨天看到某互联网品牌姨妈巾,其包装正是走极简路线。从度娘图片搜索看到其只有背面印了产品信息,省却了超市姨妈巾几乎肯定有的产品形状图和尺寸表。

电商产品通过包裹运输,里面放的东西可以无比灵活:加份小礼品、加张小卡片、加张海报、加张优惠券、加张说明书、加份小册子等等,尽情想象,说加就加。但超市产品要做到这点相当不容易。

继续阅读下文

本来可以是一场家庭show……

一位老人新买回一把秦琴,正调弹按拨,奏拿手之曲,不亦乐乎。

家中一位7岁小孩闻曲起舞,还拿起两面小旗如啦啦队助兴般手舞足蹈。

其父刚好背对着小孩,没看到。另一位老人正埋头收拾琴的外包装什物,也没看到。弹琴的老人应该看到小孩跳舞,但没出声。

我站一边,按常理我似乎会笑呵呵地叫大家注意看小孩跳舞,但当时我没出声,单看。

小孩挥着小旗蹦蹦跳跳,跳到琴外包装纸箱旁,那位收拾纸箱的老人说:“哎,走开啦,别踩过来!”小孩倒是笑容不改,在旁边再跳一下。其父转头看到他,也没说什么。小孩再跳不到15秒,就放下小旗,不玩了。

叙事完毕。

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我知道的另一个家庭。剧情发展很可能是:

继续阅读下文

为浪费劳碌

看过一些旧文的博友大概知道我很重视节约资源,很看不惯人浪费水浪费食物等。其实,任何形式的浪费,我都看着心疼。

过去一个多月的外出,在来去两趟火车上,刚好都碰到不用水却不关水龙头的人:一次是一位老奶奶水洗下毛巾给小孙子擦,水龙头不关!回过头洗洗毛巾再擦,还是没关!我站在他们旁边刷牙,很想伸手关掉,却没敢……第二次更奇葩,一位女士,头发挺长,她开水龙头弄湿一下梳子,然后梳头,水龙头却由着开!我也是在旁边刷牙,估计约3分钟,水龙头一直开着,而她只用梳子沾水三下,每次两三秒!

两次都是刷牙碰上,按共6分钟算,真正用水大约不到30秒!剩下的2.5分钟水都被浪费了,用分数算就是用1/6,浪费5/6!唉,看着心疼也心急,但就是不敢伸手关掉——为什么我要假设关掉水龙头别人会生气甚至起争执,常识还是不常识?

继续阅读下文

汽配店与栏杆

每天早上路过的某人行道,宽约3米,靠路边位置有长宽高都约1米的石花坛,花坛沿人行道每隔6米一个。不宽的路面却设置占道1/3的花坛,路面“有效宽度”剩2米,不太合理,如果前面有两人并排走,后面的人就不容易超过。以前,这条人行道没有栏杆,要超过前面的人,可以走到车行道的边上一下,再回到人行道。

约两个月前,这段路开始修栏杆。栏杆高1米许,可以阻止行人在非马路口过马路,可能在汽车撞上人行道的事故中起保护作用。不过我第一反应还是觉得多余:这是交通支路,虽然沿路有两间学校上学放学时间交通有点繁忙,总体不算多车,且是居民区,路边不少小店,横穿马路在方便居民的同时也不算影响交通;此外,石花坛也能起到保护作用,加栏杆路就更窄,实在没必要……

这条路的行车道是双向四车道,修路那天,靠人行道一边的车道有一堆砂石,未安装好的栏杆直接靠车行道方向横躺,两条车道只能走一条,造成那天早高峰时间特别拥堵。施工细节实在不够体恤民情。

继续阅读下文

70%

去佛寺做早课,自夏天以来就迟到不断,迟到区间多在10分钟左右。不知何故,就差这10分钟,死活起不来。如果把闹钟定早10分钟,反而更起不来,迟大到。好多时候会不想起床去佛寺,想直接上班算了,但这个无赖想着佛寺的早餐,还是坚持去佛寺做早课。知道自己根性差,也放松要求——必须去佛寺,迟到也要去。因为即便严重迟到,如6点半才去到佛寺,还是能做20分钟小早课;如果不去佛寺,就会连早课也省了。

另有件关于工作的小事。经过几个月攀爬学习曲线,直属老大说该懂的也就懂了,不懂的也学不会了,但懂的也很快到瓶颈,从0学到70%不难,但再往上提升,难度就大很多。

一件事,做到70%,似乎不难,但从70%提升90%,很难,从90%再提升到99%,更难,剩下的99%到100%,甚难——这应该是很常识的道理,但我是最近结合上面两件小事,才对“越往上越难提升”的体会深刻。如果做到100分,实则内里有起码120分的“料”了。行百里者半九十,因为剩下的十里最坎坷吧。

知道原理就要解决,早课的问题比较明了:先是要做到刚刚好不迟到,但这样是没时间穿海青的;所以进一步是略早,刚好够时间穿海青;再高点要求,就是悠闲淡定地走过去,刚好够时间穿海青;更完美些,是悠闲淡定走过去,还有几分钟的提前,可以止静一下,再开始做早课;再加码,是无论普佛与否,都不迟到(普佛会提前15分钟做早课);最完美,是做到上面每一点,而且是每天都做得到……大问题分解成小问题,等我研究研究怎么有效对治。不知道研究出来会不会触类旁通?

从卫生巾广告的左右对比图想起……

昨日,等电梯时看到某牌子卫生巾的广告,卫生巾广告例行有“本产品”和“其它产品”的左右对比画面,我不太在意地看着屏幕——啊?左边的卫生巾表现不好,右边的才是“好产品”?!

瞬间不常识雷达竖起,怪哉!何解我会盯着左边画面看?因为我期待着好产品在左边——但结果在右边?而我之所以有好产品在左边的直觉,应该也是长期看广告的下意识,很多纸尿片、洗衣粉之类的广告,好产品不就在左边吗?是我记错还是确实两种广告都有?如果两种广告都有,则哪一种更符合人类视觉习惯?

浅搜索未找到答案。然后逛淘宝,见到某鞋页面,好产品在右边;某迷你电饭煲页面,好产品则在左边。

所以似乎答案是两种广告都有,但哪一种更符合人类视觉习惯仍未解。

结尾偏题:迟到地讲声新年快乐!博主每年总有一段时间在博客养草,各位请见怪不怪。2014年竟以卫生巾开篇,博主亦略意外,不过自认为本篇还是颇有不常识味道的。希望2014年继续时不时产出不常识风格博文。祝各位新一年吉祥如意!

注定短命的“暴露了很多缺点的博客”的博客描述?手机更博客慎重啊!网络不好丢失大半篇文章!话说这本来应该是篇博客生日文T_T,T_T,T_T

标题要长!开博以来最长!泪眼表情要三个!才能表达现在哭笑不得的无奈感受!为什么偏偏发生在今天9月1日?明明是Snowyy.com六岁生日,本来打算写篇博客七年纪念文的喜日来的……T_T

话说半个月前的8月12日,我写了篇长文《暴露了很多缺点的博客》,而且是凌晨12点被脑中的句子翻腾得睡不着,起身写了4小时,白天再从10点多写到15点多,又5小时,共写了9小时!

随后因七夕,公公大寿,回家一趟,大概在某个网络不稳定的场合,用手机改个错字还是润色语句之类,再提交时就丢失了几乎大半篇!但写过的文我通常很少再看它,所以一直没发现。(博友们怎么不指出啊,别顾我面子嘛。T_T)

其实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某篇北京游记,事隔几年我才发现它的尾部断了点内容。我不排除现有的博文有个别也存在这个问题,但千多篇博文,暂时无力一一排查。

继续阅读下文

大剧院与体育场

于粤A城游过数日,发表一点普通公民的、外行的、主观的感想。(定语好多。)

按时间顺序,先看过大剧院的外观,好大一坨建筑。其后看过些其它小剧院,如第13号剧院、黄花岗剧院等,小剧院都不近地铁,外观较为旧式。我很粗糙地疑问:为什么大剧院要做得如此之“大”?同样的钱分开几个小剧院坐落于城市不同区域,让市民更方便看到话剧岂非更好?在同样交通便利但不算黄金地段的地方地价还没那么贵,演出票价也能更亲民些?

不过,在黄金地段的巨型艺术建筑看话剧,通常会让人觉得更有面子。加上演出话剧其实挺累人,所以演员们也偏好在大剧院一次演出给很多观众看,而不喜欢在小剧院演多几场?呃,Snowyy是喜欢偶然抛些问题但不求甚解之人,对上面一堆问号都是胡乱自问自答完就算。

继续阅读下文

一个极端假设而已……(补充篇)

前篇提及我看到某对夫妻,会想假设他们孩子死了,他们肯定离婚,他们靠孩子勉强维持关系……这起心动念要忏悔,但我此想法并非无故妄念,下试述其由。

他们是离婚后再婚夫妻,再婚前各有一个孩子。第一次离婚后各自单身,重新恋爱找新伴侣,正常。后来,“搞出人命”,按计划生育政策如果生下来要罚款。“要不要”这个问题他们肯定考虑过,最终由于种种因缘,孩子生下来,他们也为此而再婚。

孩子现在是幼儿园年纪。其实早在孩子刚出生不久之时,我就觉得他们之间没有了怀孩子之前的甜蜜气场,女方讲话总是气冲冲,好在男方较憨厚不至于吵架。我以为这是轻微产后抑郁,或者照顾孩子晚上总睡不好脾气不好而已。时间后推,女方硬邦邦气冲冲的讲话方式毫无改善且越见其甚,男方依然憨厚但也会牢骚几句,总之是非常不和谐的气场。

按说夫妻吵架难免,床头吵架床尾和就好。但我看着他们不得不把评判标准下调:“床头吵架床尾和”还好,“一个月有半个月在吵”也不太坏,相比“不和谐的临界吵架(指未互相吵但讲话语气一直不好)状态”比例占90%以上而言……

继续阅读下文

一个极端假设而已……

某对夫妻,我有时会冒出一个妄念:如果他们的孩子突然死了,他们肯定离婚。

阿弥陀佛作证!我每次冒出这个念头我都忏悔不应该,实在有点恶毒……但我绝没动念对那孩子怎样,只是世事无常,我作一个极端假设而已。

靠孩子“勉强”维持着夫妻关系……局外人我看到这点,也只看到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