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摄影

四天内的面相改变

竟然1月20日才有2015年第一次更博!套个俗句:一天不写博,自己知道;三天不写博,熟人看得出;一周(以上)不写博,是人都看得出退步。无法,一忙二累三眼痛。早前元旦放假三天带了电脑回家都没开过机,想远离屏幕甚也。再者,忙犹可设法挤时间,但眼睛酸痛实在无法逼自己看电脑,工作要对着电脑8小时已经伤眼非常,还好最近学会自救,做“转眼珠”运动,酸痛稍见缓解,遂爬上来除草。

题目所指之事发生于是上上周末,以此作2015年第一篇博文,颇有辞旧迎新,新年新气象之味。

2015年1月10日,周六上午,去家附近某照相馆拍证件照。毕竟证件照要对着好多年,所以拍前亦好好整理衣服头发,打起精神,佛号不断(念佛可令人面相转好)。如是,拍照后瞥一眼屏幕,还不错,只是觉得背景有点阴影,当时想反正会被PS掉,就接受了那张照片。

继续阅读下文

2012年七一香港佛寺一日游(下篇)

(生硬地分开上下篇的下篇开始)

3. 荃湾,东林念佛堂

又转乘到荃湾,想参访东林念佛堂。当时还没去过东林寺的我,对这与净土祖庭同名的念佛堂相当感兴趣。去东林念佛堂要转一趟小巴,从荃湾站出来还要走一段不算太近的路到兆和街才能转小巴,请礼貌问路,到兆和街会看到不同车次的小巴,要找上“芙蓉山”的。地铁一日票对小巴不适用,请准备好零钱或使用八达通。

司机不知道东林念佛堂(你可以改问“南天竺寺”,基本同一地方),囧,所以剩我一个人搭到我去总站,又让我坐车往回一点路,到我见到两居士下车的地方。其实搭到总站也没差几步。一路走下来会见到很多佛堂,也多是民居改建,我很喜欢这样社区型,和日常生活密切结合的佛教。大陆也是宗教自由,不过类似这样的大概叫“结社自由”,尤其宗教方面,限制还是比较多。

再次听到有人说拜梁皇忏,本日第二次遇到,流行拜忏?

继续阅读下文

在拉萨最后几小时,雪中的布达拉宫(终于清完2011年所有游记!ToT)

布达拉宫,这一拉萨地标建筑,国庆时参观还要凭身份证提早一天预约,所以即便我提前知道没有淡季减价门票,我也不会国庆去。但也正因为之前悠闲过头,搞得我最后匆忙得有点狼狈。

2011年11月5日,上午悠闲地参观完大昭寺,以为下午正好去布达拉宫,可惜去到才被告知布达拉宫参观时间到下午1点开始不开放——才刚过1点没多久啊!这下尴尬,已经买好火车票次日离开,火车将近12点开,火车站离市区还有点远,而且我没去过,还不知具体要花多少时间。布达拉宫上午9点才开门,听说参观时间要2小时,那我11点才从布达拉宫赶去火车站,距离开车时间约45分钟——即使打的赶车也很险!

难道不去?来拉萨不进布达拉宫讲不过去,而且下次去拉萨都不知何年何月,怎舍得不去地标,门票一百是贵些,但宁愿粗糙游览也好过不去。

于是,6日清晨,驴友还没起床,也就未能告别,背上所有行李去布达拉宫——早知道不买这么多手信!在又寒又干又缺氧的空气里背着重背包快步走绝对不好玩!这天早上特别冷,大阴天,手提着东西不得不露在外面,冻得僵硬。

继续阅读下文

拉萨闲游,色拉寺看辩经

2011年11月3日刚回樟木,找到赶回拉萨的空车,砍了下价也划算,就包车回去。一路的风景和来时同而不同,雪山多了,一个月前没雪的大地也铺上很多“雪条”。从低海拔回到高海拔,在车上晕晕乎乎似乎有点高反,而且,空气比一个月前干燥得多,呼吸不太舒服。

司机本想一路开回拉萨,但后面我们发现他很困要睡觉的样子,就建议在日喀则睡一晚,养好精神再回拉萨,以防万一。司机本来不愿意,结果还是被我们说服。

4日上午回到拉萨。住到某间青年旅舍,收拾一下马上开始参观拉萨剩下的景点。先去色拉寺,听说有辩经。而且,过了10月,应该开始传说中的淡季半价门票——买门票时,原价!人家说没有淡季这回事!来到门口难道不进去,贵也要付钱。

这是正正经经参观的第二间西藏佛寺。和扎什伦布寺的感觉类似,我觉得自己没好好拍出藏式佛寺的美感,即便不与7月的泰国佛寺相比,就和刚刚过去的尼泊尔佛寺比,相对还是拍得没那么好。氧气含量多少影响了发挥?

继续阅读下文

后藏的318,老定日看珠峰

2011年10月7日,和新结两位“驴伴”搭上从日喀则到樟木的班车。班车行驶318国道,当日骑川藏线,我说要去尼泊尔,基本上人家下一句都接着问“你骑车去啊?”非也非也,不过我出发前看过一篇从成都骑到尼泊尔加都的骑行记,也确曾考虑过要不要骑去尼泊尔——骑川藏线头几天这个念头就打消了。后藏的318:海拔高,风大,天冷,人烟少……队长说相当于2个川藏线!菜鸟退散,或请买票搭车。

上午路景,一片片高原远山,变化不大,应该有路过一些名山,却没有人科普何许山,颠颠簸簸好睡眠。

中午在一个小地方吃饭——老定日。我不太记得当时什么情况,却发现我没有在老定日拍珠峰!明明这里看到珠峰!可能因为远而显矮,看着不像世界第一高峰,也没人及时科普——真个是“不识珠峰真面目,只缘你在群峰中”。11月从樟木返程时再次停留老定日,才拍了老定日的珠峰!

继续阅读下文

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小记(内文偏题)

有一个奇妙的缘分,之前写尼泊尔游记提过好几次,在此不介意炒炒冷饭。

2011年10月4日,去尼泊尔大使馆拿签证,正好有两个女孩子排我前面(还是后面?),听她们聊也是打算搭班车去樟木再去尼泊尔。(所谓“班车”即车站车,相对“包车”而言,班车比包车便宜些。)而且,她们也签了一个月,想爬ABC(安娜普尔纳大本营),大多数人都只签半个月。我当时想虽然不怕一个人去尼泊尔,毕竟自己在泰国也玩过18天,但尼泊尔好像难度高一点,而且我还打算爬ABC,刚在川藏线感受过团队的力量,那样的徒步挑战,或许有同伴有个照应也好。

所以,我搭讪,并留了她们的手机号码。哈哈,之后就开始一连串的奇妙缘分……

继续阅读下文

拉萨闲游,大昭寺小记

2011年10月4日,拿好尼泊尔签证,送走车友,邮走爱车,旅程的第二章即将开始又还没开始,闲得没事,拿着相机逛逛大昭寺附近……

对于喜欢拍人物的摄影师而言,大昭寺附近或许是一个逗留很久都不会闷的地方——太多人,各式各样的人,尤其聚集了磕长头的人和转经筒的人。可惜Snowyy这菜鸟摄影师,相当不擅长拍人物:首先因为我觉得人摆pose弄表情很不自然,不喜欢拍就拍少练习少;我对“偷拍”倒有点兴趣,在人不发觉的时候抓拍,拍出来的人才自然,不过我对一般路人也没兴趣,到2011年7月去泰国,才觉得偷拍路人好玩,西藏同理。

单反菜鸟的我,又兼人物摄影菜鸟,所以我对一个问题很后知后觉——光圈小了(即F值大),景深深,人物不够突出。我发觉自己用单反有点死脑筋,在泰国时几乎全程大光圈,回来后看了些资料说拍风景要大景深就调小了光圈,拍照时几乎不调光圈值,我大多数时候拍风景问题不大,到拍人物依然用小光圈就会效果打折……

继续阅读下文

23日骑行川藏线-23-第二十三日,松多-拉萨,终点!

D23. 松多(K4456 海拔4288)-米拉山(K4484 海拔5013)-日多乡(K4508,海拔4370)-墨竹工卡(K4563 海拔3830)-达孜(K4610 海拔3700)-拉萨(K4632 海拔3650):柏油路:176km,总里程:2166km

2011年9月30日,川藏线骑行终于到了最后“一天”——这是对别人而言,我本意要拆成两天,好想去墨竹工卡的直贡梯寺看天葬,但结果我也一天冲到拉萨,还赶了大段夜路。结果,这天成功包揽川藏线三最:翻过最高海拔的山(米拉山海拔5013米);单日骑行最大里程(188.8km);到达时间最晚(晚上10点半)。

早上6:25拍了张房间照,傻瓜式记录房间的简陋以及还没天亮的起床时间。摸黑去了屋后数十步之外的木屋厕所;又,松多没有自来水,冻了一夜的桶水冰冷冰冷,兑点热水简单梳洗;再,旅馆的人给我们煮早餐,烧开水给我们灌……准备就绪,推车而出。川藏线最后一座山,最高一座山,最后一程路,在天刚微亮的7:16,开骑。

继续阅读下文

23日骑行川藏线-16-第十六日,然乌休整

接上篇,继昨日骑车到八宿又赶搭车到然乌,此日然乌休整。西藏的小镇真迷你,如邦达就是一个三角形街道,然乌则是一条直线长街,大多是餐饮旅馆小超市,学校医院都没见到。

然乌最出名是然乌湖,还有米堆、来古、仁龙巴三大冰川。我早就期待然乌的冰川,因为没见过,再也因为——我想吃万年冰棍!!!事先收藏的游记说米堆冰川收门票,仁龙巴是野冰川不收门票,而且游记作者亲手摸到冰川,但距离较远路也不太好。人工版不如野生版,有门票不如没门票,综合考虑后大家决定去仁龙巴冰川。

上午,车友想换旅馆,住到然乌湖边的一家旅馆,当然价钱就贵一些,我不想住那么高级,但昨晚住那间又太欠,寻觅之下换了一间,其他车友也住到然乌湖边,反正明天一起吃早餐一起出发,只是住街尾和街中间的差别,不要紧。

继续阅读下文

23日骑行川藏线-15-第十五日,邦达-八宿(骑车),八宿-然乌(搭车T_T)

好久没在标题用表情符号,但八宿到然乌一段的搭车本非我所愿,不是因为身体状况而是因为偷懒,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慢慢讲,先来白天超级无敌爽下坡!

D15. 邦达(K3695 海拔4120)-业拉山(K3709 海拔4618)-同尼村(K3729 海拔3607)-嘎玛村(K3735 海拔3360)-怒江大桥(K3753 海拔2740)-拉根乡(K3779 海拔3118)-八宿(K3790 海拔3280):柏油路:95km,总里程:1306km

2011年9月22日,早起翻业拉山,14km海拔涨500米,难度不算高。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