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日语

大创货品的日文标牌

大创是日本的百円店百货,第一次逛到是在几年前的澳门关闸附近,扫货不少。前阵在粤A城也见到大创,逛过一圈注意到一点细节——货品标牌都是日文,在澳门大创见过的中文使用说明贴纸,在粤A城店却没见到。粤A城店,陈列架上有大分类标示,如“文具”、“园艺”等,下面的货品标牌则不再有中文说明。

门外汉在一边胡乱猜想:所有货品统一标牌当然有利于降低成本,如果做个中文还分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设计、印刷、配送等环节都会麻烦不少。说明不足的部分可使用贴纸补充,但连贴纸都省去,表示彼货品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其使用方法,或者,标牌多数有图示,即使完全不懂日文,看图示也大致明白货品用途——动漫大国日本,这些图示细节也是相当领先的。

不难注意到大创多数货品都是中国制造,我没有认真格价,但直觉觉得一些很普通的东西,经大创包装后价钱稍有提高。标牌作为整体包装相当显眼的一部分,呈现日文原样,正好“高端洋气”(这词好像最近挺流行?)……

早日去澳门,发现关闸的大创很多货品也没有中文贴纸了。顺便一提,几年前澳门大创的100円货品卖12澳币,现在卖15澳币……

自京归夜步校园

夜幕胶凝,昏黄高灯照孤影。拉箱隆隆似伴回声,恐入睡人之耳作惊。

丑夜校园,亮处三两星。唯我之外,何人尚醒?

此乃是日凌晨述事伪词一笔。

九号晚去北京,为十号某个去日本工作的招聘宣讲会兼笔试。

出发前打电话去问,才知道要日文简历——正好给自己理由不去?反正被选上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但也有自我作睹之心——如果下午五点前不能完成日文简历,即可客观认为能力太差,不去。

结果约用两小时,四点就完成。虽然肯定有错误,依然拿了去打印。我没有刻意赶时间,但既已打印出,一于拍板去也!

收拾,起行。班车凌晨抵京,乘客可以留在熄了火的巴士内。冻了若干小时,便去某青年旅舍,洗澡,睡觉。

笔试如同所料考日文,且据以前某日剧所观,题目是小学升中学难度。山寨货如我也有些许印象,对日文专业者自当更简单。此外还有日文作文,英文作文,日文数学题。日文作文是我死穴,数学题有易有难。

继续阅读下文

雪取日语1级证书

是日,大雪。询问得公路未受阻,为尽快了一心事,依然起行去300公里外的城市取日语1级证书。本不需此般劳苦,但当日领准考证没有看到邮寄服务,而事后邮寄又不被允许,只得亲往。

从未于大雪中坐汽车,因此亦带着游乐心态去体验。车中途停站时,我盯着窗外的飘雪擦过玻璃,有些粘上,有些飘走。车停了一阵子,雪亦粘成薄薄一层——我正在从内部看积雪形成的过程耶!如果车一直停着,是否会变成冰屋?

拿证书时,看到一堆EMS信封,似乎老师们正筹备邮寄事宜。其实如果邮寄地址和网上注册信息的地址一致,应该不会有冒领的问题。邮资也可以到付。言则……我小人之心了,老师们应该不介意那点劳动费啦。

虽然我公告天下自己过了1级,但在证书到手前,我想过如果数据库秀逗,成绩错频——那就丢人丢大了。幸好,1级证书,那张 made in Japan 的纸如愿到手了。

撒花~~~

炫耀辛酸,那3个月的日语备考记

一切,似乎从一个生日祝福短信开始……?

2008年12月18日,趁笨蛋兽生日重新联系上她,再不经意(?)经由她联系了Sammi。之后2009年寒假约Sammi见面,我才知道她学日语,而且刚过了日语一级!她说一级不难,关键在考前复习。我极开心可以与同学有日语对话,尽管说得一般,但她说我可以试试考一级……

可以说,Sammi是我决定考日语而且是考一级的重要原因——既然在大学从零开始学两年多就能过,那我近乎牙牙学语的六年自学,是否也可以?

带有点对抗传统语言教学模式的反叛心态,加上日语考试2010年即要改革,我下定决心考一级!当时不确知考一级是否硬充,但有三个月抱佛脚时间,正好给自己理由和压力系统扫一次日语盲点。

最初,我没很进入“应试模式”,觉得日语能力提高了自然不怕考试。于是我读词汇书,一时顽皮从最后一页一级词汇开始读,后来觉得此举颇明智,因为从难到易使我觉得“一级不过如此”,信心亦由此而增。

继续阅读下文

撒花!日语一级pass啦!!!

撒花!普天同庆!姐姐我日语一级pass啦!一级哦,最高一级哦,自学六年的山寨日语终于有合格证明啦!

更要叩谢佛祖拜谢天地的是,我281分,总分400分,一级是280合格,哇哈哈,险过剃头!只多1分!!

当时听力被录音机的囧音质和课室间播音不同步的噪音搞得对听力极不抱信心,考完后经常念叨“求佛祖保佑我不求多,281分让我过关就好”,佛祖真就给我281分,太神啦!!!!

话说日语考试,一些大城市的考点要“等放闸”,不断刷新到网站瘫痪的程度来抢位!之前没下定决心要考,也因为报考不容易。那天偶然上去一看,竟然已经开始报名好几天了!碰运气看看是否还有空位,竟然在我学校附近的城市还有!

天意留我座位!就考吧!考最高级!考一级!

虽然我大致觉得自己有一级水平,但贸然报一级亦或显不妥,可是形势逼人——那是最后一次旧形式考试,今年开始改革,难度加大。更重要是,考一次要350元,还有来回考场城市的花费,姐姐我可没闲钱和时间再考一次!

再有考试前一晚,在没有暖气的小房间靠着电脑发的热取暖……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再考一次,一定要一次pass!

于是,真一次pass了!哈哈,太开心太兴奋啦!……

日语考试之行杂记

刚过去的周末,到三小时车程外的城市考日语1级……

考点学校距城区有一二十公里,虽作为日语韩语托福等语言考试考场却无良好旅馆。周边村落居民也晓得趁机漫天叫价住宿费——一间只有一张大床的房,老头说可睡4人,共100元一晚!

最后我被领到一间小房,开价40元,价钱适中也得以清静复习,成交……但稍后我才发现忽略了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没有暖气!生在广东没有这方面天然敏感,旅行也都在夏季前后,完全没考虑过暖气问题,笨蛋啊我!

此行带了电脑,因为其内的听力mp3和电子书,但本次电脑的最大作用却在于发热!整晚开着电脑乃为了电源适配器的热量,此外,播高清影片耗显卡发热量更大,但担心过热烧着被铺,就仅是开着电脑而已……

次日7点出门,食店没开几间,开门的似也要等颇久,会做生意的应该知道在考试正日早点开门吧!结果买了路边摊的煎饼,等的人也不少但胜在做得快……考试前15分钟觉轻微肚痛,万幸带了肠胃药。此外带的3包板蓝根喝了2包,大概亦因此没感成冒……

考试本番,听力最为怨念!这个时代还用录音机考试,不同课室开播时间小有差异也颇是干扰,录音带竟还两度莫名其妙“阵痛”……本来对听力颇有把握,现在不敢保证了,总之希望能过啦。

(V)o\o(V)<<<<<<【不常识豆栏-期叁拾伍】>>>>>>(V)o/o(V)

落选了,未能进入部落格大奖决选。不过看着入选者的博客简介颇有服输之感,毕竟自己在各方面经历都尚浅,虽渐渐学会“认真看”,但视野所限看出的东西亦难免不够深入……总之继续努力!!

入围决选的博客请见这里。实则这个奖对我的意义亦在于无需靠缘分寻找优秀博客,奈何祖国高墙强大,看诸多台湾博客皆需动用代理,唯有日后摘有闲吉日再阅读学习……

正版漫画也有翻译错误

昨天看完了Zombie-Loan的七本漫画。

最近迷上Zombie-Loan,为了挑出最好的版本作收藏,我下了N个字幕组的作品,再次强烈感受到同一句话的翻译可以很多样,而且确有优劣之分。

动画的剧情与漫画差不多,也顺便感受下台湾正版漫画的“官方翻译”。我是看了很多个字幕组的作品,所以不存在先入为主,但我事实觉得非官方的字幕组翻译得更好。

我下载了日文版的Zombie-Loan漫画,觉得怪的地方就查查原句,确实发现可以尽善的地方。

比如第一集,知佳叫小满付钱时,漫画用一个大大的圆圈框着对白。日版是一个大大的“金”字,讲出来也是很简单的两音节“kane”。如果不是圆圈作对话框译成“给钱”或“付钱”都可,但在圆框译一“钱”字就足够了。

再如动画第二集,思徒被砍掉右臂时,台版译作“可惜,不能用我惯用那只手了!”原文是“利き腕じゃなくて残念だったな!”我则认为是字幕组的“没伤到惯用手真是可惜呢!”即使完全不懂日文也会判断。因为之前思徒作战时是用左手,而且在与怪物对战时怎会把自己的困境大声说出,只会讲气对手的话。

我写这些的目的不是挑骨头,翻译是很不容易的事。我是觉得“能看懂原作真好”而已。同时知道了“官方翻译也会错”,在这之前我都认为官方一定正确。

再权威的翻译都不能排除有疏漏之处,所以有时不必太执着于一词一句。追求真相最好看原版!

久违的听力课上的顿悟,听还要看……

星期日,据说是上最后一节听力课,我就去了。每周一节的听力课连上这节我只上了4节,而且只有第一节带了书,4节课不是做作业就是睡觉。在我看来,好好利用那课空出时间看纪录片更实际。于是我就斗胆逃此课,后来竟发现我们班有不少人也没上几节,难道我带坏头?

因为怕最后一节点名,我就去了,虽然最后才知这不是最后一节觉得亏大了,但这节课使我顿悟了一些东西……

因为平时上课的听力我也不听,所以几乎整个学期我听到的英语都是来自有画面的纪录片,我略略地觉得自己听英语的能力有点“量变到质变”。这次上听力课又变成了单靠耳朵的“纯听力”,感觉有点怪。我突然想到:难道我们的听说能力一直没有进步就因为如此?

人的各个器官应该配合在一起学习,这点老师们也清楚,所以要求我们上课眼耳口手都要动。但英语课由于设备限制只能放磁带,只能是“听力”,眼睛盯着的是文字而不是讲英语的人。

我们学了这么多年英语,正宗发音也听了很多,但为何还是一口“地方特色的英语”?可能就是因为单靠耳朵难以记住正宗的发音,而我们既听又看的英语是来自老师的“二手版”——被我们的深深记住的版本。

人都说小孩学语言最快,因为小孩的记忆力好而且有语言环境。而学生的记忆力相对不变,而语言环境也被认为是难以营造的。但“语言环境”的本质是什么呢?小孩不仅听得多,而且看得多!

如果单从英语学习来说,我的立场有点尴尬。虽然我高二高三基本不听英语课,但我也曾经很认真地听课。我学英语是靠“刨纸仔”——背句子和单词。似乎我的英语功底也是来得如此“传统”……

但,我有个强烈的对比——日语。我从初三开始学日语,完全的自学。高一升高二的暑假,我换了大硬盘,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大量看日语的动画。高三上学期转而看可颐的港剧,看的动画只有柯南。大一的寒假,我又重新喜欢上看动画,还听日文的drama,那时感觉初步能听懂。而现在过了一个学期,比高中多出多得多的时间看和听动画,现在感觉是:日语越来越没有外语feel了。

“说”是学语言很重要的一环,而要人愿意多说,就要让他“想说出喜欢的人说的语言”。我就经常把喜欢的动画角色的话挂在口边,并认为这从脑子里翻出来的话(无论语法正确与否)比看书念的对白更能提高口语水平。小孩愿意多说,除了因为有沟通的需要外,还因为他想学他喜欢的父母讲话吧。

现在很多学校的多媒体设备很好,在课室播放影片绝不是问题。如此,英语课四分之三(或少些)的时间都用来看影片如何?如果说电影或动画都不易迎合每个人的口味,那discovery的纪录片大概是皆大欢喜的。

很多教育改革都在“好学校”、“好学生”试行,但如果老师们不敢动“好学生”,那在所谓的“差生”上试行如何?因为传统的方法已被实践证明不适合他们,继续让他们做无用功也是徒劳。

我不是语言学家或教育专家,我站在一个边缘看问题,不知算不算看出点端倪呢……

【哈,本来打算写篇很有论文feel的文章,但东拉西扯还是变成如此一篇“杂说”,失礼啊~~】

刘辉&秀丽~辉丽~きれい

《彩云国物语》中,紫刘辉和红秀丽这对被fans们称为“辉丽”,我真佩服联想到这个词的人呢!

马上我就想日文也可以有这么妙的说法吗?一时没想到。昨天突然想到——劉輝(りゆう き)、秀麗(しゆう れい),最后一个字合说是きれい,写成汉字是“綺麗”。顾名思义,不用我解释吧。难道雪乃老师是故意这样命名的?

文字的魔力

最近我在看《彩云国物语》的日文原版小说,我的日语听的能力还行,读就不行了。但为追求原汁原味,我坚持看日文版。

最初是打算硬啃,也能懂一点,但效率实在太低,而且看不明白的也就不明白了。现在我是日文中文一起看,就当是阅读大训练啦!

很久没看书了,果然文字的魅力是无穷的!小说有很多动画没有的场景、心理、表情描写,好像找到意外的宝藏。原作真是很好看呢!

说起来,《彩云国物语》是第一部动画使我漫画、Drama、日文中文小说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