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晨跑

公共设施的售后服务?

体育公园的健身设施,部分“缺手缺脚”,被收买烂铜烂铁大概是其去向之一。

但,缺了似乎不会被补上?至少在我晨练一周的时间段内未有。

不知这类东西的后期维护由谁做,厂商抑或官方?

设施上有铭牌,上有厂商电话。不知此城市民有没有拨打过?

很失礼地,Snowyy写这篇博文,却无打电话之意。因为即将离开此城……?因为不喜欢此城……?抑或单纯懒得……?

慢跑的身外物

上周一开始,每天早上6点起床,6点半出发慢跑。

慢跑携带身外物有:怀表、纸巾、饭卡、钥匙两条、1张1元1张5元。另手持一瓶水。

1张1元是为了万一跑晕或受伤可以坐公交回校,总额6元是为了万一低血糖可以买早餐。暂时两种情况均未发生。

饮水问题是我以前一直不考虑慢跑的原因之一,总觉得跑步带水相当碍手。但真跑过才知道完全不会,反而觉得手里有东西拿着有点小自在。

这身行头应该算简单,但亦小叹不可能做到“无物一身轻”。一个工作繁忙的人,会否钥匙一大捆,手机不离身?

小报告下成果:

第一天跑15分钟就相当累。向前稍走见到健身公园,即决定今后跑步路线是向前多跑再折回公园健身。跑完就玩健身公园,之前说荡千秋正是游玩之一。玩完再慢跑回校。

每天平均比前一天多跑10分钟。上周四下雨到另一条路快步走,周日因某些不抵抗力(蚊子与其它)休息一天。今天跑了65分钟。身体的适应力比预想中好。而且常5点半自动醒,大脑的调节能力也出我意料。

持续的有意识……造反了?!

之前我说过我们有一天集体无意识地只跑一圈,之后的晨跑仍跑两圈。

近日,不知道是同学们团结造反还是体育部长单独造反还是辅导员默许,都变成跑一圈了!

昨天更甚,我们去集中时人出奇的少,体育部长说:“不跑了。”事实上都那个时间也跑不成了。

那时我就想跑操的出勤体育部长会怎样写……(我当值嘛)

结果是——全齐-_-

果然团结就是力量呢!

晨跑的集体无意识

这星期一开始我们又要晨跑了(岂一个惨字了得!-_-)。星期二上了体育,第二天的晨跑大家都说累多了。

然后到了星期四那天的晨跑,跑完一圈后我真的不想跑了。突然队伍中同学甲把同学乙拉出进了食堂,我正无限佩服他们的勇气呢!此时整个队伍都慢下来……散了——往食堂、宿舍方向走的都有。

我和室友也走进食堂,以这“天掉下来的馅饼”作早餐。乐呢!整天期待着星期五也只跑一圈……

星期五跑完一圈后大家都想停,队伍也慢下来了,但前面的人继续跑,我们也只好继续-_-

事实证明如此馅饼不会出现第二次:>_<:

星期四为什么会这么齐心不跑呢?真想不透呢!用了“集体无意识”这词,查了查定义大概也没用错。为什么这种无意识不继续发挥作用呢?不解、不解、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