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朋友

能放心托付家里钥匙的人

能放心托付家里钥匙的人,你的选择是近亲的亲属?但我在这个城市没有太近亲的亲属。

所幸,我有能托付钥匙的朋友。

而且,不只一位。

善哉,吾有善友。

 

 

微信说书人

两个人聊微信,一个语音,一个打字,持续5小时,有效沟通时间大概也有3.5小时,基本上是打字的听语音的讲故事,双方大部分时间花在录语音和听语音,于是后来打字的觉得像听说书。

是打字的孤陋寡闻?她觉得这事颇不常识——在对方只有少量回应的情况下能单向讲故事这么久!这是多深广的话匣子!多有耐性!多包容!(某人,我是否过赞你了?)换博主这样心量不大的,早就怀疑对方诚意了。

好在,打字的也懂得检讨,于是临睡觉之前终于发了第一句语音过去。白天不说话也因为在写点东西,书写状态下是不太想讲话——半分事实半分藉口,更因为害羞嘛!突然感觉某人帮我多少破了点我执我慢,上次书信如是,今次语音亦如是。

不过白天不说话也不错,听说书不正应该静静听不说话咩?(好吧好吧已经下台阶了不必重新找台阶。)

善友俱会

今晚,家里某长辈看着10元诊疗费新闻,然后对我说:“无良医生开什么高价药,一个月几万元工资,好过做省委干部……”

我脱口而出:“没这样的事!”我同学不少在医院工作,第一时间想好靓同学亲口说过也常在微博说连续值班又加班等,医生其实很辛苦!另一位同学Yan也这样说过。

长辈说:“这是中央台爆的。”
我说:“那是个别现象,我这么多同学做医疗我不知道啊?”
长辈说:”人家赚钱了会告诉你咩?“
我有点急气说:“你这样的人才交不到真心朋友!”
长辈说:”你入世未深……“

我没回应长辈,说实话先是感到惭愧,毕竟最后一句对长辈语气不太礼貌,佛弟子更不应该。难道春天到肝气上升,肝火旺了?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