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汉字

外行设计者(重点是字体相关的推荐阅读)

远未有被称为“设计师”的资格,但我确实正在设计一个东西,叫“设计者”许是恰当。

8月3号下午,开始设计一个logo,一周内画了13张A4草稿,显然草稿不算多,在电脑上试错更花时间,查找学习理论知识更更花时间。

设计不常识博客主题和logo,我大致只要考虑个人喜好,若不满意调整也轻易,但设计一个实物化的logo,要考虑的因素多得多:

这个logo,它是否适合你想希望它出现的所有场合?话说回来,你觉得它能否出现在你希望的场合?它会以什么形式出现,纸上、木头上、衣服上?看到它的人会否明白它的意思,会否愉悦?又话说回来,你到底想吸引什么人,你觉得你的计划能否让你吸引到这些人?

绕了几圈还是一个“定位”问题,通常认为定位精准会增加“成功”机会,但我也知道定位不是死板不可变化,“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在商业乃至其他领域都很常见,定位之“定”该是动态而非静态的。

继续阅读下文

地铁滚屏的英文字符竖线占两个灯位

题目已大体表全意。

上次搭地铁,不经意看着提示下站是某某的滚屏,偶然发现:中文字符的竖线占一个灯位,而英文字符的竖线却占着两个灯位。

猜测因为英文字符在同等字号下相对单薄,所以“加粗”显示以平衡,也利于辨认,在LED滚屏下就是笔划多占了一个灯位。

随后我注意了公共汽车的车头滚屏,数字和英文字符也比中文粗些。

注意到这样的“小贴心”,可以在不常识写篇超短文。更令我觉得有价值的是,随后一段时间这种对字体的小观察力和小敏感,在我设计一个新logo的过程中得以发挥……另开文述。

用笔写字才有感觉

刚过去的周日,在佛寺阅览室写日记——或叫年记,上篇日记竟是去年12月之事。今年诸事,都只记在博客,但有些事有些话不方便公开讲,而且回过头看,又与当日即时之感有异,所以写写写,写了好几小时好多页纸,那笔又不算太流畅,甚久违地写到手软……这手的耐写字程度应该比中小学时代退化好多?

何以今年甚少用笔写字?回想去年,睡下铺,有张书桌,颇经常写字,在泰国也写纸质日记;川藏尼泊尔带了日记本,但没写,都在博客直播;回来后睡上铺,大厅的桌子多归我用,但毕竟公共场合案台有时不够洁净,如是就懒写乃至不写了。

或正因久违,才感觉到其特别:每次我正经拿起笔写字,脑中都迸发些灵感,且深感写字比打字更紧贴自己思维速度,刷刷刷一直写去,痛快!再者,不知何故我手写出来的文字更有文言风格,呵呵……

继续阅读下文

《汉字书法之美》读后常识小记

1.竹简隶书为抵抗竹简的竖向纤维,加重横向线条用笔。汉代隶书确立水平线条的重要地位,受此美学影响,中国建筑两千年间没有向上发展的野心,却用斗拱把屋檐拉长拉远。

2.中港台东南亚甚至欧美唐人街,街上招牌广告多是颜真卿的正楷。这解开了我觉得“某些招牌楷书比较好看”的朦胧困惑。但现在街上已少见楷书招牌,有也多为电脑楷书,不如颜体楷书好看。以前觉得港澳招牌楷书比较好看,原来因为多用颜体字。日本招牌则像王羲之风格。

3.天下三大行书都是草稿,都有涂改痕迹。但正因为是草稿,所以书法忠实保留了书写当下的即兴,保留了最不修饰的原始情绪。三大行书依次是:王羲之《兰亭》、颜真卿《祭侄文稿》、苏东坡《寒食帖》。

4.私人场合的小字条——“帖”,像今天的短信。书中举例的帖都很可爱,如王羲之的《奉橘帖》、王献之的《鸭头丸帖》、张旭的《肚痛帖》。“帖”有点调皮得意,不宜用正楷书写,行书草书才显示出其飘逸自由。

继续阅读下文

鱼旁汉字茶杯,口旁汉字短信

今昨子时时分,度儿童节外交短信辞令正脑穷汁尽之际,忽忆于澳门大创百货见得之鱼旁汉字阵列和式茶杯……

鱼字旁汉字日式茶杯

(图片擅取自“魚漢字湯のみ 日光陶器店”)

灵光一闪,何不编一口旁汉字阵列短信?!遂奋指疾键,觉思忆低效就逐音而查。平日“哈嘻呵咔吧吗呢嘛嗯啊”似口旁汉字不多,岂料越挖越有,越有越多,终编了一又半小时,至是日凌晨1点,概共有口旁汉字112个,结尾道——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