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因为不知道,所以当如写情书般表达

真理或谬论,据说在蹲茅坑时想到的概率较大。电路接通虽在一瞬,但前期积累实必不可少。早前我因为几件事发现了点小规律,在此与大家分享。

事件一:

上学期开始“画感觉”,本意是当作每天功课勤练,奈何其它要事占去更多时间,故只在“有冲动”画画时方动笔。于是发现,闷闷不乐心里憋着正是最想画画之时,“喜上心头”远没有“怒火攻心”激发画画欲望和创意。

但,开心时画得往往精致,不开心时则画得较粗放。(这点暂不讨论。)

事件二:

看唐诗宋词,总遇到乡愁闺怨之类题材,是古人偏好闷骚题材,抑或他们也是在闷骚时写出好作的概率更大,从而更容易入选三百首?

事件三(解答提示的事件):

继续阅读下文

门外汉的书画展

回家次日,便去了某书画展兼慈善拍卖会。

凝望某巨幅山水画良久,动用全身却只得微量的美术知识“微观观察”——为什么用毛笔点出一片绿色就表示树,而且的确看起来是树?为什么很多黑横线就是楼梯?那稍显粗糙的笔触是真粗糙抑或当称作豪放?那点相较于整幅画面略觉过于鲜艳的用色,是突兀抑或突出?……

正全神观察时,一位先生来搭话,解释画中风水玄机,随后方知他是画主。画乃某著名画家所赠,此次贡献作慈善拍卖。据其所言此画值10+万,如此既然看我学生装束似不值得花此唇舌?但很快我就觉得他没亏,因为我和他浅聊中似吸引到些人气,他可以向更多人讲解。(当然人家也可能正是要解你懵懂学生之惑,Snowyy你脑子勿要太邪恶。)

地上趴着一幅很长的《道德经》,远乍看甚完美,然凑近一字一字地看,不难看出有“失手”之笔。由此自以为可证一谬论:完美之作无有,书法家偶然写坏字,而我偶然写好字,概率之异而已。过分完美,岂不成电脑打印字体?(你为毛笔信的劣质字体找台阶下?)

何以很多人写《兰亭集序》、《念奴娇-大江东去》、《岳阳楼记》?除因皆是名篇,是否还因为很多书法前辈写过,参考很多临摹很多练得很多于是写得也多?

继续阅读下文

蓄势……?

周日,考日语1级。本周奋力抱佛脚。好歹也更新篇文,便动用这张本意作另一话题配图之照片。

六张画画于10月20、22日。想当时,读读诗文、写写书法、画画涂鸦,悠闲得奢侈。日语试后紧接一科期末试,还有一拖再拖的路考……

抱怨诸事占去画画时间,也可。但积极点,视之为“蓄势”如何?想画却不能画,会使画画意欲更强烈,到可以画时反而容易出优作?此般疑问,数天后当会亲自验证……

六张画选,前五张都因为喜欢配色,右下角一张稍另有意味,欢迎看官随便猜测!

祝自己考试顺利啊!!!

如幼儿般,画

前期豆栏以“五言伪诗”道购玻璃板之由。购后次日耗一个时辰将手上所有色笔按所涂之色归类排序,并以某符号代表某笔型,方便用时查找。

一直因宿舍地方所限未能用水颜料做《贝蒂的色彩》之混色训练,故不甚解色彩的明度彩度问题,经此排色似有顿悟之感。

色笔非同一牌子,我早前做得两纸笔袋集合之。

继续阅读下文

像人的背影乎?

此照片是我在某楼内拍的,乍看只是一幅被弄污的墙,但仔细一看就像是一个日本漫画风格的长发女学生的背影画(头向左前),各位路人以为如何?

               人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