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细节

弹出窗口

弹出窗口的主人们,
肯定知道多少上班族开了小差。

弹出窗口的员工们也开小差吗?
弹出窗口的主人们也希望员工开小差?

不是说专心才能做好事情?

他们希望人专心,
还是希望人分心?

想要高桌椅!

大学时,我就想过,如果桌椅设计得让人“坐着和站着一样高”,那换姿势就很便利,不至于一般的桌椅,一站起来,就要弯腰才能继续操作桌面。

隐约记得当时和人聊过这个想法,但人家没听懂还是觉得没必要,反正是没有反应的反应。

话说在办公室,早前第2次移座位,坐到稍靠边的地方,终于可以坐累了站一下——之前的位子比较在中间没太放得开。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反而觉得越来越坐不住,尤其是下午,动来动去,怎么调坐姿都不舒服,用粗俗的话说像屁股长针了,坐不住。

如果办公桌椅做高一些,那我可以坐累了就站,站累了就坐。或坐或站,离桌面的高度都一样,一样可以正常工作……

基于本人头脑不算发达的常识,这个想法应该早有先见者想到,那何以还没见到市场化?还是这高桌椅被认为没有市场?

困了累了,喝XXX?

搭地铁经常看到两个提神饮料广告,其中一个的广告词是“困了累了,喝XXX!”某日加班,又在地铁站看到这个广告,突然深发感叹:困了累了,应该赶紧睡觉,而不是喝提神饮料……

还有一个饼干广告,描述一个小孩很听话,早上起床后会自己找饼干吃,由于饼干有营养,所以妈妈放心,广告最后是小孩亲切地说:“妈妈,你以后就可以多睡十分钟了。”唉,看似温馨的广告,岂不是道出现代人连多睡十分钟都觉得很难得很宝贵的缺睡眠苦况么?

“忙”字者,“心亡”为“忙”。五月初外出请假了几天,然后整个五月几乎每天加班。因为请假减掉的工作任务量其实比正常速度完成的要少,也就是说其它时间要补回更多,效率提高不了,只好补时间,但补了时间,睡4、5小时又睡眠不足,影响白天工作效率,恶性循环,疲惫不堪,甚至真有点心脏不舒服,心慌慌的感觉。

继续阅读下文

叫人

过年,见到不少小孩,大人叫他见到长辈要“叫人”,小孩不叫,倒不是不说话,但就是叫不出长辈的称呼。

其实这一幕何其熟悉,我小时候也是这样,不喜欢叫人,该说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有些时候叫人很别扭。譬如去到婆婆家叫人,是被长期长期提醒而叫的,只要一不叫或叫漏一个,就会被提醒。虽然也知道这是为了礼貌,但依然骗不了自己的别扭感。回自己家是不叫人的,总觉得叫人好奇怪,不自在。

于是突然觉得不常识,何解“叫人”会令小孩这么难开口?我自己觉得别扭?

面对非亲属,譬如同学、或去到佛寺见到同修,明明很自然就喊名字打招呼,何解叫亲属就奇怪?

会不会,我潜意识觉得面对亲属,“打招呼”就是奇怪的行为?因为太常见到?而不太常见到的亲戚,因为每次叫人都是长辈使叫的,潜藏的叛逆心理,就是不按长辈叫的做?

暂时还想不通这个问题……

从卫生巾广告的左右对比图想起……

昨日,等电梯时看到某牌子卫生巾的广告,卫生巾广告例行有“本产品”和“其它产品”的左右对比画面,我不太在意地看着屏幕——啊?左边的卫生巾表现不好,右边的才是“好产品”?!

瞬间不常识雷达竖起,怪哉!何解我会盯着左边画面看?因为我期待着好产品在左边——但结果在右边?而我之所以有好产品在左边的直觉,应该也是长期看广告的下意识,很多纸尿片、洗衣粉之类的广告,好产品不就在左边吗?是我记错还是确实两种广告都有?如果两种广告都有,则哪一种更符合人类视觉习惯?

浅搜索未找到答案。然后逛淘宝,见到某鞋页面,好产品在右边;某迷你电饭煲页面,好产品则在左边。

所以似乎答案是两种广告都有,但哪一种更符合人类视觉习惯仍未解。

结尾偏题:迟到地讲声新年快乐!博主每年总有一段时间在博客养草,各位请见怪不怪。2014年竟以卫生巾开篇,博主亦略意外,不过自认为本篇还是颇有不常识味道的。希望2014年继续时不时产出不常识风格博文。祝各位新一年吉祥如意!

“禁开”与“闭”

偶然注意到一个标识:常闭式防火门,保持关闭状态。(图片请看百度图片的搜索结果,博主偷懒不贴了。)

这句话旁边是一个红圈加斜杠表示禁止的“开”字——咦?为什么不是一个大大的红色的“闭”字?为什么要从否定的角度要求?

想来,佛门戒律,也多是禁止的用语,如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

隐约记得很久之前看过一点资料,好像说人类对禁止的提醒会敏锐些,但一时找不到相关资料。如果有博友知道请不吝赐教!谢谢!

思考“偷盗戒”

本以为昨日会做些“正经事”,结果几乎整天都在查询了解佛门五戒中“偷盗戒”的资料。

佛门居士五戒,指“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去年在东林寺受五戒时,觉得最难持的是“妄语戒”。经过大半年实践,确实偶然有犯小妄语的时候,但算比我预料中少,因为有些时候可以以沉默代替妄语。

与此相对,我一度以为相对容易持的“偷盗戒”,最近才发现可能是最难持的。

源于前天因为学愚师兄的留言讨论,我看了些“佛教财富观”之类文章,提醒自己财富的因果。又当晚听大安法师的网络答疑音频,其中有一案例:某位师兄提问如果一位家人享受免费医保,他的家属本不享受这个免费医保却用了他的免费医保待遇,那么他的家属所侵害的是全国纳税人的财物,从佛法的因果来说果报颇为严重。

继续阅读下文

地铁滚屏的英文字符竖线占两个灯位

题目已大体表全意。

上次搭地铁,不经意看着提示下站是某某的滚屏,偶然发现:中文字符的竖线占一个灯位,而英文字符的竖线却占着两个灯位。

猜测因为英文字符在同等字号下相对单薄,所以“加粗”显示以平衡,也利于辨认,在LED滚屏下就是笔划多占了一个灯位。

随后我注意了公共汽车的车头滚屏,数字和英文字符也比中文粗些。

注意到这样的“小贴心”,可以在不常识写篇超短文。更令我觉得有价值的是,随后一段时间这种对字体的小观察力和小敏感,在我设计一个新logo的过程中得以发挥……另开文述。

路遇看相“神人”——面相能知道出生月份和居住楼层?!

继续今天中午在粤A城某商务区遇到三位印象深刻的人之——最后一位,压轴“神人”……?

走在街上,一位中年老汉停下脚步,距离我约三米,说:“姑娘,你这相好,有福气,免费送你一句话……”我说:“不用了,谢谢。”相信多少有点常识的人都会如此反应。我继续向前走,老汉并未跟上,但转身向我,说:“就一句话,免费的。”还几次强调。

身为佛门弟子就这样走了好像有点不礼貌,而且他不是强调就“免费”“一句话”么,倒有点好奇是否真的会“免费”“一句话”就结束,大中午大街上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我停下脚步,姑且听“一句话”。老汉走过来,说我红光满面,运气正好。我心想:这不是太阳晒着热红的么……

继续阅读下文

用力撑肌肉之“笑”

今天在粤A城某商务区会朋友,遇到三位印象深刻的人,本篇写切题的两位。

与朋友在午饭时间见面,正因为相熟,我大方地表现“挑食”:“现在外面的食物太多我不能吃,你喜欢吃什么就什么,不用管我,我不吃了。”朋友推荐某快餐比较多蔬菜,我说味精比较多总要喝水找厕所就不好,结果就按朋友意思去某快餐店。

大排长龙,朋友叫我先找位,我说还是一起排队,位置紧张,占着不好,而且人吃饭很快,排到就应该有位。排到朋友打饭时,我离开队列,刚好看到近处两个位,脑中闪过“如有神助”一词,就过去坐下。

在朋友打菜的约两分钟时间里,两次有人端着盘子来问座位,之后有个女服务员“笑”着对我说:“靓女,我们不鼓励占位子……”后半句我没听清,或者说是因为我的注意力被她的笑容吸走——笑得太假了!!!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