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自己

写博十年

即将到来的8月,博客将迎来其十周年纪念。之所以不具体说某日,因为博主我几年前就忘记了。且看一点“史料”:2010年9月1日,在《snowyy.com域名三周年》一文中,我如此写道:

博客生日不好界定:

  • 最初在网易建博,日期不可考;
  • 随后注册snowyytree.com域名,期为2006年8月20日;
  • 离开网易搭起WordPress博客,期为2006年10月24日;
  • 抢注snowyy.com域名,期为2007年9月1日;
  • 更改博客名为“不常识”,日期不可考,只搜索到博客最初出现此字眼在2007年8月17日的《广东式烧烤》,更名大概在10月……

所以,都没在某确切日庆祝博客N周年,只说约数:写博四年。

继续阅读下文

大收拾

早有计划,辞职后,要彻底大收拾一次自己的物件……

高中毕业后的十年间,我基本没在家里房间“长住”。大学毕业后虽然有过两次在家较长的时间,但心态不安定,也收拾不好东西。何解?收拾,要取舍、整理很多东西,如果前路迷茫,什么东西该舍该留就会没谱,未来什么东西常用少用该放哪里也会没底。

我家面积挺大,但我的个人物品基本只集中在我房间,不分在其他空间,因为强烈的隐私意识,也因为家中布局和人的成长变化不尽协调等。我搬回来之前,我房间所有柜子几乎都满了,连外加的几个胶箱纸箱都是满的。自粤B城搬回,又有好多东西,客观上不得不收拾。主观上,这次回来,比毕业回来,以及比2012年底低谷回来,自心从容了不少,比较充实,未来方向稍明朗,我愿意花足够时间,慢慢收拾,也从中温故知新。

继续阅读下文

拜拜粤B城

题目有时差,已经跟粤B城拜拜一周了,本篇记记流水。

话说6月头递了辞职信,希望做到30号,和工作中结识的好妹妹Y妹一起走,珍惜和她最后做同事的时光。公司初步批复后,我就正式告诉学习班的师父,希望师父代为宣布我要离开之事。然而师父希望我留下,到端午假期仍未在班上宣布。我在班上的职责需要一些交接,虽然我在半年前就为自己可能离开作准备,但依然希望不要走得太突然。端午节后,距离我离开剩两个周末,四次课,师父还是没在课堂上宣布,倒是告诉给几位老莲友,希望他们一起劝我留下。于是,那次课间休息,莲友问我是否要走,我说是。当时酝酿着临下课的“告别措辞”,如此间接宣布,亦省了些许心神。我简单说明事情后,有莲友理解,也有莲友极力劝我回心转意留下。

回想2013年秋,我再次来到粤B城,因素有若干,其中一点,是师父说“法缘在哪里,人就去哪里”。现将近三年过,却感觉无力再为学习班服务了。

2014年春天之前,我大致负责资料整理;春夏之交,师父主担佛事,委任我在课堂上分享;同年秋末,上课改为周末两节,从那之后,基本上我周末的安排都是“上午佛寺做义工,下午预习,晚上佛寺上课”。时间紧凑,于我打好净土理论基础固然有益,可是,我发觉自己撑不住这般强度了。平日工作用脑强度大,周末早上不能睡懒觉,午觉也不能多睡,不太有“补眠”机会,总感觉很累,休息不够。于是渐渐,佛寺早课我做不了,先是退化到做半小时多的简易早课,去年还有精力尝试背《楞严咒》,再后来,不得不彻底放弃早课,连早餐都基本吃到最后……有时,累得连念佛都不太念得出声;精力不够,预习也自觉不够深入;去年参学请回的法宝,很长时间我一页都没空去翻……不得不反思,此般生活实不可持续,太累,不能自利,也不能利他。

继续阅读下文

“是你需要这个组织……这样想会好一些……”

一年前,一位前辈莲友对我说:“不是组织需要你,是你需要这个组织,这样想会好一些……”当时,我若有所懂;今天,我大概更领会到个中深意^

2014年初,我有机会去尼泊尔蓝毗尼做一段时间佛寺义工。当时介乎想去不想去之间,结果决定不去。理由有若干,其中之一,是考虑到净土修行。蓝毗尼是释迦牟尼佛出生地,佛教四大圣地之一,2011年去过一次,修行气氛浓厚,但相对而言,净土氛围不如这边学习班;理由之二,是我在这边,负责每周学习资料整理,兼处理一些文字杂务,当时学习班已决定要去东林寺参学,这应该也需要我做些事。学习班的杂务,如果我不做,好像就没人做了;而蓝毗尼义工很多,不缺我一个。所以,我认为“学习班比蓝毗尼更需要我”,我就留在学习班。

当我告诉某位前辈莲友上面的思考逻辑时,她就对我说了文首那番话。字词不算精确地还原,但从“被需要”到“我需要”的思维转换,则是直刻入脑。这番话,表面意思似易理解,但每次想起,又自觉其实没懂。直到最近,因为某些事,我猜,自己对这番话比以前更明白了些。这“某些事”,也与净土学习班相关。

继续阅读下文

四天内的面相改变

竟然1月20日才有2015年第一次更博!套个俗句:一天不写博,自己知道;三天不写博,熟人看得出;一周(以上)不写博,是人都看得出退步。无法,一忙二累三眼痛。早前元旦放假三天带了电脑回家都没开过机,想远离屏幕甚也。再者,忙犹可设法挤时间,但眼睛酸痛实在无法逼自己看电脑,工作要对着电脑8小时已经伤眼非常,还好最近学会自救,做“转眼珠”运动,酸痛稍见缓解,遂爬上来除草。

题目所指之事发生于是上上周末,以此作2015年第一篇博文,颇有辞旧迎新,新年新气象之味。

2015年1月10日,周六上午,去家附近某照相馆拍证件照。毕竟证件照要对着好多年,所以拍前亦好好整理衣服头发,打起精神,佛号不断(念佛可令人面相转好)。如是,拍照后瞥一眼屏幕,还不错,只是觉得背景有点阴影,当时想反正会被PS掉,就接受了那张照片。

继续阅读下文

祸兮福之所倚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在出处《老子》里是成对的句子,理论上两者应该以同样概率出现,但日常生活中直觉见到后半句因福得祸较多,因祸得福较少,错觉?

学佛后知道以前自己做了很多蠢事错事,或专业用语“损福报”的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学佛信佛乃至信受“难信之法”的净土如此究竟大福报的因缘,是在损福报之极的2010年底。

偶然,我想如果从小就不做或大幅减少做损福报的事,是否就会学业事业一帆风顺,成为常识中的“幸福成功人士”?但这样还会不会信佛修行呢?抑或说本来信佛就需要“善根福德因缘”,如果从小就不损福报,可能还会更早信佛?再抑或这就是自己的业力,信佛因缘就是会建立在损福报的基础上?

继续阅读下文

子时搬家

晚上11点到凌晨1点是为子时,哪个傻瓜子时搬家?举手,这里有一只。

话说三个月前,我觉得我想做的事情要身在粤A城才能开展,也很感恩地找到满足我若干(苛刻)条件的租房:1. 和我同学楼上楼下;2. 室内装修对胃口,房内没有瓷砖;3. 价格适中。

不 过,住下来后,我没考虑到的一个软件条件却颇影响生活质量——睡眠环境。这三个月大多数晚上都睡得不好,原以为自己一个人晚上10点睡觉非常容易,谁知邻 居们各类灯光、声音骚扰得根本不可能10点睡觉。更无可奈何的是,床对大窗,对面邻居总是凌晨还不关灯,即便他们关灯了,由于楼层较低,街灯也颇觉亮,总之是各种声光污染,完全睡不好。

早上则倒过来,该亮却不亮,楼层低采光稍欠,加上晚上睡得不好,自然醒往往很晚,闹钟闹又不太闹得醒,不像我在家的房间,朝向东南的窗早早亮醒人。

继续阅读下文

掌纹变了

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的掌纹几乎没有变化,即便三年半前的大四下学期学看掌相,曾认真观察并分析自己的掌纹,对某些特征较为注意记住,但三年来依然觉得掌纹没甚变化。据说3个月掌纹都会变得不同,何故自己的掌纹几乎没变化,或变化得非常不明显?

最近两天,突然发现,终于有一个明显的掌纹变化:原本几乎贯穿手掌中部长长的“事业线”,中间分开了,且后半部变得不明显;此外,原本通向尾指的某条细线,散成一截截,也淡了。

啊咧咧?事业果然有变化的意思?罢也,不分别这算变好还是变坏,发现变化的本身就有几分意义,至少知道凭某个时期的掌相预测未来不完全准确。当然,掌相也有其准确之处,譬如我见过某位头脑线很短的人,其人现实中真不算聪明有条理……

以上胡乱分享完毕。

才不是御姐呢!

昨天发生了一件好囧好囧好囧的事!不得不及时吐槽记录!

和某位将会见面的博友聊起我的印象,她竟然说:“你给我的印象是穿着正装跑业务的御姐!”——原话引用!槽点一地!按说这位妹妹看我博客也两年有多,旧博文也貌似翻过一些,我完全不明白她到底哪里会看出我是那样的“御姐”,完全、彻底、简直不是嘛!我是否该检讨我到底写了什么让人这样错觉?T_T

于是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以正视听”!

首先,我自认和那身正装气场相当不搭,基本还是学生气场,喜欢背双肩包,给人感觉还在读大学。囧,突然想起之前和某位川藏大哥聊天,他问我“毕业了吧”,我说明明告诉过他骑车那年就毕业一年了,他不记得——这也是侧面表示学生形象何等明显!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