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表达

“为什么不可以捏碎鹌鹑蛋?”

上篇《“管他全球暖化”》是“如情书般表达”的应用第一弹,亦为老人篇。本篇乃第二弹,小朋友篇。

寒假某日在米共同学家玩,她在厨房煮饭,我去凑热闹(喂喂,不是应该帮忙咩),看见一袋鹌鹑蛋,她说是生的,遂有如下对话:

我:我可不可以捏碎它?
她:不可以。
我:为什么?
她: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我:……

沉默几秒后,我说:“你这样教小朋友是不行的。”她以为我说得很长远,笑道到时再说。我说:“你现在讲不清楚以后也不会讲啦,须知道即使是对小朋友也要把理由讲清楚才可令他信服。”于是我做示范:

小朋友:为什么不可以捏碎鹌鹑蛋?
大人:因为捏碎了你就没得吃。
小朋友:如果我选择不吃呢?
大人:但那样会弄脏袋子。
小朋友:那如果我会清洁好呢?
大人:呃……那就捏碎吧。

米共同学也随即恩准我捏碎一只蛋,不过我懒得清洁故弃权。

那模拟对话是边想边演,才几句对话就进展到“可以”,自己也稍感意外。但“负责任”也是对小朋友的教育之一,既然他选择玩,而且愿意清洁,那何不让他尝试捏碎一只鹌鹑蛋的感觉?

继续阅读下文

“管他全球暖化”

寒假某次,与祖母及表姑妈去超市途中,她们聊起有新科学研究发现全球暖化与碳排放无关,美国佬却借题发挥欺负中国……

当时顿然一阵烦心起,大叹又两个无知妇孺!本不愿费唇舌解释,但那些天我刚看过梁文道在《开卷》讲此议题,又正参透得“如情书般表达”精神——因为两个老人家不知道才需要你这大学生解释嘛!于是……

我放慢语速说:“关于这点,的确,有科学家认为,全球暖化与碳排放,是无关的……不过,大部分科学家的共识,都认为相关……”

两个老人家“哦……”了一声,理解力似乎比预想中好。话题本可就此打住,但我口比我脑更快脱出后话:

“即使,全球暖化与碳排放真无关,美国佬的确在欺负中国,但也不可以因此认为‘那我们为对抗美国佬再排放多点吧’……其实,管他全球暖化,最关键是我们的身体健康。譬如旁边的汽车废气,即使和全球暖化没有关系,但我们吸了对身体不好,你们说是吗?”

两个老人家又点头认同,随后话题竟然转到家电节能讨论!

兴许是写博多了对文字较为敏感,我发现有些人与老人家讲话很容易不耐烦,语气用词亦不甚悦耳。以前我也认为与老人家讲话是麻烦事,现在则视之为一个表达挑战游戏,若表达被理解就颇有成就感。

最后要说明下,我本人很关心全球暖化等环保问题,但在与老人家对话的情况,与其解释一堆海平面上升等严重世界问题,还不如着眼于最基本的个人身体健康……?

因为不知道,所以当如写情书般表达

真理或谬论,据说在蹲茅坑时想到的概率较大。电路接通虽在一瞬,但前期积累实必不可少。早前我因为几件事发现了点小规律,在此与大家分享。

事件一:

上学期开始“画感觉”,本意是当作每天功课勤练,奈何其它要事占去更多时间,故只在“有冲动”画画时方动笔。于是发现,闷闷不乐心里憋着正是最想画画之时,“喜上心头”远没有“怒火攻心”激发画画欲望和创意。

但,开心时画得往往精致,不开心时则画得较粗放。(这点暂不讨论。)

事件二:

看唐诗宋词,总遇到乡愁闺怨之类题材,是古人偏好闷骚题材,抑或他们也是在闷骚时写出好作的概率更大,从而更容易入选三百首?

事件三(解答提示的事件):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