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观察

“禁开”与“闭”

偶然注意到一个标识:常闭式防火门,保持关闭状态。(图片请看百度图片的搜索结果,博主偷懒不贴了。)

这句话旁边是一个红圈加斜杠表示禁止的“开”字——咦?为什么不是一个大大的红色的“闭”字?为什么要从否定的角度要求?

想来,佛门戒律,也多是禁止的用语,如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

隐约记得很久之前看过一点资料,好像说人类对禁止的提醒会敏锐些,但一时找不到相关资料。如果有博友知道请不吝赐教!谢谢!

有的发型对吃饭不太友好

在某食店,见到几桌外一位姐姐(不排除同龄或龄更低,目测能力有限),右手拿着筷子吃,左手“优雅”地按住后面的头发,乍看那个长发好像不妨碍吃饭?几秒后松手,原来是个里面的头发长,外面的头发短的发型,吃饭时那些短的部分有“抢吃”的嫌疑,于是那位姐姐就按住它们。

这种吃饭姿势不是第一次见,女人爱美牺牲一点吃饭的方便算什么呢,不过至少吃饭时可以把头发绑起来?旁人看着觉得吃饭吃得挺累,还是说其本人觉得这样不累而且动作很漂亮?

谢谢那位姐姐,给我一个机会本日第二次博客除草。近日事情甚多,多记在纸笔上,有机会再整理上博客。各位1111节日快乐!(虽然就我所知熟客没几个过节。)

一个极端假设而已……(补充篇)

前篇提及我看到某对夫妻,会想假设他们孩子死了,他们肯定离婚,他们靠孩子勉强维持关系……这起心动念要忏悔,但我此想法并非无故妄念,下试述其由。

他们是离婚后再婚夫妻,再婚前各有一个孩子。第一次离婚后各自单身,重新恋爱找新伴侣,正常。后来,“搞出人命”,按计划生育政策如果生下来要罚款。“要不要”这个问题他们肯定考虑过,最终由于种种因缘,孩子生下来,他们也为此而再婚。

孩子现在是幼儿园年纪。其实早在孩子刚出生不久之时,我就觉得他们之间没有了怀孩子之前的甜蜜气场,女方讲话总是气冲冲,好在男方较憨厚不至于吵架。我以为这是轻微产后抑郁,或者照顾孩子晚上总睡不好脾气不好而已。时间后推,女方硬邦邦气冲冲的讲话方式毫无改善且越见其甚,男方依然憨厚但也会牢骚几句,总之是非常不和谐的气场。

按说夫妻吵架难免,床头吵架床尾和就好。但我看着他们不得不把评判标准下调:“床头吵架床尾和”还好,“一个月有半个月在吵”也不太坏,相比“不和谐的临界吵架(指未互相吵但讲话语气一直不好)状态”比例占90%以上而言……

继续阅读下文

水分,顺便番石榴汁

某饮料外标曰“果蔬汁含量30%”……当然,没有傻瓜会标成“水含量70%”或“仅含水70%”。

此罐“混合果蔬”,自称由五种果蔬混合。一啖,仅反应到是番石榴味……

且慢,何以觉得是番石榴味?这只是番石榴“汁”味,自然的番石榴似乎不会尝出如此味道……

再啖,仿真实算尚可。而之前和现在都不明白的是香蕉,人造香蕉味和自然香蕉味似乎没有交集。

因为人能知道不同品种味道有异的香蕉都有香蕉味,所以不介意偏差稍大的人造味道也叫香蕉味?

如果一开始把人造菠萝味叫香蕉味,人造香蕉味叫菠萝味,不知会如何?

识字

重庆回广州的火车,同车厢有一对母女,女儿6岁许。

某个时刻,母亲教女儿认字,女儿争论“砂锅”应该读“抄锅”时真戳中我笑点……

但,她们认完较大的几只字后就结束,一个杯面不是还有很多可利用之处?

单论文字,可以问产地在何处,顺便教地理;看配料认识食物和防腐剂名称;吐槽那句“图案仅供参考”;吐槽杯面没写食用方法;寻找生产日期……

撇开文字,可以细辨包装每种颜色,各种颜色是否搭配好看;观察图案和文字的排版位置,字体大小是否恰当;思考为什么杯面要做成那个形状,为什么用那种材质;思考条形码有何作用……

咦,不知会否吓坏小朋友?

重庆独行-7-大足石刻(兼伪攻略)

大足石刻,网上攻略说距离重庆2小时车程,菜园坝发往大足的汽车最早一班在10点多,觉晚,便去早早去班次更早更多的陈家坪汽车站。岂料有点塞车,加上乌龙下早一站,加上有点迷路,加上花时间吃了早餐,到陈家坪已10点多。

到大足车站,方知这是老站,去宝顶山石刻要去新站。车站阿姨指我去马路对面坐巴士。当时12点多,3辆巴士停着,饭市时间,不开!

问某司机,说不远,可步行去。的确不远,1公里左右。如果坐巴士,新站老站分别在站牌两末端,意味着可能绕城一周,囧,幸好没坐上。

到了车站才知道上宝顶山的车12点之后就不开,售票姐姐建议打的上,价几何?30元。车站车呢?4元。囧,我恨!

老子才不打的,世界上有打摩托这回事!18元成交上山。

景区入口距离售票处有一小段山路,摩托车会开价5元,官方电瓶车2元。实真不远,步行3分钟可到。

作为一个佛像控佛寺控,大足石刻是此次重庆行最期待的一处景点,怀抱着与看龙门石窟类似的朝圣感去看,不料刚入门就有龙门石窟的既视感——又一个名人,严格而言是领导人的参观证明照片show……

继续阅读下文

门外汉的书画展

回家次日,便去了某书画展兼慈善拍卖会。

凝望某巨幅山水画良久,动用全身却只得微量的美术知识“微观观察”——为什么用毛笔点出一片绿色就表示树,而且的确看起来是树?为什么很多黑横线就是楼梯?那稍显粗糙的笔触是真粗糙抑或当称作豪放?那点相较于整幅画面略觉过于鲜艳的用色,是突兀抑或突出?……

正全神观察时,一位先生来搭话,解释画中风水玄机,随后方知他是画主。画乃某著名画家所赠,此次贡献作慈善拍卖。据其所言此画值10+万,如此既然看我学生装束似不值得花此唇舌?但很快我就觉得他没亏,因为我和他浅聊中似吸引到些人气,他可以向更多人讲解。(当然人家也可能正是要解你懵懂学生之惑,Snowyy你脑子勿要太邪恶。)

地上趴着一幅很长的《道德经》,远乍看甚完美,然凑近一字一字地看,不难看出有“失手”之笔。由此自以为可证一谬论:完美之作无有,书法家偶然写坏字,而我偶然写好字,概率之异而已。过分完美,岂不成电脑打印字体?(你为毛笔信的劣质字体找台阶下?)

何以很多人写《兰亭集序》、《念奴娇-大江东去》、《岳阳楼记》?除因皆是名篇,是否还因为很多书法前辈写过,参考很多临摹很多练得很多于是写得也多?

继续阅读下文

考车若干事记

上周金曜过场地,侧方停车,脚震犹记省。叹考牌艰难,当记小心驾驶,勿使证还!室外寒风练车,一轮月盈亏,终于告终,个中数事,浅作小记……

其一,谈资。

考倒桩后,通过者讨论“过关诀窍”,一再重复扭转乾坤之瞬间,概因尚有不过者在场,当要传授经验。而当不过关者退场,及至其后数日只有过关者在场之场地练习,话题依然持续。

既已考完,为什讨论?即使总结得黄金法则,于己于人已无用……是否可由此推测人有“事后诸葛亮”倾向?

其二,抽题之缘。

场地中,百米加减档和限宽门,因车速快有一定练习危险,加之抽考概率低,教练几乎没让练。

某次教练考试,过关者方可“进阶”练此两项。当时我出小错,未能练上,虽现在说此话颇显马后炮,但我的确想既然无缘练习就不会抽到,淡定。当时进阶者A,场地第一次没过,补考抽中百米加减档,此乃命运?所幸她考过了。

其三,“诅咒”。

考倒桩前,B开玩笑说C过不了,结果C过了,B两次都没考过。

考场地前,D开玩笑说C过不了,结果C第一次没过,第二次过了,D两次都没考过。

继续阅读下文

何故墨砚浅?

墨砚

凝观墨砚,忽觉其浅。深磨多墨,岂不省事?室友答曰,碳粒子沉,若深多磨,墨恐不匀。

惑未解矣,时有重思。宣纸写字,笔划化开。岂墨本不该多耶?故墨盒以棉花作垫,亦是避免笔头接触过多墨水?

番外

铁杵磨成针,墨柱磨成——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