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放松效果,佛经vs酒精

上周六晚部门聚餐,但因此错过逢周六的佛经学习,实不为免费饭喜。饭后又唱K,high不起来,便静待一隅。原来这比宣告“我醉了”更能令人相信我真醉,不时有人关心是否喝多。

呆眼看着烟雾之室,想起一周前与两室友聊起喝酒。她们认为酒精有良好放松作用,去酒吧喝酒、与陌生人搭讪聊天是现代人的减压方法。我则认为单是酒吧的烟味就可使我远之。而且,我习惯从喝第一滴酒开始就警惕着不能喝醉,如此神经紧绷岂得放松?

对现在的我而言,每周最大的放松是去佛寺,用室友的话说是“每周及时去佛寺把烦恼清理干净”。那个当下静心分析自己心理:即使身处被大多数人认为减压的酒精与大音量KTV房,但心却飞在数理外的佛寺,可惜着错过的佛经学习。

不过室友认为我还未看到社会黑暗、还未被社会污染,所以佛经还能奏效。但我认为若我坚持学习,待到更深入了解社会黑暗的时候亦有了更强的佛经抵抗力……

当然,我没泡过酒吧,不能绝对否定其放松作用,他日迟早会体验到,到时再判断泡酒吧泡佛寺哪个舒服……

目前,是佛寺更令我舒服。有同类否?

醉酒

原来,姐姐我说的最诚实却最没人相信的话是——“我喝醉了”。

诸位博友请认真看本篇行文,这是博主我第一篇在醉酒状态写的博文。似乎言语尚算清晰?

今天平安夜,全公司吃饭,少不了敬酒。若干杯后我觉头晕,果然我醉酒的反应是想睡觉。所以我宣告“我醉了”,可是大家都不相信,说真醉的人不会承认自己醉——就不兴我是醉酒后依然是诚实的好孩子?

说我脸不红,走路不晃,说话清晰,谁都不相信我醉。但我知道自己头晕,肯定有醉。保持神智清晰不至于乱说话的方法之一:背《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回到公寓,问别人醉酒反应,似乎话稍多,于是终于有人觉得我有醉……原来我醉酒是这个反应,不过似乎还未及底线。日后再行测试……

人家李白醉酒后能超常发挥写千古名篇,何以这篇醉酒文没甚超越?

初尝醉的感觉

中秋节(25号)那晚,我们班聚餐。上午班长问我想喝什么,我脱口而出“红酒”,他马上说可以。他说啤酒消耗太多,红酒耐喝一点。

我当然开心啦,本以为暑假后下一次喝红酒就是寒假的事,竟然这么快又就能喝到了!

本来还略略担心了一下怎样开瓶盖,谁知买来的是甜型的,没有木塞。有点失望呢,我不太喜欢甜的红酒。不过这甜红酒与我假期喝过的5°的不同,它12°,有点份量,好好尝尝。

继续阅读下文

昨天开广东老乡会

新生军训完了,二级考试完了,开老乡会的时间到了。

这次老乡会是大二的我们请客,室友开老乡会也是大二请客,难道这是不成文规定?

被人叫“师姐”“学姐”,略怪略爽。因为动画同好迅速和两位同系师弟混熟。说起同系,我的专业是新开专业,学院只在这个专业收广东考生,所以昨天7个广东同系者同坐一桌。远仔说:“我们3个是元老,你们4个是护法。”

去之前我就感觉这次不可避免要喝酒,实践证明也如此。幸好那杯子是瘦瘦的酒杯而非水杯,“干”起来没那么大份量。没确切数下喝了多少杯,大概有六七吧。

继续阅读下文

开红酒大作战

因为秀丽的好酒量,我对“酒”这个字少了不少抗拒(详见此文),同时也很想知道自己的酒量和醉后的反应,就决定回家喝酒!我对啤酒还是很抗拒,当然就喝红酒啦!

回来后就去了超市,买了红酒两瓶。why两瓶?因为那两瓶性价比差较远,我想知道其中的分别,就都买回去。

开那瓶“宝石红”葡萄酒时,发现是个很普通的瓶盖,里面没有木塞。喝下去颇甜,认真看看标签,才发现配料有白砂糖。酒精度也只有5°,就是甜的饮料嘛,难怪便宜-_-

喝那红酒时我才突然明白原来酒过喉咙那怪怪的感觉和酒精涂在皮肤上的凉感是同一原理,唉,如此迟钝,白学化学了-_-难道喜欢喝酒的人就是喜欢那凉凉的感觉?

第一瓶低酒精度的红酒无形中成了过渡,喝完后就开第二瓶——干红。

因为家里有多合一的开瓶开罐工具(如图左),买红酒时根本没想到这个开瓶器是如此的——废!

把螺旋体插进去后,使上三天饭量的力也拔不出来!而且螺旋体顶部似乎很儿戏,感觉用力一点就会断。最后出动了螺丝批、钳、剪刀才让酒呼吸到外界的空气,而且木塞已经破烂不堪,还有木屑掉到酒里,真是失败非常!!

开红酒器具

实在不甘心喝有木屑的红酒-_-不久后再买一瓶,这次要买个专业的开瓶器!那次去超市我没有参与,嫲嫲就买来如图右的开瓶器。乍看还有点姿势。

我满怀期待地再次开瓶,插进去再拔出来,哦,有点动静,谁知只是螺旋体出来了,木塞丁点也没动过!

我细细研究下那开瓶器,发现它的螺旋体部分过于圆滑,半径也小,底部不尖。螺旋体插进木塞里的深度不够。注意中间连接的部分,那胶颇薄,用力掰上面的把手时那里会向内屈,很脆弱的样子。所以,这个开瓶器也是一个字——废!

再次不甘心,我就不信买不到个能用的开瓶器!于是又逛超市,我选中了如图中的开瓶器。它螺旋体半径较大,底部也尖,整体看上去结实,插进木塞里的长度也貌似足够。

为了测试这个开瓶器,当然要再买一瓶酒啦!但这次我想试试白葡萄酒,就买瓶干白。

非常可气的是老豆抢了我的工作,擅自开了瓶!据说不到三分钟就开了,我也看见木塞好好地插在瓶口。自夸一下:果然慧眼!

唉,感叹市面的产品啊!那多合一开瓶器的生产商有没有试验过没有把手能否开瓶呢?不能开或开得很糟糕的话又何必硬装上螺旋体呢?那貌似专业的东西也是浪费石油浪费钢铁,既然知道外形基本如此为什么不再稍加努力生产出真正能用的呢?!

用吸管喝啤酒,怎个样子?

某日看到一个插着吸管的盒装奶,联想到如果把吸管插在罐装啤酒里会怎样。

于是想到一个场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双手捧着一罐饮料,用吸管喝着。一个十几岁的姐姐见他(她)一个人这么闷,就走去说说话。在走到小孩身边和说第一句话的空隙里,她在心里大大地感叹一下:用吸管喝东西的样子好可爱啊!

之后来句很自然的开场白:“××,一个人在干什么呢?哦,你喜欢喝什么,让姐姐看看……”,小孩是酷酷的不爱说话的类型,他(她)慢慢地向那姐姐展示了罐的正面——啤酒!那位姐姐的表情……(请自由想象)

对“喝酒”稍改观

上周六,去送别大四的老乡会——又一个会碰到很多酒的时候。

同一个餐馆,上次去是去年11月11日光棍节,班里的聚餐。那时我颇看不惯同学喝酒那很大人的样子,对“能喝”这词也很不屑。

而这次老乡会,我第二次产生“想得到‘能喝’这种能力”的念头。第一次是看《彩云国物语》小说时,秀丽为了和工部尚书管飞翔谈建设茶州学术之都的事,要和他斗酒!秀丽的酒量嘛,用她的原话来说,就是“我母亲好像很能喝的样子……我自己至今为止几乎没喝过酒,所以不是很清楚酒量算大还是算小。” -_-///

但结果是她喝了很多都没醉,欧阳侍郎说她喝下去的量已经不是酒量大小的问题了,她完全靠毅力在支撑。最后她喝下了全国酒精度最高的“茅炎白酒”,赢了管尚书。

                  

管尚书说:“……这和酒量大小没有关系。如果真心不想认输的话,就算死也不会倒下吧。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会喝到死为止。那就是背负着他人性命的官吏必须具备的毅力。……”

我没醉过,也不知道是否可以靠毅力使自己不醉。秀丽有她母亲千杯不醉的血统,我不知有没有,我父母都不碰酒的。看完那段之后,我真想试试自己酒量有多大呢!不过我始终抗拒啤酒,啤酒太难喝了!红酒或黄酒倒还可以“用作练习”,白酒最伤肝,还是远离。

之前看《三人行》,说人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喜欢古董,这是自然而然的。而我现在(19岁)对“喝酒”的改观是偶然还是必然呢?如果我不看《彩云国物语》就不会看到斗酒这一幕,我就还是讨厌酒。抑或是这类情景其实经常出现,只是现在的我才与之频率相通,接收也接受了呢?

虽说略改观,但只限于“能喝”二字,我对“不喝就不给面子”之类逼人喝酒的话还是万分抗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