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食物

你怎么又来了?

因为种种因缘,我又来到粤B城。

去有去因,来有来由。再次来,不代表当时离开错误。

我不后悔曾经离开,一些难题在当时难以解决;现在又来,是因为当时的难题现在都初步解决,甚或可以认为,若非离开过,便不会有现在的相对顺景。

离开的理由,去年写过,不妨以现在的心态,再写一次吧。

一、“吃饭”是核心问题,素食者的吃饭艰难你懂伐?

抓本质。这几年,精确说是近五年半,我的一切变动,都一定会考虑一个核心问题——吃饭。纳尼?不是满大街都是餐厅可以吃1个月不重样,竟然有吃饭问题?——如果你开始吃净素(无动物无五辛),并坚持1个月以上,你就明白我说什么了。

剧透给你吧:

你会发现快餐店长长的自选菜,你能吃的只有大概前面1/4的蔬菜区,而且那个区域每天的菜都差不多。蔬菜还90%以上用蒜炒,如果你不吃五辛,挑蒜足够锻炼你耐性和视力;

去餐厅点餐,你会发现琳琅满目N页的菜单上,你能点的却10个指头数得过来(甚至是5个指头);

去买个面包,咸包大概率有肉,如果你刚好和我一样不喜欢甜包,那每次只能直奔咸方包。如果你还尽可能不吃鸡蛋,那索性不进店;

吃个汤面总可以?汤底大概率有肉……

外卖呢?全素套餐的概率肯定低于5%,总人口都没有5%全素食者,1%估计都悬,餐单自然不会有5%的纯素套餐嘛。

以上,你体会到一个素食者的吃饭艰难了?

掐指一算,自2012年初我开始吃素,已经五年半。2012年的工作恰好可以有时间自己做饭。但往后工作变动时,吃饭问题可谓头等大事,是我做一切决定首要考虑的问题。如果饭都吃不好,怎么好好工作呢。

二、寻找“住处、工作、通勤、作息、吃饭”同时合适的最优解

2014年初,即我上一次离开粤B城又回来,不得不说当时的住处、工作、通勤、作息、吃饭等,已经是“相对最优解”:

租住在佛寺附近每天能去佛寺吃早餐(这点非常重要!佛寺的丰富多样的素食早餐保证了我基本营养,所以中午虽然天天快餐吃来吃去就那几样也能凑合);

周末方便去佛寺做义工和上课,在佛寺吃饭,租房对厨房几乎零需求,正因此才在佛寺附近较高的房租区域里租到相对便宜的住处;

又所幸公司离住处在合理通勤距离,不至于在路上耗费太多时间;

工作内容也算喜欢,能学到很多东西……

虽说当时找工作有意识地要同时满足上面几个条件,但心想事成多少拼了点人品和运气。若其中一个条件不满足,生活都会折腾好多。

然而时移世易,因缘变动,合适的事物会变得不合适。

2016年初,工作要换到我不喜欢的办公室,与此同时公司产品渐渐不适应市场需求而公司未见有相应调整,业绩下行,这些是我辞职的直接原因。

而根本原因在于,我的工作、修行、学习和生活产生了难以解决的矛盾,表现形式是生活太累,生活质量偏低。

当时周一到周五上班工作,周六日,上午在寺院做义工,下午稍微休息一下,就要准备晚上的课程,晚上上课,周末睡懒觉睡午觉的机会都很少,一个星期排得满满,几乎没时间学习一些佛法以外的工作技能。

周末的义工其实是工作日每天去吃早餐对佛寺的回馈,两者其实互为因果:因为吃早餐所以我要回馈做义工;因为我喜欢佛寺我乐于做义工,所以我要住得近,但我不方便做饭,所以我需要佛寺饮食的帮助。

但此非长远之计,如果我没有空闲时间学习和提升工作技能,我就难以胜任更高的工作,难以提高收入,有点看不到未来。

如果我要好好学习,同时还住好一点。那就必然要住得远离寺院,而且不会再去寺院做义工。但既然不再去佛寺,我何必留在粤B城?

试想,若不离开这个城市,无方向地找一个边缘、便宜、环境良好的地方好好学习,然后开始找不确定的下一份工作,岗位和通勤距离都不确定……岂非冒险?

所以在当时,要想生活环境好一些,不要太忙太累,好好学习进修,以胜任更好的工作,安身立命——则离开佛寺,离开粤B城,是那个当下的“最优解”。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亲近佛寺几年的所学所修,“自度”足矣,但实在兼顾不了佛教的学习和服务,我就从佛教学习暂时“毕业”了。

三、在家乡,依然绕不开“吃饭”难题

回家之后,居住吃饭等生活环境都比较安定,我报读一些在线课程,好好学习,做了好几本笔记。在我爸的公司打杂半年,对这个小城市的气氛、商业机会、中小老板群体等有一些感性认识。期间尝试综合老经验和新知识沉淀了一些小作品,其中某个小作品正是我得到现在工作的直接因缘。

可能有机灵的读者会问:在家里住得好吃得好在自己家公司工作,不是很舒服,为什么要再来粤B城?这位朋友果真金睛火眼直击重点。确实,我在我爸的公司一方面做一些杂务,一方面我想自己的技能开拓相关的服务业务作为半创业,但半年的实践下来并未如想象的顺利,除了客观的市场需求不合适外,更重要是主观上我发现自己不太适应家乡的人际交往环境——无他,不擅长吃饭而已

此前,我从未在家乡工作过,只是看到家乡建设日新月异,看表象好像很多人没有大城市那么累,生活质量蛮好,说不定我也能在家乡好好发展。

真正工作过才知道,小城市和大城市确实不同:这里很多6天工作制,以更多的工作时长补效率短板。即便如此,人均GDP和大城市比依然相差较大。

人口少,圈子小,社交颇为重要,小老板每天总要花上不少时间在各种群刷存在,吃饭应酬是常事,尤其喜欢晚餐吃大餐聚会,这边大多数酒楼还不禁烟……每次家里说出去吃饭我都不太想去,何况作为工作去应酬。我吃素,通常不吃晚饭因为吃了容易睡不着,还特别怕烟味——我真“不擅长吃饭”,在其他人可能就是不擅长任何事情都一定擅长吃饭,但于我却是实实在在难以克服的障碍。

四、吃饭自由是人生目标之一

要想不上饭桌就搞定业务,或者由我决定这顿吃素,则我自身必须成为稀缺资源,要达到即便是乙方身份也有甲方的姿态,为“吃饭自由”而已——这大概是对于后半辈子都不会擅长吃饭的我不得不定下的人生目标之一。哪里能让我更快更顺利达到这个目标,我就去哪里。

在确定现在的工作之前,我也看过不少招聘信息。你猜我怎么选工作?看到一个岗位先找公司所在大厦,放在度娘地图上搜位置,再搜附近是否有素食馆,如果没有,直接pass;如果有但不在步行5分钟范围,先放放,走不过去的素食馆其实约等于没有,大概率也pass。吃饭问题是头等大事,真的是特别现实的问题,饭都吃不好肯定影响我工作,我何必去一个既不能好好吃饭又不能好好工作的地方?

所以一度比较纠结,在家乡不擅长吃饭,再去粤B城吧,工作和吃饭又似乎难以兼得——感兴趣的工作附近没有素食馆;素食馆附近没有感兴趣的工作……我只是不想伤害动物,吃个素怎么就那么难呢?……

“天无绝人之路”,也许真要被“绝”过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因为某些因缘(省略3000字),我在没去粤B城的情况下,就得到再次去粤B城的工作。而且以前那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基本上都解决了:

首先,行业,是我非常喜欢非常适应的行业;

公司有实力,是这个领域的龙头;

我的岗位,非常符合我的兴趣和综合技能;

公司位于郊区,附近房租相对不高,环境良好。定了工作再找住处,住得比较近公司,骑车上下班,通勤体验较之前的工作大大改善而且省很多时间;

住得近,公司节奏不算快加班少,住处还有洗衣机(这个也是刚需),相比之前的工作生活都少了很多“时间损耗”,所以我能自己做早餐,有时间做早晚课。

最最重要的吃饭问题,因缘巧合附近有素食馆,每天吃自助餐我才不会到处晒伙食呢!而且即便应酬出差,我依然可以大大方方吃素。这实在大大解决了我的吃饭刚需问题!

一切都颇为合意,低概率地得到一个各方面都刚刚合适的最优解。特别是吃饭问题的解决,回想起这五年半为吃素问题伤过的脑筋,实有苦尽甘来之叹。

工作生活吃饭通勤修行都相对顺景,而且通过在家的学习,过往知识的梳理和新学习的方向都比较明朗,我对自己的未来有“迷之自信”。

至于修行,现在住处离佛寺很远,中短期内不会太参与佛教的学习和活动了。

前面说住得近佛寺固然有吃饭的需求,但同时我是真喜欢佛寺的气氛,我喜欢看到佛像,喜欢佛寺的香味,喜欢听佛寺的诵经声音——去佛寺于我是一个“充电”的过程,我是愿意常去佛寺,我甚至想过以后如果买房子也要买在佛寺附近。

去年离开粤B城后,如同“毕业旅行”一般去了两处佛寺参学了一段时间,回家一年只在春节去过一次本地的佛寺,一年来没有佛寺没有师父没有莲友,感觉还可以,并没有觉得修行受到多大影响。我至少每天早晚课看到佛像,会诵经念佛,修行上自认稳妥,念佛求往生这一点这辈子都不会改变,方向正确,没什么好退转(难道退转到三恶道,不可能嘛)。我有五年时间在佛教学习上花过较多时间和精力,够“自度”,现在我要在工作技能上多花时间和精力,好安身立命,借假修真,自利利他。虽然不会花太多时间在佛教上,但早晚课都坚持做,佛号也经常念——没问题,阿弥陀佛知道。

综上,我又来了。

包粽子小记:脑比手灵活些许……

端午节前,在婆婆家包粽子。记忆中是人生第二次包粽子,第一次已不知何许年月。

叠好两片粽叶,折出一个角,放馅料,边上加粽叶,再加料,又加叶,差不多就折转粽叶,用大草绳绑好,便完成一只粽子。

馅料都一样,只要包出来,味道都一样。而粽子的外形足够体现高手和菜鸟的水平之分。如本人包的,整条粽子形状不那么常规:有的像骨头中间凹进去一点,有的像圆柱呆呆的;草绳绑成“五花大绑”,无甚章法,不留空隙让米掉不出来就行。大家包的粽子放一起,很容易认出哪几条是出自我手——丑得鲜明,认不出才怪。

婆婆说有人三片粽叶就能包一条粽子,而她需要四到六片不等。于是在我包第三条粽子开始有点熟手时,就琢磨怎样“用最少粽叶装最多米”:开始两片粽叶叠几分之几、要不要稍微斜交叉、装多少为刚好最大化?……该说这是商人思维还是理工思维?(婆婆说粽叶多粽子更香,所以多一两片粽叶说不上是纯属技术不好的浪费。)

又包几条后,我打起馅料的主意。手上包的素粽主料是冬菇红枣绿豆(还有一样地区特色食物不说)。我问“能不能放腰果进去?”婆婆说没试过。理论上放什么进去都可以:花生核桃巴旦木、豆腐豆干素肉、芒果苹果雪梨龙眼荔枝香蕉,甚至巧克力……婆婆说只做过素肉馅的,其他没试过。

突然看到两种思维的不同:婆婆年年包粽,包得公认好吃。她能保持每年不变的馅料水准,知道备馅料和包好粽子的多处细节,但几乎没想过放其他馅料做粽。而我嘛,才第二次包粽子,包得还挺丑,还没准备过馅料,就开始想怎样减少粽叶成本,怎样创新馅料……

和一位朋友说起“腰果粽子”,那位吃货兴趣相当大,喊着要吃。我说我只是想到,并没有真做。执行力不足啊亲!有想法加细致的动手能力才能做好事情!不经意又反省了一下。这次是快包完才想到,如果下次再包粽子,我肯定要试几种馅料,等我好消息!

回来搜索到某宝上有水晶芒果粽,度娘搜出有巧克力粽、芝士粽、南瓜粽等等。目测还不像月饼那么多元,姑且观望未来哪一年会有各种不常识馅料粽子密集上市……

调食,再次尝试不吃晚餐

去柬埔寨旅行回来快4个月,博主在忙什么呢?简单点讲,各种学习,各种练习,并尝试开拓一些业务。报了个课程,补了很多短板,初步觉得可以出来“见人”。于是我决定在我老豆公司“半工作”:即半协助老豆一些事务,半开拓自己的业务。

当我宣布去老豆公司工作时,家人挺开心,因为我之前一直对老豆的行业不感兴趣,不过现在我发现一些点,我可以切入,而且可以结合自己的所长且开拓自己的业务,就决定出来工作。

同时,我开出一个条件:晚餐不能煮我饭。我说我晚餐吃很少就可以,不吃也行,在粤 B 城就经常这样,比较舒服。这种作息对早餐要求很高,早餐会吃很多……

经过解释,家人同意。下面我分享下这调食之事。

继续阅读下文

饭当菜吃

六年前的动画《K-ON》(轻音少女),剧中有首歌《ごはんはおかず》,意思是“米饭是菜”,歌词大意是“米饭很厉害,和什么都合得来,没有饭就不好了,不如说米饭是菜”……

对我来说,“饭是菜”的体验在吃“油盐煲仔饭”时特别明显。因为我特别喜欢吃煲仔饭的饭焦(锅巴),婆婆经常煮煲仔饭,饭熟后还继续加热,才出饭焦。每次铲饭焦都特别香喷喷!饭焦产量不稳定,有时厚些有时薄些,看上去有大半碗,其空隙较多,实际下来也不多,少为贵。

通常我吃饭焦都不用夹菜,饭焦的焦香和油盐咸香,已经非常足够!再夹菜反而觉得挡了饭焦的香味,菜汁也会令饭焦少了几分松脆,都不必了,饭焦就是饭当菜吃。

即便不算饭焦,我也举得煲仔饭的饭比电饭煲的饭好吃,难道是因为有油盐?婆婆说:“如果去农村,吃那种烧柴草大铁锅做的大锅饭,那饭焦更多更厚更香,饭也非常香……”可是现在农村也很少这样煮饭了。几十年前家家户户都这样煮饭吧?我想象中那样煮出来的饭好香,真不用多少菜来送饭。不过好像没怎么听说人怀念那个时代的饭?

继续阅读下文

菜头菜尾

本文主角是我婆婆。(每次写到“婆婆”一词,无论电脑还是手机,我都要考虑会不会引起歧义。不少地方这个词是“丈夫的母亲”之意,而我的意思是“外祖母”。顶多我下次写再啰嗦一次,囧。)

这段时间在家,中午基本上都去婆婆家吃饭。我觉得婆婆煮菜煮饭更好吃些。她乐意煮饭,有空就琢磨着做点什么好吃的。她也基本吃素,也炒纯素给我吃,这点很放心,不担心什么蒜头鸡精乱入。

她时不时和我讲,今天又以如何如何低价(1元2元)买了一袋菜;或者,某某卖菜的把“菜头菜尾”送给她。

这些菜头菜尾,不是烂的,通常是老一点,不少人买菜会把它摘下来不要,而婆婆多数情况下都不嫌弃。有时是一起买菜时,旁边的人挑出来,她问那人要不要,如果那人不要,婆婆就打包拿走。有时是卖菜的也认得她了,留着一些头头尾尾,非常低价卖或者索性送给婆婆。

继续阅读下文

2016柬埔寨两周行-5-素食者出国饮食经验

第一次以素食者的身份出国门,出发前把不吃的肉类五辛等名字列在txt上,以备万一点菜店员听不清楚我询问或不要的东西,可以给文字他看。实践发现,如果店员听不懂几个英语单词,也不会看得懂……要不下次准备几张图片吧……

多数菜单都标清楚配料,素菜占比偏少,而且只有杂菜vegetables,比较少单品种菜,做法多数只有炒。最常见的素食选择是汤粉汤面、炒面炒饭、炒杂菜加白饭之类。

基本上,说“No meat, no garlic, no onion. Only vegetables.” 可以应对多数情况,视需要加几句“No fish, no chicken, no pork, no beef, no eggs…”之类。不要肉类大致可以完全实现,不要蛋有时实现不了,有些炒饭炒面明说了不要蛋,结果还是有些蛋末,我听说有的人炒饭炒面没蛋炒不出来,但我也吃过炒得出来的。

继续阅读下文

蓝色的食物

见同事用 excel 做饼图,其中红色部分占 80% ,本人吃货逻辑上脑,指着屏幕说:“啊,辣椒饼!”

稍加端详,饼图还有小部分绿色、紫色和蓝色,就补充说:“青椒紫薯……辣椒饼,咦,蓝色可以是什么食物?”搜索大脑的食物库,好像真没有天然蓝色的食物,而且想象中,蓝色食物感觉很不自然……如此不小心发现一个不常识。

搜索得果壳这个帖子《为什么自然界没有蓝色的果实?》,主要从视觉不敏感的角度分析这个问题,还贴了些蓝色果子照片;另有一知道答案说自然界蓝色东西多含铜多所以不引起食欲。

想起来过年时吃彩虹珠(现在叫彩虹糖),吃到蓝色那颗也突然觉得有点异样,当时只很浅地觉得蓝色食物很少见,但没深入想,结果竟然由 excel 饼图引出这个问题,轻轻地补了常识。

手劲

从来认为“手无搏鸡之力”之词与我不沾边,但早日在斋堂,受打击了……

那时在佛寺斋堂厨房,我戴上口罩,站在离炉头三米外的地方“观察学艺”,顺便打打下手。当时锅里炒的是豆皮,料熟收火,大厨转头叫我过去“铲两下”,我条件反射地摇头说不用,怕搞砸了这么大锅菜。不过大厨说“来嘛来嘛”,我想反正已经收火了,铲两下不会影响火候和味道,就走过去,两个锅铲,一手一个,我铲……啊?咦?铲不动!再使劲……还铲不动!

那锅直径近一米,菜料也是一个(或一个半)常见水果筐的量,当然重!平时看两位大厨炒菜,铲起满锅的菜动作有点慢,但我从来没想到这是因为费劲,且费劲竟然超出本人手劲范围。也许我更应该检讨缺乏锻炼,手劲变小了,以前应该是女汉子级别(如无记错)……

此说“手劲”实是“臂力”,当时脱口而出这个词,这些天想着要写这篇也是这个词,就将错就错。虽然很直觉地想过是否该打球或练下俯卧撑,不过下一瞬间就否掉,哪有时间。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还好自己的发心正确,周末在斋堂做义工帮轻厨房工作,感谢回馈厨房的各位。自利也利他,平日缺乏体力劳动,周末在斋堂正好补一补。

“吊味”

认识“吊味”一词否?若非为了更篇除草文也不知道这个词在网络如此少资料,某百科里说这是客家话词语,形容某人或某事很搞笑……这和粤语意思不同。

粤语里,这是炒菜用语,意思是炒菜时下少量的某食材或调味料,就提升整个菜的美味度,就像把美味从食物里面“吊”出来(吊有提取之意)……不过到底“吊味”到底是不是用这个“吊”,请允许我保留一丝不确定。

突然想到这个词是因为今晚洗衣服加柔顺剂时,脑中冒出一句“加些柔顺剂吊下味……”

正式来除草才发现“吊味”可能对大多数人是不常识的词。如果有人问度娘,度娘可能会告诉你,广东人炒菜喜欢用糖吊味(貌似江浙人也如此喜欢),本人也有此偏好。顺便黄婆卖瓜,本人炒菜还是挺好吃的。

最佳“笋”友

如题,杜撰此词,是因为好早前,坐旁边的同事跟我提起一首叫《最佳损友》的歌。早几天,工作上刚好和这位同事合作做了些和竹笋有点关系的事,遂杜撰此词说我们是最佳“笋”友。

顺带一提,这位同事是吃素的,对佛教也有一定的了解,如此凑巧坐我旁边。

又,工作时,竹笋有得看却没得吃,口水只能往内吞,谁知道,昨天佛寺斋堂出现竹笋!昨天今天在斋堂都吃上美味的竹笋。印象中在斋堂吃到竹笋的概率颇低,好及时的口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