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食物

包粽子小记:脑比手灵活些许……

端午节前,在婆婆家包粽子。记忆中是人生第二次包粽子,第一次已不知何许年月。

叠好两片粽叶,折出一个角,放馅料,边上加粽叶,再加料,又加叶,差不多就折转粽叶,用大草绳绑好,便完成一只粽子。

馅料都一样,只要包出来,味道都一样。而粽子的外形足够体现高手和菜鸟的水平之分。如本人包的,整条粽子形状不那么常规:有的像骨头中间凹进去一点,有的像圆柱呆呆的;草绳绑成“五花大绑”,无甚章法,不留空隙让米掉不出来就行。大家包的粽子放一起,很容易认出哪几条是出自我手——丑得鲜明,认不出才怪。

婆婆说有人三片粽叶就能包一条粽子,而她需要四到六片不等。于是在我包第三条粽子开始有点熟手时,就琢磨怎样“用最少粽叶装最多米”:开始两片粽叶叠几分之几、要不要稍微斜交叉、装多少为刚好最大化?……该说这是商人思维还是理工思维?(婆婆说粽叶多粽子更香,所以多一两片粽叶说不上是纯属技术不好的浪费。)

又包几条后,我打起馅料的主意。手上包的素粽主料是冬菇红枣绿豆(还有一样地区特色食物不说)。我问“能不能放腰果进去?”婆婆说没试过。理论上放什么进去都可以:花生核桃巴旦木、豆腐豆干素肉、芒果苹果雪梨龙眼荔枝香蕉,甚至巧克力……婆婆说只做过素肉馅的,其他没试过。

突然看到两种思维的不同:婆婆年年包粽,包得公认好吃。她能保持每年不变的馅料水准,知道备馅料和包好粽子的多处细节,但几乎没想过放其他馅料做粽。而我嘛,才第二次包粽子,包得还挺丑,还没准备过馅料,就开始想怎样减少粽叶成本,怎样创新馅料……

和一位朋友说起“腰果粽子”,那位吃货兴趣相当大,喊着要吃。我说我只是想到,并没有真做。执行力不足啊亲!有想法加细致的动手能力才能做好事情!不经意又反省了一下。这次是快包完才想到,如果下次再包粽子,我肯定要试几种馅料,等我好消息!

回来搜索到某宝上有水晶芒果粽,度娘搜出有巧克力粽、芝士粽、南瓜粽等等。目测还不像月饼那么多元,姑且观望未来哪一年会有各种不常识馅料粽子密集上市……

调食,再次尝试不吃晚餐

去柬埔寨旅行回来快4个月,博主在忙什么呢?简单点讲,各种学习,各种练习,并尝试开拓一些业务。报了个课程,补了很多短板,初步觉得可以出来“见人”。于是我决定在我老豆公司“半工作”:即半协助老豆一些事务,半开拓自己的业务。

当我宣布去老豆公司工作时,家人挺开心,因为我之前一直对老豆的行业不感兴趣,不过现在我发现一些点,我可以切入,而且可以结合自己的所长且开拓自己的业务,就决定出来工作。

同时,我开出一个条件:晚餐不能煮我饭。我说我晚餐吃很少就可以,不吃也行,在粤 B 城就经常这样,比较舒服。这种作息对早餐要求很高,早餐会吃很多……

经过解释,家人同意。下面我分享下这调食之事。

继续阅读下文

饭当菜吃

六年前的动画《K-ON》(轻音少女),剧中有首歌《ごはんはおかず》,意思是“米饭是菜”,歌词大意是“米饭很厉害,和什么都合得来,没有饭就不好了,不如说米饭是菜”……

对我来说,“饭是菜”的体验在吃“油盐煲仔饭”时特别明显。因为我特别喜欢吃煲仔饭的饭焦(锅巴),婆婆经常煮煲仔饭,饭熟后还继续加热,才出饭焦。每次铲饭焦都特别香喷喷!饭焦产量不稳定,有时厚些有时薄些,看上去有大半碗,其空隙较多,实际下来也不多,少为贵。

通常我吃饭焦都不用夹菜,饭焦的焦香和油盐咸香,已经非常足够!再夹菜反而觉得挡了饭焦的香味,菜汁也会令饭焦少了几分松脆,都不必了,饭焦就是饭当菜吃。

即便不算饭焦,我也举得煲仔饭的饭比电饭煲的饭好吃,难道是因为有油盐?婆婆说:“如果去农村,吃那种烧柴草大铁锅做的大锅饭,那饭焦更多更厚更香,饭也非常香……”可是现在农村也很少这样煮饭了。几十年前家家户户都这样煮饭吧?我想象中那样煮出来的饭好香,真不用多少菜来送饭。不过好像没怎么听说人怀念那个时代的饭?

继续阅读下文

菜头菜尾

本文主角是我婆婆。(每次写到“婆婆”一词,无论电脑还是手机,我都要考虑会不会引起歧义。不少地方这个词是“丈夫的母亲”之意,而我的意思是“外祖母”。顶多我下次写再啰嗦一次,囧。)

这段时间在家,中午基本上都去婆婆家吃饭。我觉得婆婆煮菜煮饭更好吃些。她乐意煮饭,有空就琢磨着做点什么好吃的。她也基本吃素,也炒纯素给我吃,这点很放心,不担心什么蒜头鸡精乱入。

她时不时和我讲,今天又以如何如何低价(1元2元)买了一袋菜;或者,某某卖菜的把“菜头菜尾”送给她。

这些菜头菜尾,不是烂的,通常是老一点,不少人买菜会把它摘下来不要,而婆婆多数情况下都不嫌弃。有时是一起买菜时,旁边的人挑出来,她问那人要不要,如果那人不要,婆婆就打包拿走。有时是卖菜的也认得她了,留着一些头头尾尾,非常低价卖或者索性送给婆婆。

继续阅读下文

2016柬埔寨两周行-5-素食者出国饮食经验

第一次以素食者的身份出国门,出发前把不吃的肉类五辛等名字列在txt上,以备万一点菜店员听不清楚我询问或不要的东西,可以给文字他看。实践发现,如果店员听不懂几个英语单词,也不会看得懂……要不下次准备几张图片吧……

多数菜单都标清楚配料,素菜占比偏少,而且只有杂菜vegetables,比较少单品种菜,做法多数只有炒。最常见的素食选择是汤粉汤面、炒面炒饭、炒杂菜加白饭之类。

基本上,说“No meat, no garlic, no onion. Only vegetables.” 可以应对多数情况,视需要加几句“No fish, no chicken, no pork, no beef, no eggs…”之类。不要肉类大致可以完全实现,不要蛋有时实现不了,有些炒饭炒面明说了不要蛋,结果还是有些蛋末,我听说有的人炒饭炒面没蛋炒不出来,但我也吃过炒得出来的。

继续阅读下文

蓝色的食物

见同事用 excel 做饼图,其中红色部分占 80% ,本人吃货逻辑上脑,指着屏幕说:“啊,辣椒饼!”

稍加端详,饼图还有小部分绿色、紫色和蓝色,就补充说:“青椒紫薯……辣椒饼,咦,蓝色可以是什么食物?”搜索大脑的食物库,好像真没有天然蓝色的食物,而且想象中,蓝色食物感觉很不自然……如此不小心发现一个不常识。

搜索得果壳这个帖子《为什么自然界没有蓝色的果实?》,主要从视觉不敏感的角度分析这个问题,还贴了些蓝色果子照片;另有一知道答案说自然界蓝色东西多含铜多所以不引起食欲。

想起来过年时吃彩虹珠(现在叫彩虹糖),吃到蓝色那颗也突然觉得有点异样,当时只很浅地觉得蓝色食物很少见,但没深入想,结果竟然由 excel 饼图引出这个问题,轻轻地补了常识。

手劲

从来认为“手无搏鸡之力”之词与我不沾边,但早日在斋堂,受打击了……

那时在佛寺斋堂厨房,我戴上口罩,站在离炉头三米外的地方“观察学艺”,顺便打打下手。当时锅里炒的是豆皮,料熟收火,大厨转头叫我过去“铲两下”,我条件反射地摇头说不用,怕搞砸了这么大锅菜。不过大厨说“来嘛来嘛”,我想反正已经收火了,铲两下不会影响火候和味道,就走过去,两个锅铲,一手一个,我铲……啊?咦?铲不动!再使劲……还铲不动!

那锅直径近一米,菜料也是一个(或一个半)常见水果筐的量,当然重!平时看两位大厨炒菜,铲起满锅的菜动作有点慢,但我从来没想到这是因为费劲,且费劲竟然超出本人手劲范围。也许我更应该检讨缺乏锻炼,手劲变小了,以前应该是女汉子级别(如无记错)……

此说“手劲”实是“臂力”,当时脱口而出这个词,这些天想着要写这篇也是这个词,就将错就错。虽然很直觉地想过是否该打球或练下俯卧撑,不过下一瞬间就否掉,哪有时间。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还好自己的发心正确,周末在斋堂做义工帮轻厨房工作,感谢回馈厨房的各位。自利也利他,平日缺乏体力劳动,周末在斋堂正好补一补。

“吊味”

认识“吊味”一词否?若非为了更篇除草文也不知道这个词在网络如此少资料,某百科里说这是客家话词语,形容某人或某事很搞笑……这和粤语意思不同。

粤语里,这是炒菜用语,意思是炒菜时下少量的某食材或调味料,就提升整个菜的美味度,就像把美味从食物里面“吊”出来(吊有提取之意)……不过到底“吊味”到底是不是用这个“吊”,请允许我保留一丝不确定。

突然想到这个词是因为今晚洗衣服加柔顺剂时,脑中冒出一句“加些柔顺剂吊下味……”

正式来除草才发现“吊味”可能对大多数人是不常识的词。如果有人问度娘,度娘可能会告诉你,广东人炒菜喜欢用糖吊味(貌似江浙人也如此喜欢),本人也有此偏好。顺便黄婆卖瓜,本人炒菜还是挺好吃的。

最佳“笋”友

如题,杜撰此词,是因为好早前,坐旁边的同事跟我提起一首叫《最佳损友》的歌。早几天,工作上刚好和这位同事合作做了些和竹笋有点关系的事,遂杜撰此词说我们是最佳“笋”友。

顺带一提,这位同事是吃素的,对佛教也有一定的了解,如此凑巧坐我旁边。

又,工作时,竹笋有得看却没得吃,口水只能往内吞,谁知道,昨天佛寺斋堂出现竹笋!昨天今天在斋堂都吃上美味的竹笋。印象中在斋堂吃到竹笋的概率颇低,好及时的口福……

贪吃贪漂亮

(对话场景:佛寺斋堂。)

甲:我不能再吃这里的饭了。
乙:为什么?
甲:这里饭菜太好吃,我总是贪吃,吃了又长胖。
乙:你吃,是贪吃;不吃,是贪漂亮。反正都是贪,你就吃吧。

(问:博主在对话中是甲还是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