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食物

贪吃贪漂亮

(对话场景:佛寺斋堂。)

甲:我不能再吃这里的饭了。
乙:为什么?
甲:这里饭菜太好吃,我总是贪吃,吃了又长胖。
乙:你吃,是贪吃;不吃,是贪漂亮。反正都是贪,你就吃吧。

(问:博主在对话中是甲还是乙?)

手撕包菜比刀切包菜好吃

早日在佛寺厨房帮摘豆角,一位同修阿姨说豆角要手掰断的好吃,比刀切的好吃,包菜也是,所以饭馆里都是“手撕包菜”,因为比刀切的好吃。

随即不常识雷达响起,记得回头搜答案。也很轻易搜出答案:引用这篇《能“撕”的菜就别用刀切,素菜好吃又养眼26个烹饪小窍门!》博文的文字如下:

首先,“撕”或“掰”的菜,不同于刀切的,刀切的断面齐刷刷很光滑,而“撕”出来的断面不规则,粗糙,凹凸不平,这样在炒制或腌制过程中菜蔬与调味汁的接触面积就会增大,更易入味更容易挂汁,自然也就更好吃。

其次,刀具一般是金属制品,不用刀切,用老话来说是避免沾上“铁腥气”,有利于保持菜蔬的色泽及爽脆的口感。从营养学上的观点来分析手撕菜可以避免金属刀具加速菜蔬中维C的氧化,减少营养流失。

呃?突然想起现在有些陶瓷刀,陶瓷刀切下去就没有金属氧化和金属味的问题了,不过切口还是整齐的,所以味道会介乎手撕和金属刀切之间?

两位老太太

第一位老太太:

喜欢做饭煮菜,平日也喜欢煲各种汤水,或根据节日做各种传统食物,做了很多食物喜欢叫晚辈们来吃饭,来喝汤,来拿糕点等等。感觉老太太其他爱好不多,时间都用来琢磨怎样做好吃的。

第二位老太太:

有时也会挑战某个新口味菜式,也为自己做得好吃而高兴,但总括而言不像太喜欢做饭,为晚辈做饭感觉是操心烦倦之事,不如第一位老太太感觉乐在其中。似乎对吃的要求不高,而需要空出比较多时间做其他事,譬如玩电脑扑克麻将、煲剧、料理花草等。

其他属性不详……

美甲店卖肠粉的围裙男

题目的三个属性放一起,不常识否?

早餐时段,某街区的早餐档都颇好生意。其中伸出店门口一点点的肠粉档,男主人,看起来二十多岁有点文静青年感觉,穿着围裙,用筷子弄松大盘的肠粉(大概为了方便夹起)。更奇怪是这家不是标准食肆,而是一家美甲店。美甲、肠粉、围裙男的mix,颇觉不常识。

博主我如果有记者精神,可能会“采访”一下个中因由,可惜博主实则不太有记者精神,还有喜欢臆测的坏习惯,就顺势猜想店主是见早餐时间反正做不到美甲生意,就做肠粉早餐多一份收入。男主人负责夹粉到饭盒,女主人负责加酱油、打包粥等等。

那种肠粉是预先蒸熟了,现场加热的只有酱油,这样不会太影响美甲店的卫生。至于会不会令室内有浓重的食物味道,和美甲店的“气味”不匹配,就不得而知了,没进去过。

没有创意的咸面包

在面包店逛一圈,想吃咸面包,却发现除了咸方包,其余咸面包都有或肠仔或火腿或肉串或肉松,咸味馅料都离不开肉类吗?唉,把肉类这个选项去除之后,才发现面包店多没创意……

上面最后一句有多少牢骚和傲慢,修行人还是要注意下起心动念,不过饿着走了好几家面包店都找不到能买的面包,也允许自己牢骚一下吧?

这是前阵在粤A城发生之事,吃素人真个是“揾食艰难”——吃个很广式很普通的捞面?汤料几乎都是肉汤或味精水;最简单馒头也可以?但一般卖馒头的多是大超市或小店,大超市不是到处有不够方便,小店又担心食料来源,哀哉此互相怀疑之世道;素食馆最合适?但很少,路过也不一定是饭市时间……所以相对最方便,还是开得到处是的面包店。

如果按持净素标准,蛋类也不吃,那面包店里的东西都基本不能吃,所以这时也勉强给自己一个“粗持戒律”的藉口:我不主动吃整个鸡蛋,但在选择受限的情况下,我不禁止含蛋类成分的食物。即便如此,我依然难在面包店找到想吃的面包。所谓……

继续阅读下文

炒莲藕

想在家持好净素不容易。不喝肉汤,不吃肉边菜,头几天被说,之后只好随我,开始有素汤和纯菜。但嫲煮菜喜欢下鸡精,我不能吃,最初我免得气氛紧张装不知道没说。嫲还喜欢下蒜头,蒜和葱、洋葱等都属于“荤”,我也不能吃,但也缓着没说。

想吃净素只能亲自下厨!2011年夏天考厨师证后,好像几乎没拿过锅铲。平时在粤B城宿舍只有电饭煲煲煮蒸东西,炒菜知识没有实践机会。

不知算不算浪费学费?毕竟那里多数知识都是烹制肉类,我这生都用不着。但另一方面,学厨师的经历亦是我断肉之助缘:知道酒楼的“好吃好看”怎样来,相对不会嘴馋心挂总想“出去吃饭”。

在粤B城万佛寺厨房,我做得最多是洗菜和洗碗,切菜我刀工不行很少做,炒菜则只有看的份。看多吃多领会不多,我却尝试在家中复制万佛寺味道……

继续阅读下文

蒸包店之兴

上上周回家一趟,注意一个已经注意到很久的现象(什么句型?):蒸包店兴旺。

中午行于一条不长的街道,见大部分小食肆都外放若干蒸笼。印象中以前很少蒸包店,以肠粉粥面店为多。中学时要自己解决早餐,有时很想去附近某家早餐店吃面,但都不堪排队与坐吃之耗时。好像高二时,上学路上开了家蒸包店,此后就经常去那里买包,胶袋一装带到学校吃。那小店亦旺丁旺财,不久就扩宽店面。

大学乃至现在回家,时不时发现:咦,这家也做蒸包,那家也做蒸包,咁旺?

其实除了蒸包店兴旺,面包店也很兴旺。如是我有个猜想:家乡人越来越忙,不自己煮早餐;或越来越晚起床,连坐下吃早餐都没时间,所以打包型的蒸包面包店如此大行?抑或单纯人多了,总体需求量多了,所以选择多了而已?

回家三日吃斋,得咗!

三日吃斋非新闻,我自年后至五一,只吃过一次肉——一位前客户请饮茶,未告知持斋,就吃过一点。平时无论自煮定外买乃至饭局,都不碰肉。

但于家人一直未讲,时机不对,怕其误会佛教。这次终于又放假回家,如何能在此三日不吃肉,事先已觉大挑战!

29号。早上搭车回家,下午跟婆婆拜山,午饭在她家吃。婆婆已皈依,但她是很典型释道不分,都拜求保佑的“信”佛,平时也在斋日持素,故我电话说想吃斋,不要买肉,她也如是做。到家,欢喜吃过第一餐,过关。

下午,本来想去山里墓地拜山,但前晚大雨,恐山路滑,就改去佛寺祖堂。或因如此,这次拜祭没肉,善哉善哉。实则无论拜佛拜神拜祖先,都应用素,天人伙食好得很根本看不上那血腥食物,大开杀戒祭祖实也折损祖先和自己福气……第二餐,在佛寺外吃水果,过关。其实也有蛋糕,但肉松在上,不吃。

继续阅读下文

回国,他们等收明信片吧!

今天11月3日,是9月3日坐火车出来两个月纪念日。也是十月初八,我农历生日。今早尼泊尔时间4点半就上吉普,北京时间11点多过境回国。哈,在两个国家过生日了!

话说10月31日晚,肠胃“晚节不保”!似乎因为吃了冻酸奶加上吹到凉风,还好这天本来没吃什么东西,吐完拉完空了肠胃就好些。

次日,什么东西都不想吃,只想吃粥。看菜牌点早餐,非常奇怪地觉得所有东西都不好吃!食欲与前一天相差太厉害!而且那几天很喜欢奶味东西,现在闻都不想闻,甚至不愿想起!

继续阅读下文

尼泊尔第二十一日,细逛蓝毗尼园

又一次四点多拔自己起床,参加五点韩国寺早课。昨夜繁星仍在,还以为要高海拔才能看到很多星。

韩式念经基本慢节奏,有两小段稍快,重复站立、跪拜动作。我觉得韩式念经比中式念经更平静内心,师父们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在殿内脑内回荡。实在很舒服,于是也做晚课了。

早上打听车票,想不到因为过节,今天没有大巴从加都过来,明早也就没车发往加都,唯有去百尔瓦转车。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