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浅窥纪录片之拍摄

茶马古道乃盘旋于云南、四川、西藏乃至尼泊尔、印度等地之通商古道(详请见百科)。纪录片由日本 NHK 和韩国 KBS 共同制作,分2集,约共200分钟(此处下载)。

看罢此片,我的理想增加“拍纪录片”一项。无暇衡量此理想的天真程度,先坐言起行,观察偷师纪录片如何拍摄……

我好奇上面画面的拍摄方位,下面是大河,古道亦不宽。摄影师特意爬到一个稍高的位置拍摄,岂不太冒险?

滑索过河。早前曾于另一纪录片见,从此极想日后去西南旅行一试。

这个镜头令我最为困惑。摄影机如何放置才可如此近镜记录滑索过程?就我的粗浅经验,不认为是在固定摄影机再拉镜头的效果。言则摄影机如何跟随这位先生滑索?

此画面中间有人一行。摄影师为拍此远景,故意落后一条长桥的距离?

有时则要故意超前一大段距离?

制作一部纪录片,拍摄自然是相当重要的一环,然又远不仅如此,就我浅陋想象——最初有人提出想拍茶马古道,之后讨论得可行,再详细策划行程,预算成本开支;然后拍摄;后期有剪辑,配乐,旁白解说和片头和宣传动画设计……

虽然最终结果是200分钟的影片,但中间有相当多工序,然则我有冲动拍纪录片,具体而言我想做其中哪一环?

按我喜欢旅行之属性,概是想做摄影师,观察力和不常识力亦可派上用场。然随行拍摄并不轻松——饮食上只有青稞酥油团子和肉,对我嗜菜者乃大考验,再者当然没有洗澡。看片觉得其时间跨度颇大,不可能是直升机扔下个摄影师,拍几天后接走,之后再送来。长时间如此随行,我是否有此毅力?

(V)o\o(V)<<<<<<【不常识豆栏-期叁拾】>>>>>>(V)o/o(V)

近来较经常观察和猜想职业,也让我知道一个很名词式的理想,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实现方法。譬如我一直想做的环保,除科研还有很多关联职业。Mr.6的这篇博文,提及以“记录纸箱运送轨迹”的创意,令66%用户改用回收纸箱运送!

以前我想做垃圾回收,但不可否认我在大前提上就错了——我认为做好垃圾回收,人们就可以随意制造很多垃圾而无后顾之忧。但现在我觉得改变生活习惯,减少制造垃圾更为重要。“纸箱生命”的创意证明科研之外的确可以做环保,如此,或者我依然可以其它方式坚持环保的理想……

2 Though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