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柬埔寨两周行-7-金边小记

在金边的三日半行程如下:

10.14 下午两点多抵达金边,步行游览王宫广场、洞里萨河滨、独立纪念碑
10.15 包tuktuk去琼邑克杀人场、S21监狱博物馆,下午四点多参观乌那隆寺
10.16 上午王宫、下午国家博物馆
10.17 中央邮局寄明信片,中午离开前往暹粒

话说习大大13号访问金边,14号上午离开,我14号下午到,没能见到大大。下午逛王宫广场,看看大幅的习大大和国王像,还有一行字写着“中柬友谊万古长青!”,边上还有些小横幅写着“中柬全面合作万岁!”等。祖国与他国交好,我当然开心。

广场上还有数千——不知道有没有上万的鸽子,随便走过,惊起一群,挺有趣。

王宫附近的街区很热闹,但没有豪宅豪街化,当然可能相对于柬埔寨人民的收入,这附近看似普通的很多旅馆、居民楼、餐馆等已经属于高消费吧。

向独立纪念碑走去,见到几处正在兴建中的高楼,上面有中国公司的名字,连工地都有中文“安全第一”。果然两国关系相当密切。

但金边似乎还不是一个令人很安心游玩的城市——无论朋友还是攻略书都提醒,金边治安不好,要小心飞车抢劫;晚上不要独自外出,早点回旅馆;书上还提示了几处治安黑点……吓得我在金边都不敢用相机拍街景,只敢用手机,而且还小心翼翼掏出来一下拍完赶紧放回背在前面的背包里,入黑后尽快回旅馆。虽然几天下来感觉这个城市也没那么恐怖,但从一个细节看出治安确实不太好——金边有些tuktuk车座位边上有防护网,这在暹粒和西港都没看到。飞车抢劫还是得提防,背包尽量背前面不要背后面或侧面。

10月15日,恰逢柬埔寨前国王西哈努克逝世周年纪念日,本来我不知道,坐tuktuk去杀人场经过西哈努克纪念碑看到白色的仪仗队,回来问了室友才知道是这个日子。这天,我参观了两处沉重的地方……

(分隔线之间的内容可能引起看官情绪不安,少年儿童请在家长指引下阅读。可选择跳过。)

——————————————————预警分隔线——————————————————

那段历史我就不复制粘贴了,有兴趣请搜索“红色高棉、琼邑克杀人场、S21监狱”等关键字。这两处地方都有(中文)语音解说。

琼邑克杀人场,官方名称叫“琼邑克种族灭绝中心”,在金边南郊约15公里的地方;S21监狱,又叫“S21集中营,堆斯陵屠杀博物馆(听着像“堆尸林”,唉)”。1975-1979年红色高棉执政期间,被认为是“敌人”的人,会先被送到S21监狱接受酷刑逼供,审讯后被送到琼邑克杀人场处死。单单一个琼邑克,在这里被屠杀的就有上万人,而整个柬埔寨这样的杀人场有300多处,那几年被处死的“敌人”达300万人(这是语音解说的数字,也有其它资料提出另外较小的数字)。哪有这么多“敌人”呢?稍微有些知识的都是敌人,甚至只是戴眼镜也是敌人……那几年柬埔寨死了大量知识分子,修复吴哥古迹的工作人员也被杀了很多……

我不是以猎奇的心态参观这两处纪念馆,该说那也是不太吉祥的地方,但想想还是去,边参观边念佛,有佛号的地方总是吉祥的,希望多少利益到那里的亡魂吧。此外,参观那里可以更全面地认识这个国家,既看到千年前的文明,又看到四十年前的暴政灾难,也看到现在的和平发展。

暹粒和金边街上,一眼看去几乎都是年轻人,很少看到老年人。一方面固然可能是老年人不懂英语,在这旅游城市不易生存,多在农村,年轻人去大城市打拼;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当年死人太多呢……

琼邑克杀人场没有建筑遗址,当年有几间关押犯人的木屋,在这里被发现后,周边居民急于重建家园,都把木屋拆了建房子。唉,该是穷得多迫不得已才用这沾满血腥的木头……(当然不排除拿去当柴烧,反正是充分利用。)有几处被竹子围着的坑,当年被发现埋有上百具尸体……现在看着是草地的地方,很多都埋有尸体,所以有些路牌会指示不要踏入墓冢。更令人发指的是,红色高棉相信斩草要除根,连小孩甚至婴幼儿都杀。有一棵树,现在是被挂满了祝福的绳子,可当年这是被用来处死婴儿的,狱卒提着婴儿的腿,往树上撞脑袋……

琼邑克杀人场现在最主要的建筑是一座佛塔,好像没注意到有佛像(不排除只是我没看到),内有17层玻璃格,里面是部分被挖出来的死难者骨头,参观者视线所及的地方主要放置着人头骨,也有其它骨头,以及当年杀人的工具。红色高棉杀人不想“浪费子弹”,就用刀、棍等工具把人虐杀……

看着如此大量的人头骨,我竟然没有很害怕。可能是当时阳光明媚,减弱了几分阴森;也可能一直念着佛号,心里大致比较平稳没有太恐惧;也可能是作为常常思维死亡,并为之做好准备的念佛人,对这个死亡的符号不会感到太突然,相对泰然些。也许,深信因果轮回的人,面对这些,会和其他人有些不同的感受——眼前的他们,并不是经历了别人没有经历过的厄难,轮回的众生,包括自己,无一例外都经历过,而且无一例外都经历过比这些虐杀惨烈不止万倍的地狱苦……只要还在轮回,将来还必定再次经历如此剧苦……唉,轮回甚可怖畏,超脱轮回不难啊,阿弥陀佛发愿只要信有极乐世界,愿意去,念“南无阿弥陀佛”乃至十念,临终时阿弥陀佛就来接引去极乐世界,去了就永离轮回,“无有众苦,但受诸乐”。可惜这世界上有多少人信,又有多少人根本没能听到这个法门呢……我在佛塔里念佛,回向给死难者,希望他们能信愿念佛,早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参观完杀人场,往市区走,参观S21监狱。下车时挺意外这座监狱竟然紧挨着居民区。虽然我知道S21原先是一所高中学校,但这毕竟是座杀人监狱,每天开门开窗就看到它是什么感受呢?附近建筑看着不破落,至少像小康,应该有财力搬走?还有餐厅,也在很普通地经营着,中午我就在某餐厅对着S21监狱外墙吃饭。在这附近生活,需要挺强大的内心吧。

S21以各种酷刑审问“敌人”,其实都是假想敌,只要被认为是敌人,不是也是。红色高棉把“敌人”虐待得剩半条人命,但不会杀人,因为杀掉就少一条发现其他“敌人”的线索,一般等“招供”得差不多才送去琼邑克处死……

监狱里展放着很多“敌人”的照片,出现在这上面的人,都被虐杀致死……唉,这些事情的发生距离现在并不遥远,40年而已,40多岁的人去看,可能更会感慨在自己小时候,世界另一个角落竟然发生着这样的大屠杀。又,稍早之前,某国的批斗、针对知识分子等活动亦是如火如荼……看似不可思议的思想狂热,就发生在不久前。又,再早之前,世界大战,生灵涂炭……此时此刻,世界依然不和平,局部战争仍在继续……

杀人场、S21监狱以及其它屠杀、战争博物馆的设立,都离不开让后人以史为鉴,避免再发生类似惨剧,但这愿望,过去未实现,现在未实现,将来似乎也很难实现。利益相关固然容易握手言笑,关键是利益冲突时,如何退一步海阔天空,如何求同存异,实是需要度量和智慧。倘稍有不慎,擦枪走火……唉,则是再次应验千年古训“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从琼邑克出来去S21的路上,看到一辆大卡车驶过,想起刚才语音解说,40年前出现在金边的大卡车很多都是运载“敌人”去琼邑克处死……当然现在的大卡车是忙于国家建设了,好事,在发展中治愈伤痛吧。

————————————————警示结束分隔线————————————————

参观完S21坐tuktuk去乌那隆寺,走到一座佛塔前,守门的居士(姑且这样称呼)招手让我过去,他开门让我和后面另一位参观者进去,里面空间挺小,守门居士给我们做了个什么祈福仪式吧,听不懂,只是很印象深刻他从一个大钵沾起洒到我手上的水好香好香!在大殿拜佛时,一位师父走过来给我系了条红绳在手腕上,我开始有点懵,之后就供僧到他的银盘里。

16号早上参观王宫。说来也好运,王宫连续几天没开放:先是习大大到访,然后是前国王西哈努克忌日,这天我看着时间过去,还好,开放,可是只开一半,王宫的一半不开,王宫旁边的银殿开。门票倒没有减一半(想得美)。银殿里面有各种国宝级佛像等。王宫开放时间分上下午,中午不知道会不会赶游客走还是单纯不放人进去,要参观还是建议趁早吧。

下午去国家博物馆,就在王宫旁边。打开语音导航看呆了,条目数字排到400多!虽然中间也有断数,但这依然是很庞大的数量,一个下午不可能听得完。这边没有严格存包,有毅力的可以带干粮在里面泡一天,当然里面也有小卖部卖吃的。总体感觉,这边藏品多,语音导航对很多藏品都有解说,所以条目多。但整体布置还是暹粒的吴哥国家博物馆更好,吴哥博物馆分不同主题室,有不同装修,有短片介绍等,金边这边虽然按年代摆放藏品,但区隔不明显,也没有在装修上突出藏品年代特色。不过,冲着大量的藏品,不妨一去。

17号早上邮局寄明信片,共寄了38张。直到写博的此刻,仅有一位朋友报告说收到片片,我自己那张也还没收到,等咯。

去邮局路上看到超级大包零食——想象下袋装薯片的长边变成半米长,等比例放大,是什么视觉效果。某商铺门口如此挂着好几大包,看着像膨化食品。我没去问,一个人不可能吃得了这么多,不买就没好意思问。不知里面有没有再分小包装。如果没分,要开多大party才吃得完……

在金边住青旅床位,我戏说这是“联合国宿舍”。说来也是头一次住联合国宿舍,当年在泰国都一个人住,在尼泊尔和结伴的驴友住,到最后两天虽然住了床位间,但因为住在中国人开的旅馆,里面都是中国人。开头还挺期待会与哪国人同宿舍,结果是头两天有三位室友,分别是两台湾人和一德国人,第三天她们同时离开金边,室友变成一位菲律宾人。虽然不如自己住方便,也是一次不错的体验。说来感觉大多数酒店旅馆都是为“双人旅行者”准备的,一个人也睡双人大床或双床标间,相对不划算,两个人睡标间在大多数情况下性价比最高。

金边比较知名的景点我还有塔山寺和中央市场没去,我觉得也不遗憾,以后不会再去了吧,暹粒吴哥倒是值得再去。

2 Thoughts

发现错字一只,重酬照片一枚

系统自动发送回复邮件,阁下邮箱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