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过半个中国

目的地是否愉快,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对途中美景的观感?

2月22日,时隔15年我第2次坐飞机。拿登机牌、托运行李、安检、候机、登机、飞起、吃飞机餐……整个过程对我而言都很新鲜,如果目的地不是学校,雀跃感会增加几何?

蓝天白云成了俯视之景,在这片白云上只耗火车的十二分之一时间就飞过半个中国,感觉和家的距离一下变近了,返校的沮丧感亦因此减了不少。

大学真让我如此不快?是。所以开学的第一幅素描为了自我激励就画了个胜利手势(也刚好书上要求画手)。

贴出拙作的目的是让某人判断让我画她会否毁她容,另一方面我也不介意把自己一个月间歇的自学成果展示。左手画右手,定格3小时的僵硬导致食指后仰也如实画出来了。当时宿舍莫名地飘满油漆味,为了通风打开阳台门,却置换来零下温度的寒风——若非处于这样的环境,大概可以画得更好。

据说看一个人的居室摆放可以看出其性格,如是从以上我的小空间可以看出什么端倪?

电脑左边的黑皮金子书是《圣经》,寒假参加一次教会的音乐团契所赠。不过我现在看的是冯象译注的《摩西五经》,文字比教会的生动,文中注释对理解《圣经》很有帮助。但实体书《圣经》作为装饰的存在也颇能令我安心,是书本身的气场吗?

看《圣经》是为了解西方文化根源,我信仰的是佛教,也买了书正式学习禅修,感觉禅修是让我在不情愿的大学生活中自我救赎的最佳法门。

禅修要求的“专注当下”,由此我把要求自己上课专心看作禅修就会好受很多。假期安逸,要达到禅修的平静心境不难。但在不开心的学校,感觉是在悬崖边禅修,稍控制不好就会掉落深渊。

不知是为了逃避现实还是更积极面对现实,一开学我就重掷400多元买书(新年不买新衫新裤新鞋所省):

《像艺术家一样思考》第3、4册、《一行禅师释佛》、4本舒国治的文集(《流浪集》《门外汉的京都》《理想的下午》《穷中谈吃》)、《芬兰惊艳》以及圣严法师的《火宅清凉》。

开学前,我问米共同学“是否因为我讨厌学校所以才尽力自己教自己”,她说:“或者你只是抗拒一切常规的东西,所以用自己教自己的方法证明这也是可以的。”(原话@2月17日的飞信)

一切皆是因为我的叛逆心?所以即使过了两年半我对所学学科依然毫无兴趣,也根本无意从事相关工作,所以我在这个学科之外不断挖掘自己各种可能性,也立意补救一些原点的东西——同学考研看英语试卷,我看英文版《圣经》;同学学 Photoshop,我练素描练辨色;同学继续考计算机四级,我练习禅修……

虽然我的确很不喜欢大学,但客观地看,我现在的心境是经历两年半不开心的大学生活形成,既然我满意这期间自己的成长,我是否应该感激这段不愉快,而且以继续修炼的心态面对剩下的一年半?

*~( ̄▽ ̄)~=====【不常识豆栏-第16期】=====~( ̄▽ ̄)~*

《一行禅师释佛》中提到禅观尸体的方法:静观身体腐烂,直到剩下白骨,再朽坏化为尘土。知道自己的身体也将经历同样的过程。静观尸体,直到宁静、安详、轻安,直到脸庞泛起微笑。(非原文)

开学前看的《开卷八分钟》,某书提到一个临死的病人看着窗外的超市,他觉得购物中的人好像认为自己永远不会死,永远都可以这样购物。

——难得书中针对的人群心理不适用于我。不知20几岁的人有几个像我一样时不时就会提醒自己迟早会死所以要珍惜现在?事实上,可能大学的不愉快也影响了我的生死观:每次快开学时,我都抓紧时间做只能在家做的事,家人也会问“还想做什么”,这难道和遗愿没有几分相似?

本期豆栏推荐《改你的履歷表前,不妨先想想你的墓誌銘》,题目已经充分表达其意……

回答文首的问题:如果能时刻活在当下,不执着过去,不乱猜未来,如此无论目的地是何方,都不影响途中的每个当下欣赏风景了。——向着这种心境修行中。

44 Thoughts

  1. Snowyy Post author

    @Tutu:新客人欢迎!更欢迎翻旧文!> < 那是《竹刀少女》的吉祥物,我“拿”来作自己头像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