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时自然事过境迁……

(原定要写篇解释近日日志风格的文,但还是先写这篇吧。)

昨晚看完留言后,我失眠了两小时想怎样回应这些留言,脑中又飘出一堆句子,感谢留言的同学给我的脑部刺激!

我相信世界上只有少数同学像火星蜥蜴那样,不重要的考试可能适当作弊(以示反抗?),重要的考试认真对待。但我不相信大多数人(包括自己)有那个自制力——既然不重要的考试可以通过作弊得到甜头,何不在学分更加权重的“重要考试”也作上一弊?

事实上我看到的是,在考试前一两天甚至几天就在想着“到时抄桌面上”,虽然不排除这只是随口说说,但至少感觉大家不是把作弊作为最后无可奈何才用的下策,而是视其为理所当然。

我不是一刀切鄙视所有作弊行为。有如街上的流动熟食小贩,如果他们有钱有能力开店大概也不想“走鬼”。他们是弱势群体,政府也不该对其“赶尽杀绝”。类似地,有些同学或许平时花时间做更伟大的事而大增挂科概率,如此保命式作弊我可以接受。我不解的是为什么成绩好的同学也作弊,到底出于怎样一种心理?

再退一步说,作弊与否是个人选择,我独洁其身可也,其他人是否作弊与我无关。但我觉得他们应该最低限度认为这是错的,不要家常便饭地丢出“那就抄吧”的言论……

请大家重新看一下那篇日志,限于写作水平文章可能显得重点凌乱,请注意到我不只质疑同学,也质疑老师和校规,更有对自己“为什么看不惯”的质问。

我知道社会上有更多潜规则更多作弊,某种意义上我应该感谢同学让我提早面对自己的不适症,让我有四年的时间练就“看开”的能力。现在是修炼中途,体温仍会不自觉地升高,但我感觉写完文后对作弊问题又看开了一点。

GooMoo认为这样匿名其实不很匿,当事人看到还是会知道谁是谁。这点我有考虑到,所以平时blog里都是写同学的好事,涉及负面的事我尽量不写,写也都不具其名。虽然这种可能招麻烦的文可以索性不写,但有些怨念如果任其腐烂于心反而影响同学关系,写出来整理了思绪反而释怀。

如我文中所言,按目前的趋势我不会告诉他们博客地址,即使我会改变主意也是两年后毕业的事,到时一切都事过境迁,没人会追究。作弊连同在大学发生的众多事,都只是一件“事”而已。或许他们还很庆幸当初作弊然后得到某工作进而到某职位……

这次是连最后一个我以为不会作弊的人都作弊了,以后应该也不会有更坏的情况,所以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大概不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如果说我有什么使坏的心思,那就是在多年后,当他们回忆起“大脑美化版”的大学生活,觉得自己很青涩很单纯时,我会提醒一句:“兄弟,你作弊了……”——仅此而已。

22 Thoughts

  1. Pingback: 2008年6、7、8月推荐 at 不常识

  2. 魏小岱的左旋肉碱减肥故事

    人穷到一定时候就会不顾一切去弄钱,同理,在不穷的时候,有更高利润,也会不顾一切,马克思也说过,如果有10%的利润让人疯狂,有50%让人不顾一切,有100%的利润可以挺而走险,有300%的利润,可以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潜规则这东西更多是指游戏规则,行业的钱总是让行业内的人赚的,外行基本上不肯能插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