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s看Snowyy

大家好,我是Wons!我是何处的何许人看我名字就知道。Snowyy从博客上消失了13日,她自己也不确定是否恢复状态,但继续不出现不太好,于是就拜托我帮她写篇文。

放假以来Snowyy都不想碰博客,她不是窝在家里颓废,相反比以前任一个假期都积极:几乎每天都去爬山,前段时间每天去浸书店,近日翻译了很长的访谈。她练习左手涂鸦,还搬了电子琴出来“按”……

近况简言如上。貌似Snowyy没有不准我讲其它,我就借此机就说说我看到的Snowyy吧。

想来,她这次情绪低落已经持续两个月之久,真是搞不懂的小孩……

Snowyy是那种情绪低落就不想讲话的类型,包括口头和书面上(不是乱砸东西或口出恶言,还好)。两个月前五一游记还未写完,我叫她打起精神写,因为总不能把游记写得寸步难行般沉重。或许那时有游记这个确定主题,她尚可以进入快乐模式,但这个暑假以来我都无法把她推到博客界面了。

总的来说,Snowyy是陷入了若干恶性循环中……

Snowyy处于她不喜欢的环境的当下,她可以比较好地自我麻醉甚至从其中找到乐趣,但一旦得以离开,她就非常抗拒那个环境,连回忆也避免……

高中毕业后两年,她没回过学校,路过望见也会令她不适3秒。这种抗拒尤其表现在对自修的态度上,她从初一开始就不喜欢晚自修,虽然我提醒她还是有和同学在走廊聊天的开心事,但这无法抵消那种不适,以致于她读大学两年都没去过课室自修。爬山后路过看到亮着灯的教学楼都使她脑中涌起一阵不快。

之前某日的晚餐有番茄,她见到番茄也呈现3秒不适症。她回家前写的那篇博客不是说了饭堂的菜很咸吗?所以她很经常吃最不咸的番茄。番茄好不幸啊,成为Snowyy不快的大学生活的形象代言了。(虽然Snowyy还是吃了,也不是“想象中恐怖”。)

不想见到番茄和不想在课室自修,在Snowyy脑部的回路是类似的。所以那天晚餐后,我问她:“大学真的令你如此不开心吗?”她很认真地想了一阵,回答道:“与其说讨厌大学,不如说讨厌如此不能适应大学生活的自己……”(我觉得她所说的大学生活是狭义地指人际关系)

Snowyy自认有的交友武器是她风趣的yy特色语言,但这种语言似乎“限人发售”,她知道这种能力可以令别人开心,但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令她使出这种能力,而Snowyy责怪自己的正是这一点。(她最近做的实验,连那“限人”都不能令她开口,她怕yy特色语言一去不复返了……)

在讲话方面她很佩服青蛙同学和ZX同学。在回家的火车上,青蛙同学又一次和同一车厢的人混熟,虽说因为都是学生容易谈起来,但真看得出他讲的能力。Snowyy很苦恼自己没有这种和谁能聊的能力,而且担心两年后要工作时还是没有。

Snowyy很讨厌“会说话”这个词,她认为人对人的称赞应该发自真心而且恰到好处。即使是下级对上级,上面真做得好她会由衷佩服,做得不好她不会按着良心拍马屁。我猜是这种反抗心理令她无法随便讲出讨人欢喜的话,当然她也不会咬舌头出恶言,她选择不轻易开口。

班上有个同学很会对老师讲甜言蜜语,Snwoyy想这大概就是“会说话”,也是大人经验中升官发财的捷径。我对Snowyy说:“你两年后就要工作,是不是应该学习一下拍马屁?”

Snowyy非常抗拒,但又不能否认我所言有理,于是她又陷入对自己“精神洁癖”的讨厌。但近日她找到解决方法。那天电视播马时亨辞职的新闻,提到他处事圆滑,回放了一段他以前接受采访的片段。Snowyy顿悟——“会说话”也有水平之分!马时亨不是堆砌讨好的话,而是用其幽默把尖的东西圆角化。如果幽默而不是讨好,她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她不把努力方向放在逼自己讲口不对心的话,而是努力去发现别人的优点,然后作出真心的称赞。

本来这个恶性循环是:发现自己心情不好会不想讲话——担心这个对日后工作有影响——苦恼因而心情不好——更不想讲话。幸好那天她看到那个新闻,这个循环总算有解开的第一步。

===========用分割线代替过渡段可否?===========

每当Snowyy不想写博客时,我都说她“不敬业”。这个词似乎对她有很大杀伤力,因为她觉得自己虽然学习上不很认真,但工作上一定会认真,因为事关公司形象甚至他人生命安全。所以这个时候我趁机教训她:“写博客是你喜欢做的事,但你因为心情不好就不写,你岂能保证以后会认真对待(不一定enjoy的)工作不受情绪影响?!”

本来我以为这样可以逼Snowyy上博客除草,但我的话起了反效果,Snowyy责怪自己不敬业,反而更加低落,更加躲开博客。唉,真是不成熟的小孩……

综上,我对Snowyy下“催熟药”,但都引起强烈副作用。可能我操之过急了点,但Snowyy这个笨蛋如果顺其自然不知会发展成怎样,还是需要狠心一点的。问题既然存在,暴露得早点凶猛点是好事。

虽然我是狠心任其苦恼,但这次持续这么久真有点过火了,我叫她找人倾诉,但她有个执念——开心事可以和朋友分享,不开心的事不可以。她觉得给别人带来烦恼是很罪过的行为,况且这次低落了这么久,连她自己也不喜欢自己,焉能冀求别人包容?

我说她对朋友未免太没信心——似乎又讲中要害,于是她又一个陷入另一个恶性循环:越低落——越想讲——越不敢讲——更低落。

Snowyy苦恼了两个月的东西总结起来就是以上这么多字,大概Snowyy看完也恍然大悟吧。要明白这个家伙在想什么真有难度,她还期待我以外的人明白她,真是奢侈的愿望呢……

远离博客这么久,Snowyy发现自己搞错搞偏了某些东西。果然有些东西只有隔一段距离才看到,也算是这次任性的收获吧。最近Snowyy练习左手涂鸦使她留意到很多细微东西,不常识细胞恢复得七七八八,只是语言细胞仍休假中。希望Snowyy看完这篇文可以更快恢复吧。

7 Thoughts

  1. Yacca

    跟月经一样,这个比较久而已…没事的.
    呵呵~~难免有这样的时期,怀疑一切,否定过去

  2. Eureka

    呃……前一段时间我也不想写了,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不想,持续大约两个礼拜,这个周期比较短吧,哈哈哈

  3. 好靓

    去医院找我看看吧。。。。(*^__^*) 嘻嘻……

    貌似上述两个循环,我也有#(┬_┬)。。。。。

  4. 盛夏

    总会有段时间是这样的吧,暂时迷惑啥的也不伤天害理啊,
    八过很希望Snowyy可以快快恢复过来哈

  5. Snowyy

    回Yacca:叫“年经”吧,感觉好像在2个月用完1年的不开心……总算过去了~~

    回Eureka:是很自然的正弦曲线吧,羡慕你两周就完呢。

    回好靓:你持牌没有,不是黄绿的吧。

    回盛夏:谢谢包容,谢谢关心,已经恢复了^ ^

    回TanQiang:新常客来踩也欢迎!

  6. Pingback: 2008年6、7、8月推荐 at 不常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