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了五年的佛珠

戴了五年的佛珠,昨天晚上突然要“退休”——洗手时佛珠沾了点水,拿下来摩擦几次想它快点干,却听到一声轻轻的掉落,其中一颗佛珠裂开了,在地上只找到半颗。数了数,剩107颗佛珠,确定是掉了一颗。

“108”在佛教里有特殊意义(请看官自行搜索),很多佛珠都做成108颗珠子,如今变成107颗,可能,是不是不适合再戴它的缘分变动表现?

这串佛珠,是2011年清明前在佛寺外的佛具店买的。当时试了几串,有的珠子太大或太小,有的绕三圈太松绕四圈太紧(或根本绕不上),那就和它没缘分啰。试到一串,绕三圈正好合适,不松不紧,还有个中国结,款式很喜欢。这串珠子也是全场最便宜的,不到一百元,其他很多佛珠要几百甚至上千元。大小款式价格都有缘分,就买下来了。

继续阅读下文

汽配店与栏杆

每天早上路过的某人行道,宽约3米,靠路边位置有长宽高都约1米的石花坛,花坛沿人行道每隔6米一个。不宽的路面却设置占道1/3的花坛,路面“有效宽度”剩2米,不太合理,如果前面有两人并排走,后面的人就不容易超过。以前,这条人行道没有栏杆,要超过前面的人,可以走到车行道的边上一下,再回到人行道。

约两个月前,这段路开始修栏杆。栏杆高1米许,可以阻止行人在非马路口过马路,可能在汽车撞上人行道的事故中起保护作用。不过我第一反应还是觉得多余:这是交通支路,虽然沿路有两间学校上学放学时间交通有点繁忙,总体不算多车,且是居民区,路边不少小店,横穿马路在方便居民的同时也不算影响交通;此外,石花坛也能起到保护作用,加栏杆路就更窄,实在没必要……

这条路的行车道是双向四车道,修路那天,靠人行道一边的车道有一堆砂石,未安装好的栏杆直接靠车行道方向横躺,两条车道只能走一条,造成那天早高峰时间特别拥堵。施工细节实在不够体恤民情。

继续阅读下文

认真看产品描述

认真看产品描述,在此国也许是一项必备技能。以三件东西为例:

一、樟脑丸

早前春雨纷纷,打算买樟脑丸放衣柜里防霉。某超市只在一个小转角位置放了为数不多的防虫防霉产品,标着“樟脑丸”的只有一个牌子两款大小包装的产品,另有几个牌子产品名叫“防虫片剂”。“樟脑丸”标着“樟脑含量大于94%”,“防虫片剂”标着“对二氯苯含量大于99%”。当时直觉判断“对二氯苯”似乎有毒,“樟脑”看着天然些,就买了后者。回来搜索了资料,“对二氯苯”确实有毒,引用某篇资料如下:

2005年,国家环保总局在《环境标志产品技术要求——安全型防虫剂》中就明确指出,防虫蛀剂“产品生产过程中不得使用萘和对二氯苯”。而自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把对二氯苯列为人类可能致癌物以来,以对二氯苯为原料的防蛀剂在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市场几乎绝迹。但我国市场上销售的这一类产品说明中,只对“对二氯苯”这一成分进行了标明,却没有说明其毒性和危害。

我买的“樟脑丸”,其实标示也不正规,虽然包装背后写“低毒”,但没有标示94%樟脑成分外的6%是什么,也没有明确写清楚94%的樟脑到底是合成樟脑还是其他成分,不少人把所有防虫剂统称“樟脑丸”,加上资料说天然樟脑挺贵,猜想我买那包不是天然樟脑。

继续阅读下文

拆“利是”

“利是”即粤语的红包。

给利是小朋友大概是件费心之事,一般会希望“金额对等”,多于或少于对方可能都会觉得不太好。以前我收到利是后,我妈有时会示意我看看多少钱,好让她包回去等额的利是,但我一般不配合,我觉得当面看利是金额不礼貌,转过身偷偷看也不光明。不知怎办,索性不办。

不过有着以上价值观的可能只有我,表妹倒是很乐意马上知道里面有多少钱,也总能手脚麻利地看到。拜年时通常大家人一起去,小辈的金额都一样,所以我妈也知道该包多少利是了。

近年过年很少去拜年,利是都是长辈领好再转交给我,可能她们会按往年惯例,或事先约定,或其他方式包上合适的金额吧。

我不喜欢当面看利是有多少钱,也不会去记住哪个利是是谁给的,当然其实金额大致心里有数,但我觉得利是是一种祝福,多少钱都是祝福,我倾向于平等对待这些祝福,所以利是拿回家也不看,放在一起,过年后统一拆。

继续阅读下文

手机QQ和微信的信息备份功能越来越不友善,已降级到旧版本

新年快乐,猴年大吉!

新年第一篇来吐槽一下两个非常常用的手机应用,放假这两天都被它们折腾心累。

今年1月换了新手机,自然装的手机应用都是最新版本,但后来发现,手机qq的聊天记录“导出”功能没有了,微信的语音文件变成加密档,以前复制到电脑就能听,新版则不行。

可是各大应用下载点都只提供最新版本下载,另外我到底要降级到哪个版本才能恢复以前的功能又不至于版本太旧呢?几经搜索,知道手机QQ和微信都是升级到6.0版本后才大变样,而历史版本在安智市场可以下载到,就顺利退回旧版了。

相比手机QQ的聊天记录文本导出功能,微信的聊天记录备份极为不友善!!!几经尝试,发现用电脑版微信只能备份一个版本的聊天记录,即如果想隔半年备份一份,然后删除旧的,这不可行,必须连续保留在手机。而且,微信的备份档在电脑上不能查看,必须恢复到手机才能看。

继续阅读下文

腊八记事三则

今天是释迦牟尼佛成道日兼腊八节,上午佛寺施粥,上千人份的腊八粥是怎样煮出来的呢?据说大厨凌晨2点就起床煮!敬佩!直径一米高一米多的超级大桶今早去的时候已经满满有几个,大厨太高能!

上午佛寺的义工工作也比平常忙不少,听到个小故事,写出来给博客除下草。

一位中年莲友和她妹妹一起来做事,莲友聊起她妹妹,很赞叹地说起一件事:这位妹妹曾经接一个贫苦流浪阿婆回家洗澡,还给她剪头发,里里外外打理一番,没太听清是对一个老人这样还是多个流浪者这样……总之,真是非常之人的非常之行,自问自己也发不出这样的大心去帮别人,如此榜样不在屏幕的远处而就在眼前,随喜赞叹,敬佩!

当时另一位莲友听着,也分享了个故事:国外一位很有名的发型师周末为流浪汉免费剪头发,一些流浪汉看到自己形象变化的样子,会重拾自信,重新振作。回来搜出这条旧闻,稍作分享:链接。平时提起帮助别人,一般都直觉地想到钱财帮助,很难想到理发师帮人免费理发也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古人云:莫以善小而不为。力所能及的点滴都可能帮到人,善哉善哉。

三则记事如上,今年腊八正能量满满。

对比圣诞节,中国节日“饰物标志物”少?

圣诞节,到处见到圣诞老人和圣诞树,似乎很平常,但如果一个地方“只”在圣诞节才出现如此大量的共同标志物呢?

如此不常识感觉来自随处可见的圣诞饰物:我公司一年所有节日都没有特别装饰,偏偏在圣诞节贴了两个圣诞老人像,还挂了些彩带。

公司所在的大厦,也是除了春节放盘年吉围些年花,其他节日都没见到任何布置,却在圣诞节前布置了圣诞树,还放了个假雪人,门口也喷了圣诞老人像。

我吃午饭的“饭堂”,也在墙上窗边贴了圣诞老人像和一些彩带,圣诞那天,打饭菜的工作人员竟然顶着热天戴着看起来挺厚的圣诞红帽子!何以是“顶着热天”?今年粤B城冬天不太冷,圣诞那天也偏暖,而且打饭菜的地方常年热气腾腾,工作人员冬天都穿短袖,戴着红厚帽很不协调。

公司附近其他建筑物,很多也在显眼位置布置了圣诞树或圣诞老人等饰物;上班路上见到其他大厦也有布置,尤其是圣诞树,好像比气派般一棵比一棵高,其最甚者目测有四层楼高!

“节日气氛”乍觉“看不见摸不着”,其实都在一点一滴“看得见摸得着”的饰物中体现。中国节日气氛又如何呢?想来“食物标志物”有若干,譬如元宵节吃汤圆、端午吃棕、中秋吃月饼,但“饰物标志物”还真有点缺,顶多是春节放盆年花年吉,挂个灯笼,其他节日的“饰物标志物”都不算明显。

对比圣诞节的圣诞老人圣诞树和春节的年吉灯笼,其比较大的不同在于“购买方便及便宜程度”:圣诞饰物丰俭由人,可以很烧钱复杂,也可以很简单,去超市买几张圣诞老人圣诞树贴纸一贴就是,不费多少钱;而春节年花年吉,买起来相对麻烦,价格也较高,灯笼不是随便有地方挂,平面灯笼贴纸好像也有,但不多见。

当然春节是一年最大的节日,多少还算比较有气氛,和圣诞比气氛可能看不出什么区别,试想端午和中秋又如何?

这两个节日有典型的“食物”,也有比较共同的“玩物”:龙舟和花灯,但“饰物”不明显——好像没见过人做几层楼高的粽子饰物,也没见人做个龙舟饰物、超级大月亮等饰物应节,感觉这两个节日看得最多是粽子和月饼广告。当然,有些地方赛龙舟、猜灯谜,也很有节日气氛,但这毕竟只能发生在局部区域,比起到处都见到相关饰物的圣诞节,还是感觉圣诞节的节日文化更强势些,这就是“文化软实力”吧。

“饰物标志物”是传播节日文化的最方便方式?“食物标志物”有没有办法做得更有“气氛”?暂时答不出来,留着啰,也欢迎看官高见。

当看到在建的摩天大楼……

粤B城某区域CBD,已经高楼林立,不过依然看到在一些大楼见缝插针地慢慢拔起。看着那些工地,心里第一反应是:好惨!楼这么高,会新增多少人来上班!

高楼大厦,CBD,听着看着都有点高大上,想当年去京沪旅游都会特别去CBD见识一下,欣赏摩天大楼的气派,现在却只觉得它们一点都不可爱。粤B城的CBD,每到上下班高峰,地铁公交都拥挤不堪。还多塞几幢大楼,且不论上班族挤地铁,老板们不担心塞车吗?

再漂亮快捷的地铁,对于普通上班族,只是一个“过安检排长龙,等进地铁排长龙,进了地铁挤成沙丁鱼”的地方而已,而且多数上班族要在路上花近一小时才能回到房价较便宜的关外。此处CBD如是,粤B城其他CBD也如是,其他城市CBD大概也类似。

我觉得每天花2小时在路上很浪费生命,但如果一个城市“摊大饼式”发展,主要产业过分集中在主城区而城郊变成“卧城”,如此城市布局,主城区地价房价越来越贵,普通上班族只好越住越远——这样的生活体验,在我的价值观里,很不舒服。

当然大家也很懂得充分利用时间,在地铁上十有七八都埋头看手机,或煲剧或游戏或聊天,但如果不必花这么多时间在路上,用大屏幕看视频玩游戏岂不是更爽,和人当面聊天岂不是更亲密……我在路上都念佛,但不免很多干扰,我宁愿路上省下时间再在清净一点的地方念佛。先进的交通工具看似缩短了距离,但未必真正省时间。小城市,步行、骑单车、骑摩托车,15分钟内能上班上学——我更喜欢这样的城市布局。

城市交通往深里讲,涉及城市定位、规划、产业聚集等大问题,够写汗牛充栋的书。这个城市既然长成现在的样子,想必也是经过很多相关专家贡献其专业知识而成。横看成岭侧成峰,他们认为这样的城市很好,我却觉得好惨……自愧才疏学浅,提不出何许有益建议,祝愿以后的城市建设更友好。

 

略懂“肺气”的神棍对话

办公室里同事聊起“拍痧”(有兴趣可往此链接了解),因为拍痧常拍手肘窝的位置,手臂上有肺经、大肠经、心经等,刺激相关经络和穴位可治疗感冒咳嗽等与这几条经络相关的疾病。聊及此,与某同事有如是一番简短对话:

同事:我室友就常咳嗽,白天不咳,晚上咳。

我:晚上?应该是凌晨3-5点左右吧……

同事:是的,是那个时候。

我:那是肺经当令的时间,肺气虚的人容易那个时间咳嗽。

同事:我也觉得她身体不好。那次去香港玩,走一天,我没什么感觉,她就累得不行。她很懒,还经常熬夜。经常躺床上看视频,近视也很深。

我:哇,生活习惯很不好,熬夜特别伤身……肺虚的人通常会皮肤黑黑的。

同事:她是,黑黑的,皮肤不好,常长痘。

我:肺主皮毛,肺不好会影响皮肤……

对话如上,略懂中医的看官都知道我是拾了老祖宗牙慧而已。中医确实博大精深,我只知道点皮毛,大致够应付日常小毛病,还难得显示了一次见微知著的“神棍”样。

九年没在家过生日

今年生日恰逢周六,将回家过。稍想来,连续九年没在家过生日了……

2005年,高三生日,在家过。

2006-2009年,四年在大学过生日。

2010年,毕业后,11月初来到粤B城,这年生日我妈过来,在她朋友某位阿姨的店铺吃饭。

2011年,11月初从西藏回来,没回家。我妈有没有过来呢?囧,不记得了,文字和照片都没有,那天顾着写博客了?好像来的概率大一些。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