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博十年

即将到来的8月,博客将迎来其十周年纪念。之所以不具体说某日,因为博主我几年前就忘记了。且看一点“史料”:2010年9月1日,在《snowyy.com域名三周年》一文中,我如此写道:

博客生日不好界定:

  • 最初在网易建博,日期不可考;
  • 随后注册snowyytree.com域名,期为2006年8月20日;
  • 离开网易搭起WordPress博客,期为2006年10月24日;
  • 抢注snowyy.com域名,期为2007年9月1日;
  • 更改博客名为“不常识”,日期不可考,只搜索到博客最初出现此字眼在2007年8月17日的《广东式烧烤》,更名大概在10月……

所以,都没在某确切日庆祝博客N周年,只说约数:写博四年。

继续阅读下文

大收拾

早有计划,辞职后,要彻底大收拾一次自己的物件……

高中毕业后的十年间,我基本没在家里房间“长住”。大学毕业后虽然有过两次在家较长的时间,但心态不安定,也收拾不好东西。何解?收拾,要取舍、整理很多东西,如果前路迷茫,什么东西该舍该留就会没谱,未来什么东西常用少用该放哪里也会没底。

我家面积挺大,但我的个人物品基本只集中在我房间,不分在其他空间,因为强烈的隐私意识,也因为家中布局和人的成长变化不尽协调等。我搬回来之前,我房间所有柜子几乎都满了,连外加的几个胶箱纸箱都是满的。自粤B城搬回,又有好多东西,客观上不得不收拾。主观上,这次回来,比毕业回来,以及比2012年底低谷回来,自心从容了不少,比较充实,未来方向稍明朗,我愿意花足够时间,慢慢收拾,也从中温故知新。

继续阅读下文

升级到 win10

架不住系统总催我升级win10,考虑到现有的win7也有点小毛病,毕竟已运行三年,虽然重装系统很麻烦,但也趁现在有空折腾为好,加上微软说今年7月29日之后就不免费,遂决定升级。

这么多年,电脑可说已成人脑一部分,太多宝贵资料,实在经不起丝毫闪失。升级前查了很多资料,谨慎起见,我特别装回2013年换出来的旧硬盘,先试装win10。(2013年换了1TB硬盘,原装160GB硬盘做移动硬盘,睡了三年,还好装回去后一切正常。)万一发生什么意外状况,我可以避免1TB硬盘的数据损失。

我直接在硬盘上虚拟光驱运行win10 iso安装,过程中我选择不保留任何数据,觉得这样“干净”些,不会带入旧系统的“垃圾”(同理,我没选择“升级”安装)。意外地,全过程都没让我输序列号之类,装完后直接是激活状态,这点很赞赏。

第一印象,win10并不惊艳,黑黑的反而觉得不很好看。整体风格是win7的扁平化版,倒也耐看。

简单测试了下,数据安全,操作流畅(虽然是2009年的本子),我就放心地换回1TB硬盘,也装上win10。

继续阅读下文

懒阳阳

晏昼斜阳暖
惹人哈欠连
彼日岂有心
和风亦无意
是心作懒思
是眼见懒事
了心作心是
十显一当知

(最后两句,需要注释吗?熟悉净土理论应该很快明白,嘿嘿。太久没写伪诗词,琢磨挺久,感觉一般,看官凑合看。)

拜拜粤B城

题目有时差,已经跟粤B城拜拜一周了,本篇记记流水。

话说6月头递了辞职信,希望做到30号,和工作中结识的好妹妹Y妹一起走,珍惜和她最后做同事的时光。公司初步批复后,我就正式告诉学习班的师父,希望师父代为宣布我要离开之事。然而师父希望我留下,到端午假期仍未在班上宣布。我在班上的职责需要一些交接,虽然我在半年前就为自己可能离开作准备,但依然希望不要走得太突然。端午节后,距离我离开剩两个周末,四次课,师父还是没在课堂上宣布,倒是告诉给几位老莲友,希望他们一起劝我留下。于是,那次课间休息,莲友问我是否要走,我说是。当时酝酿着临下课的“告别措辞”,如此间接宣布,亦省了些许心神。我简单说明事情后,有莲友理解,也有莲友极力劝我回心转意留下。

回想2013年秋,我再次来到粤B城,因素有若干,其中一点,是师父说“法缘在哪里,人就去哪里”。现将近三年过,却感觉无力再为学习班服务了。

2014年春天之前,我大致负责资料整理;春夏之交,师父主担佛事,委任我在课堂上分享;同年秋末,上课改为周末两节,从那之后,基本上我周末的安排都是“上午佛寺做义工,下午预习,晚上佛寺上课”。时间紧凑,于我打好净土理论基础固然有益,可是,我发觉自己撑不住这般强度了。平日工作用脑强度大,周末早上不能睡懒觉,午觉也不能多睡,不太有“补眠”机会,总感觉很累,休息不够。于是渐渐,佛寺早课我做不了,先是退化到做半小时多的简易早课,去年还有精力尝试背《楞严咒》,再后来,不得不彻底放弃早课,连早餐都基本吃到最后……有时,累得连念佛都不太念得出声;精力不够,预习也自觉不够深入;去年参学请回的法宝,很长时间我一页都没空去翻……不得不反思,此般生活实不可持续,太累,不能自利,也不能利他。

继续阅读下文

办公室不宜铺地毯

辞职申请已经递交,月底就离开。辞职信上提到对公司建议的其中一点是“办公室不应铺地毯”,可能没几个老板会看过这样的辞职理由和建议。

我刚入职这间公司时,就觉得办公室空气不清新,特别记得有一天早上肉包子的肉味特大,被熏着难受。即在平时,办公室总感觉略有异味。当然其实不少空间都有一些特定的味道,有些空间的味道属“正常”,有些则“略偏离正常”,这间办公室即如此情况。

如果不是因为上班约两个月后就调离开这间办公室,可能我早辞职了。当然后来的办公室空气也不好,主要是办公楼老旧,通风不良,但至少地面是普通瓷砖,没有那间办公室的异味。后来再一次搬办公室,通风比之前的又好了些,这是能在公司相对安心工作的原因之一。

月前,很不幸,又搬回我刚入职的办公室。我平时都不愿意路过的办公室,现在却要坐在里面工作,唉,不做了。

公司清洁阿姨,打扫地毯区域用吸尘机,打扫瓷砖区域用拖把。用脚尖想想都知道,吸尘机顶什么用呢,肯定清洁不干净,地毯表面很多缝隙,那些深入地毯内部的污垢岂是吸尘能解决。其“藏污纳垢”,又养着多少微生物!唉,想想都不堪入“踏”。

继续阅读下文

煮过的饭比我吃过的饭多

“煮过的饭比我吃过的饭多”,本属平常,普通餐馆一天随便也要煮几百人饭。某天第一次帮忙洗米,对这句话多了几分实感。

早上在佛寺洗米,一倒就是两麻包袋米,一袋二三十公斤。平时都听到师兄们讨论“今天煮几百个人的饭”,倒未联想到一次消耗整麻包袋的画面。洗米的师兄点评了米的质量,他看一看米色,摸一摸质地,洗米感受下手感看看洗米水,大致就能判断了。

一般家庭的日常画面是一麻包袋的米可以吃很久,买到好吃不好吃都要吃很久才吃完。而公共场所一次消耗以“袋”起步的量,挺利于判断不同牌子米的质量。不过我自认吃“饭”比较钝,有时听别人讲“这个饭好,那个饭不好”,我不太能吃出来,而菜好不好吃我该算比较敏感(多数人都敏感?)。

同一天,大厨说看别人做的面点,看一下就知道怎么做出来。想起卖油翁那句“但手熟尔”。专攻一门,熟能生巧。

我想熟什么呢?

戴了五年的佛珠

戴了五年的佛珠,昨天晚上突然要“退休”——洗手时佛珠沾了点水,拿下来摩擦几次想它快点干,却听到一声轻轻的掉落,其中一颗佛珠裂开了,在地上只找到半颗。数了数,剩107颗佛珠,确定是掉了一颗。

“108”在佛教里有特殊意义(请看官自行搜索),很多佛珠都做成108颗珠子,如今变成107颗,可能,是不是不适合再戴它的缘分变动表现?

这串佛珠,是2011年清明前在佛寺外的佛具店买的。当时试了几串,有的珠子太大或太小,有的绕三圈太松绕四圈太紧(或根本绕不上),那就和它没缘分啰。试到一串,绕三圈正好合适,不松不紧,还有个中国结,款式很喜欢。这串珠子也是全场最便宜的,不到一百元,其他很多佛珠要几百甚至上千元。大小款式价格都有缘分,就买下来了。

继续阅读下文

汽配店与栏杆

每天早上路过的某人行道,宽约3米,靠路边位置有长宽高都约1米的石花坛,花坛沿人行道每隔6米一个。不宽的路面却设置占道1/3的花坛,路面“有效宽度”剩2米,不太合理,如果前面有两人并排走,后面的人就不容易超过。以前,这条人行道没有栏杆,要超过前面的人,可以走到车行道的边上一下,再回到人行道。

约两个月前,这段路开始修栏杆。栏杆高1米许,可以阻止行人在非马路口过马路,可能在汽车撞上人行道的事故中起保护作用。不过我第一反应还是觉得多余:这是交通支路,虽然沿路有两间学校上学放学时间交通有点繁忙,总体不算多车,且是居民区,路边不少小店,横穿马路在方便居民的同时也不算影响交通;此外,石花坛也能起到保护作用,加栏杆路就更窄,实在没必要……

这条路的行车道是双向四车道,修路那天,靠人行道一边的车道有一堆砂石,未安装好的栏杆直接靠车行道方向横躺,两条车道只能走一条,造成那天早高峰时间特别拥堵。施工细节实在不够体恤民情。

继续阅读下文

认真看产品描述

认真看产品描述,在此国也许是一项必备技能。以三件东西为例:

一、樟脑丸

早前春雨纷纷,打算买樟脑丸放衣柜里防霉。某超市只在一个小转角位置放了为数不多的防虫防霉产品,标着“樟脑丸”的只有一个牌子两款大小包装的产品,另有几个牌子产品名叫“防虫片剂”。“樟脑丸”标着“樟脑含量大于94%”,“防虫片剂”标着“对二氯苯含量大于99%”。当时直觉判断“对二氯苯”似乎有毒,“樟脑”看着天然些,就买了后者。回来搜索了资料,“对二氯苯”确实有毒,引用某篇资料如下:

2005年,国家环保总局在《环境标志产品技术要求——安全型防虫剂》中就明确指出,防虫蛀剂“产品生产过程中不得使用萘和对二氯苯”。而自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把对二氯苯列为人类可能致癌物以来,以对二氯苯为原料的防蛀剂在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市场几乎绝迹。但我国市场上销售的这一类产品说明中,只对“对二氯苯”这一成分进行了标明,却没有说明其毒性和危害。

我买的“樟脑丸”,其实标示也不正规,虽然包装背后写“低毒”,但没有标示94%樟脑成分外的6%是什么,也没有明确写清楚94%的樟脑到底是合成樟脑还是其他成分,不少人把所有防虫剂统称“樟脑丸”,加上资料说天然樟脑挺贵,猜想我买那包不是天然樟脑。

继续阅读下文